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入惡人村〡南邊圍直擊】721恐襲滿月氣氛仍緊張 地頭蟲帶路村佬睥到實
  • 2019-08-21    

 

721元朗襲擊事件至今剛好一個月,白衣人血洗元朗站,無差別襲擊市民,警隊39分鐘後才到場支援,與施襲者「攬頭攬頸」,任由白衣人逃回南邊圍村等畫面,至今烙印在香港人心中,「警黑合作」亦從此成為示威口號。

回顧過去一個月,《壹週刊》重返南邊圍村的現場,村民受訪時依然小心翼翼,元朗站的傷者言語間盡是對警隊的不信任,白色恐怖籠罩整場逆權運動。

記者剛抵步,南邊圍村民即提醒記者,雖然721事件已經過去一個月,但村內仍然對外人有戒心,部分人並不友善,約記者入南邊圍村堅持要早上9時後、下午2時至3時前,「因為呢段時間好多人出咗去,減少被查問風險」。南邊圍村由橫街窄巷組成,儼如城寨迷宮。村民指村內走廊放著大量的膠凳,是當晚白衣人自己準備的,方便於村內「休息」。

受訪村民是租客,住入村已有數年,「南邊圍平時一啲都唔複雜,全部居民都好好,好客氣、好有禮貌」,「搬入嚟嘅原因,係因為元朗有西鐵其實都幾方便」。不過, 721元朗襲擊事件發生前,朋友「收到風」,知道村內將會有大量白衣人行事,勸說他小心行事,「當日好多元朗朋友都會話小心啲,嚟緊會有好多白衫人,當然無諗到真係會咁大鑊啦」。

他表示,大部分白衣人並非在村內居住的村民,「其實大部分白衣人都唔係村入面嘅村民,應該咁樣講,圍村入面有錢而又年輕嘅,其實都唔係住喺村入面,村入面住嘅都係一啲公公婆婆,或者好少量嘅壯丁」,直至事發時,他想幫受襲市民,但礙於身份,始終不敢行動,「都好想上去睇吓有咩可以幫手,但其實都好驚,所以都唔敢上去幫手」,白色恐怖至今亦令他成為驚弓之鳥。

天主教香港教區職員鄭樂恒是當日其中一名現場被襲傷者,身體十多處的傷勢已逐漸康復,但留在腦袋的記憶卻抹不走。回望過去一個月,記者問「警察黑啲定黑社會黑啲?」思緒敏捷的他停頓了兩秒鐘,回答「差唔多」,在新界西北成長的他表示,警黑合作是常識,他自小常見的事,721一役令此等「常識」及「潛規則」浮面,他認為中聯辦、香港政府、警方都有份一手做成。

全城譴責警黑合作,他亦坦言元朗襲擊事件加深了他這種印象,「因為屯門元朗天水圍長大的人都知道呢個係常識,但依家去到咁多人都知,我會覺得反而係警察最傷,因為指揮官或高層嘅決定令人對佢哋嘅信任更加跌到一個點,甚或好多當時嘅市民相信警察可以保護佢哋,但發生呢件事後,我諗佢哋嘅信任已經崩潰曬,呢個先係對成個政府、警方最危險嘅嘢」。對元朗居民而言,這個家不再安全。

鄭樂恒家住新界西北,當晚與太太回家時,西鐵列車經元朗站時停駛,他落到大堂時眼見有幾十名白衣人,地板散布血漬,下意識要記錄事件,白衣人衝向他站的位置,揮動藤條、木棍、鐵枝、雨傘、壘球棒、垃圾桶蓋等,當時附近的「立場姐姐」被追打,他前往救她時亦一併被襲擊,其背脊、膊頭、手臂、人中等位置共有十多處受傷,「最嚴重都係人中位置裂開咗,另外膊頭同手臂都有啲傷,不過都差唔多好番晒」,當中人中裂開的位置共縫七針,一共被打了三次。他形容當時白衣人施襲時尤如藤條教仔,「後來(攀岩)頭盔也被打到裂開」,「即係真係對着頭嚟打,我覺得已經超越教訓水平,係有少少想攞命」。

月台還有孕婦、廚師等人被追打,人人自危,當時有人報警後一直未有警員及救護員到場,「完全係一個真空環境,亦都無(地鐵)職員可以幫到你」,但他後來得知當時元朗站客務中心的港鐵職員是外判員工,坦言未有責怪他們,「其實我哋報警後無人到,咁佢哋報警嘅結果都會一樣」。

鄭樂恒是自行到醫院求醫,「以我喺醫院嘅記憶,有人塊面縫咗十幾針,瞓我後面嗰位巴打成身都係藤條印,隻腳受傷,有啲入去嘅人神智不清」,不少人更只是因為當晚西環封路,沒有車出入西隧公路,才坐西鐵回家,大多都是新西市民,「其實嗰下着咩色衫都會照打你」。

「嗰一下其實好多人想出閘走,但幾十(白衣)人喺大堂中間…即係你無辦法去另一邊大堂時,你都走唔到啦」,當下是否恐懼,他指其實腦袋一片空白,只想救走其他人和記錄事件,「我係比較冷靜,我會寧願講返俾外國傳媒知當時發生咩事,多過一味好驚」。

問到會否覺得721事件重演,他坦言「好難講」,「既然北角都有個記者受傷,傷到同我一樣,仲有咩唔可以發生呢?」一個月已過,當日的部分白衣人只被控非法集結,但這兩個半月以來的示威者,卻一個又一個被控暴動罪,「好似湯生湯太扶人都被控暴動罪,真係會令人有選擇性執法嘅印象」。

「當日都有啲標語寫住『保衛家園』、『保衛元朗』,但實際上做出嚟嘅效果,就係俾人知道,原來保衛家園要用呢種方法,而嗰個地方係近乎法外之地」

,他坦言這件事會令人不敢報警,「甚至我有家人話有事唔好報警,報警係令你更加唔安全, 甚至(覺得)警察會俾料嗰班人嘅時候,我就知件事好大鑊,成個印象係已經印咗嘅一班街坊師奶身上,呢件事唔知幾多年先至挽救得返」。

警方由60年代最糟糕的形象, 花了40年時間扭轉,現在又跌回那些年的形象, 鄭樂恒指這才是對社會大眾最大的傷害,「佢哋會覺得同呢個社會冇咗連繫,甚至跳入no stake in the society先係最危險嘅事,而導火線只不過係警察唔執法」

採訪:梁佩珊

攝影:韋平

外界都認為,南邊圍跟白衣人襲擊事件,有很大關係。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