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撐年輕人】陪傾偈送物資義載撤離 成年人心底話:幫得一個得一個
  • 2019-08-22    

 

「有一次,有個年輕人來餐廳吃飯,我見到他揹著一個背囊,背囊掛著一個頭盔,我一看到那個頭盔,我就想哭。為甚麼隨身要帶著一個單車頭盔?你會話:『可能佢怕被人襲擊』但更有可能的是,只要他知道那裏有需要,他便隨時去抗爭,隨時去支援,他24小時standby,為甚麼?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要放暑假嗎?」葉先生說。

葉先生是一名80後,這兩個月來,多次捐贈物資及義載:「我佩服他們,我很佩服這些同學仔朋友仔,林鄭說別人對社會沒有持份,根本是bullshit,怎樣可能說得出口?我十七歲的時候,對社會也沒有貢獻,但不代表他將來沒有貢獻,而且你憑甚麼說他沒有貢獻,你知道他在背後做過甚麼嗎?」作為一個餐廳老闆,他有時候會為抗爭者提供免費午餐,在遇上特別的示威日子,他會在深宵開放餐廳,為有需要的年輕人提供休息地方,但他坦言,願意接受恩惠的抗爭者只屬少數:「有時入來坐低,看到餐牌上的價錢,他們便不敢吃。」在他開通宵的日子,大部份時間也沒有人會來,但他說:「唔好諗有無用,當有一個人需要你幫助,讓我幫到一個,已經很足夠。」

帶著兩歲女兒接受訪問的Natalie,是「高牆下的爸媽」召集人,「高牆下的爸媽」是一個Facebook群組,由一班爸爸媽媽組成,主要為年輕抗爭者提供情緒支援,「我們知道這段期間有很多父母,很反對他們的子女出來遊行集會,有些甚至要趕他們出家。所以我在想,我身為一個媽媽,到底可否用這個身份去跟他們傾偈。」她發覺,年輕抗爭者大部份的壓力多來自於父母,而不是整場運動的進程:「我身為一個媽媽,更希望用這個身份去告訴他們,即使你的家人不明白你,但大家也是香港人,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會支持你。」

另一位接受訪問的蘇先生,是兩個小孩的爸爸,818的民陣集會,他全家總動員參與:「我是一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70後,我經歷過英國的管治,我不能說當時很好,但的確有它存在的價值,而時至今天,這些價值已經所剩無幾,他們焦急,他們想為自己爭取,是沒有錯的,因為香港的未來是屬於他們的,而那些權利本來亦是屬於他們的。」

蘇先生坦言自己參加過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在他眼中的年輕人非常和平:「誰人要水,誰人要支援,要急救,他們全部都做得很好,很懂得體恤及照顧身邊的人,這些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當然,有年輕人在時間久了後有過激的想法,但我們要問,為甚麼他們會這樣,是不是因為他們找不到答案,找不到希望?」

最後問到三位有甚麼說話想跟這班年輕的抗爭者說,他們異口同聲:「年輕人,我撐你,但我亦好擔心你,要保重身體,萬事小心。」社會上,有人對這班人說:「They have no stake in society」,同時間,亦有些人對這班人珍而重之。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