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臃腫的大台必定倒塌(楊懷康)
  • 2019-08-21    

 

機場停飛兩天,解放軍入城之說甚囂塵上。BBC找來當過鄧小平傳譯、耶魯法學博士高志凱分析當前局勢。讓他說過《基本法》及《駐軍法》的相關條文,主持人想高博士用一隻字概括他對示威者可有同情之心(Do you have any sympathy for the protesters?)。大家不難猜到其答案為何:他不肯說有或冇,而長篇大論《基本法》容許示威,但須守法;繼而對示威者的行為表示憤概(appalled)。可是話到中途,許是察覺用錯字,急急變appalled 為appeal,呼籲示威者萬勿違法;無差別對所有人寄予同情云云。

聽過高博士的論述,法律界朋友有此一問:「他是正式的耶魯博士嗎?」讀聖賢書所為何事。朋友顯是認為飲過鹹水、受過常青藤高等學府教育,高博士應有讀書人的道德情操。在62年出生的高博士身上嗅不到同情弱者的博雅教育人文氣質,此顯非耶魯之過。他跟不少經過文革改造的中國六十後那樣,價值觀扭曲異變;其心不正,不管英文如何流利,何以跟文明社會的普世價值接軌?

港大校長張翔較高志凱年輕一歲,也飲過鹹水,是加州伯克萊的博士。七一衝擊立法會,他無差別譴責暴力,讓學生氣難平。箇中凸顯的,是生於自由文明世界的年輕人與經文革改造的大陸六十後之間有道深邃的價值觀鴻溝:走上街頭抗爭的年輕人有強烈的黑白是非感,見諸於高、張兩博士的大陸六十後則是非模糊,以致同情心也好,對暴力的譴責也好,一視同仁、了無差別。

美國的優質高等教育尚且不能為大陸的知識分子補上讀書人應有的道德情操這一課,沒有機會飲鹹水的14億人有何價值觀可思過半。如斯一來那又叫與生俱來即有強烈是非感的香港年輕人如何投入祖國懷抱?讓袁國勇教授說來,面對強權逼迫,有強烈是非感的年輕人條氣唔順,哪怕通街坦克車也壓不平。

除了是非感的鴻溝,年輕人的道德承擔亦不難教大陸的執權者感到陌生。堵塞機場出了亂子,他們勇於認錯承擔、90度鞠躬道歉。建政70年,共產黨禍國殃民罄竹難書。大家可曾聽過執權者的半聲道歉?朱鎔基卸任總理前在港揚言,如若香港「在我們手中給搞壞了」,「我們將是民族罪人」。香港給搞成這個樣子了,有過「民族罪人」鞠躬謝罪嗎?莫說國家領導人沒有,他們的傀儡也沒有。

年輕人吸取教訓,堅決不重蹈雨傘運動的覆轍,不設大台、兄弟爬山、各有各做,是以能世界所未能,以馬路雪糕筒、蒸魚碟撲息催淚彈;以觀星筆廢容貌辨認軟件武功;在示威現場用手機Airdrop傳遞訊息;網上合作極速炮製各種語言的文宣海報、影帶。招式百花齊放,既令人一新耳目,更贏得舉世同情。

反觀大陸,則又不止於堅持設大台。在習近平新時代,人人皆要聽黨的指揮、跟黨走。東南西北中,黨政軍民學,皆要定於一尊,由習近平一錘定音。這個大得無可再大的大台透過數以億計有容貌辨認軟件輔助的天眼監察14億人的一舉一動;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建立社會信用系統規範每個人的行為。可是這個史無前例的高科技大台管用嗎?

起碼就掌握香港民情而言即形同虛設。50萬人反23條固然叫執權者驚愕不已,逆權運動更是殺北京個措手不及。北京何以總是摸不準香港的民情?《南華早報》的專題報道指出,官家無疑有不少資訊渠道;除了特區政府提供的報告,中聯辦、港澳辦、發改委以至公安國安國保皆設有專門研究香港的部門,不時派員實地攞料。足見資訊不患寡而患過多,劉兆佳更認為人多聲雜反而難以整理出明確的實況脈絡。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田飛龍則認為,不同衙門各有利益,向中央遞交的報料不難涉及地盤權鬥;視乎需要,報喜不報憂或報憂不報喜。他是以主張設個權威部門綜合各方面的資料向中央匯報。那便能確保中央不失時效地確切掌握香港的情況?堅持不設大台、兄弟各有各做的年輕人當又知道答案是什麼了。小小香港尚且掌握不來,遑論全國23個省?習大大真的明暸情況作出永遠正確的指示?不可能的。

年輕人無槍無砲,只有道德勇氣;無大台羈絆牽制,由是靈巧機動。其對手是不分是非黑白復欠道德承擔卻大到不能再大的大台。眼前結果即使不像大衛對哥利亞般大快人心,鬥長命,臃腫膨脹、資訊閉塞、道德蕩然的大台必定倒塌,是可斷言。香港加油!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