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升STEM教學 主動找大學合作 靈糧堂怡文中學借力打力|李家文
  • 2019-08-19    

 

或許,遇過無數風浪的大人,都不明白現在的年輕人有甚麼大問題要煩惱。又不是沒有食物裹腹,又不是沒有住的地方,又沒有戰亂、地震,不是已經很好嗎?長期和十多歲的學生交往,靈糧堂怡文中學羅偉文校長觀察到這班新力軍面對的困惑。

「我想最大的困難,對年青人來說就是他們對前路的盼望是什麼,可能他們會覺得無論我怎樣努力,又或可能是因為家庭的背景,對於前面的就業機會、升學機會,他們都覺得沒有盼望,所以我們其實是真的很希望學生的生命有改變,不是純粹跟他說你讀好書就有怎樣怎樣的出路,會讀什麼學系,一出社會就賺錢,你會花很多的力下去,但不代表一定、絕對有進步,但反而是找到自己的方法,他們知道自己有希望,知道自己前面有什麼是他們的使命,其實學生他們自己都會想做好,其實生涯規劃也重要。」

要協助學生,教師團隊要增值,羅校長近年主動出擊,積極聯繫大學方面合作。「老師都是要出外上很多課程,以及我們都有很多院校和我們合作,例如港大那邊也有和我們合作一些非華語的計劃,一些中文課程的協作計劃,所以在這裏都有很多專家幫助我們,一起去設計課程,以及政府也有資源給我們,我們有額外去聘請一些老師。」部分老師趁中六學生畢業的空閒時間,參加一些坊間的課程,例如教育大學的五星期課程,羅校長表示教師回來就學懂怎樣去教非華語學生,或者做一些課程的調飾。

近年流行的STEM,多間學校都投入資源去發展,千篇一律的教材不是辦法。「我們學校去年做STEM的課程,其實我們之前都有很多自己的規劃,但我們發覺我們的眼光都不足夠,以及我們都不想只是抄襲其他學校,即人人都做機械人,然後我們也做機械人這樣,我們覺得其實可以多一點發展,於是去年我就嘗試和同事們討論,會否和一些大學合作一下,那同事便會問有沒有認識的人。那很巧合我就在公開大學有一個朋友,那他就是在微藻的研究上面是專家來的,那我就說不如拜訪一下他。」

由校長帶隊,和幾個老師親自到公開大學拜訪他們的教授,討論之餘,更建議對方給予機會怡文中學的學生參與研究項目。「我就想這些研究可不可以度身訂造给我們的學生呢,也讓他們體驗得到什麼叫科研。很巧合地我們也有同事對環境科學都很有興趣,那我們就在想其實東涌有什麼優勢呢。我們的同學都是住在東涌這個地方,他們都看得到東涌不斷發展、不斷規劃,這個海水污染都很嚴重,他們會否有興趣研究水質呢?我們回來和同學討論,那原來他們都看到這個問題,他們就像會否微藻的研究,對於水質的探索會有直接的關係呢,於是便將這個計劃帶回來學校。」

帶學生由中學校園到大學實驗室,羅校長認為最重要讓年輕人大開眼界,亦可以令老師有滿足感。「覺得很多事都是學生未見過的,甚至是有機會去試用那些器材,甚至有些器材是可以借給我們使用。我想有一樣東西很重要的,例如我上一間學校,我在那裏做了十五年,在那裏,我自己一路發展以來,我發覺就是,我們的校長很好,讓我有機會發揮自己喜歡的事,並不是說他有一個想法,有一個規劃就你一定要做這個工作,然後我就分配給你,而是就著我們的能力以及專長,他讓我們有很多發揮的空間,即自己創一些東西出來。」

曾幾何時,中小學老師的工作一般只專注在校園授課,今天,他們的發揮範圍已不斷擴大,包括找合作伙伴構思新項目。「另一位物理以及電腦的老師,他們看到的時候,也說其實我們在科技方面也能夠做一些事情,於是他們又去科學園公司、理工大學去看看別人做什麼項目,他們都說又有朋友在那裡做,然後又做了。當然我們都會涉及金錢的,始終我們要去做一些項目,我們當然都需要有經費,所以我讓同事很放心地,讓他們即管去尋找,你們可以做你們喜歡做的,尋找經費的責任就交給校長,看看怎樣去規劃學校的用錢,以及政府也有不同的支援,我們能夠怎樣去調撥,讓學生有最大的得益。」

和大學合作,不是談金,是談誠意和理念。「我想大學最計較的都不是金錢,甚至有些大學是有些器材都可以免費借給你,最重要的反而是人,那個教授他怎樣去看我們的學生。好像去年一樣我們帶學生出外,他們是很讚賞我們的學生,認為學生們都很有誠意以及都很守規矩,他們進來不會胡亂觸碰,是真的好想去看看是怎樣運作的,是用一個很謙卑的心去請教那些教授或者是他們科研的人,那這個是對他們有很深的印象,這個也是我們能夠繼續合作的前提來的。多少錢呢,其實說真的我們中學能夠給予的,一定是很少,一定不及外面的研究資源給予的那麼多,他們一定是不需要和中學合作,其實他們都是有心去培育他們的下一代,希望我們都有接班人。」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