• 【義載抗爭者】穿梭催淚彈 62歲的士司機:若果抗爭有成果 賺少啲也無妨!
  • 2019-08-14    

 

催淚彈的煙霧彌漫十八區,一輛的士,凌晨遊走衝突現場,義載抗爭者回家。

62歲的梁先生,記者先後採訪他兩次,第一次見面,要不是碰巧在罷工集會現場遇見他,否則定會警覺,因為這個年紀的藍絲阿叔,實在太多太多了,直到他感慨道:「我哋啲後生仔囡……我真係當佢哋係自己仔囡㗎。」

他說,自己有兩名「小朋友」,一個22歲,一個28歲,若果他們去「發夢」,他定會支持,但可憐天下父母心,擔憂子女受傷的心情,令他十分矛盾。「如果我後生四十年,我一定會衝前面!」然而,耳順之年剛過,沒有力氣去衝,幸好尚有一輛的士。

有一回凌晨12點收工,驚見旺角上海街很多警車,便得悉方才煙硝四起,他向形單隻影的抗爭者說:「阿叔我收咗工,可以義載!」他一載便載走四個人,其中一個少女,只有16歲,肩膀被警棍打中,一片瘀青,見她驚魂未定,梁先生提醒道:「你除口罩啦,已經上咗車,唔係我一陣間畀果啲X街截停!」少女忍不住哽咽,梁先生自己亦眼紅紅。

「我哋啲學生年青人,真係好勇敢,冇嚎啕大哭,只係流眼淚,只係傷心,佢哋唔似大陸人咁做戲。」

那次葵芳衝突,梁先生載走兩名年青人,「一睇就知佢哋係最前線,一個戴豬嘴,另一個扮到忍者咁。」梁先生走過去摟住孩子,他們渾身濕透,孤勇但無力,輕薄的血肉之軀擋於政權前,是如此脆弱。梁先生坦言,內心忍不住怪責年青人,用不着這麼勇吧?「我同佢哋講,唔好再衝啦,再衝真係會死。」

不只梁先生一個,衝突過後,一片狼藉的街道往往停泊六、七十輛車,足以送所有「發夢」的人抵家。有次梁先生實在無法送走居住天水圍的示威者,前頭的一個行家即道:「我住元朗,上車!」空氣仍帶有黏稠的胡椒味,眾人素未謀面,但簡單一句「上車」,稍微平息了亂世中的燥動不安。

梁先生自言讀書不多,他於大陸出生,六歲來港,但比起曾於外國深造的高官,甚麼是良心,甚麼是禮義廉恥、仁義道德,他清楚得很。「講真,我老豆老母死都冇喊過,但呢幾個月,我都有流眼淚。」

良心的士司機,並非沒有,梁先生最希望同行來一場大罷工,成為年青人的後盾,「賺少啲有咩所謂,我賺少幾萬元,又唔會死,但假如抗爭有成果,賺少啲都係值得。」沒有年青人的勇氣,但有老一輩的智慧,「香港三分一的士司機,唔使好似年青人咁激,其實慢駛都已經贏啦!」惟知易行難,種種爭議,柴米油鹽,都是阻滯。

說到警察連日來的作為,梁先生更是憤懣難填,有時在集會遇到年輕女生,他都會苦口婆心地勸說:「阿囡,你千祈唔好嫁俾黑警呀!」

訪問途中,梁先生不時髒話脫口而出,他說:「我只係老粗一名,實話實說!」正如他所言,相比表面溫文爾雅的高官政客,就算一介市井小民,內心卻澄明得很。

撰文:鄧詠瑤

攝影:林金展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