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察虐老醜聞】投訴渠道無用 傳媒爆料方曝光 怒脫口罩兒子:我預咗死
  • 2019-08-22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週二召開記者會,揭發有警員涉嫌在北區醫院虐打被扣留老翁醜聞後,涉事警員先被拘捕。在當天怒脫口罩,公開身份爆料的事主兒子鍾先生接受訪問時,怒斥投訴警察課處事敷衍散漫,又稱今次站出來已預料是「死路一條」,但因自己沒有做錯事,不必隱瞞身份。

「我是投訴警察,這是死路一條,我相信現在很多香港人也是這樣想。」

虐打醜聞曝光短短兩個多小時,警方即公布兩名懷疑涉事警員已被拘捕並停職,另一疑涉事的已離職探員同晚亦被捕。至於事主鍾先生及兒子週三中午再應邀到灣仔警察總部協助調查,錄取詳細口供。

鍾先生提到在先前的記者會上,揭開口罩自曝身份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更多有類似遭遇的人站出來:「當我想到站出來說事實,就要遮蔽容貌、連眼睛也看不見,我就生氣。」

「我脫掉口罩,是要告訴全港市民,若看見我死掉,代表你們不願站出來是對的。」

然而,鍾先生自揭真面目後,身邊親人、朋友的問候,大多數都只提醒他要小心,這令他感覺更難受:「好好的一個人,只是說事實,為何要小心呢?要小心甚麼?要小心誰人?警察嗎?」

「我現在只是投訴警察,我需要小心甚麼呢?警察的支持者嗎?難道警察的支持者殺人,就不需被抓嗎?可能如此吧!」

鍾先生再次強調,自己沒有做錯事,對警員指控也不是捏造,說事實本應不需恐懼,也無必要隱瞞身份:「我站出來投訴,真的有這件事。我不是捏造,都是說事實,難道我要害怕嗎?」

「我本身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也不是擔心甚麼大事。」

事實上,鍾先生公開身份其中一個「風險」,就是或會遭人滋擾。在目前社會撕裂、分化下,批評警察人士隨時成為撐警者造謠抹黑、惡意滋擾的目標。幸而據鍾先生形容,他感覺暫時未被人跟蹤、也未收到滋擾,或聲稱要對自己不利的威嚇,但他外出時仍會加倍警惕,尤其與人群保持距離:「例如當看見一群穿着同一顏色的衣服的人,我會更害怕。」

「一旦我受傷,父母就會傷心,喜歡我的人、朋友也會傷心。」

談到早前投訴警察了無寸進,鍾先生則炮轟當初投訴時,投訴警察課人員態度敷衍、散漫。令追究父親被虐打一事的其中一個希望幻滅:「我爸爸在醫院這樣子被人打,我全部說出來,但那女警只說『有這麼嚴重嗎』。」他當時提到可向醫院索取閉路電視片段跟進,但得不到積極回應:「當然他們從來不會正面回應我的要求,供詞只是寫他們想寫的話。」

「我覺得他們極度不積極。為何我先找到片段,我已經將全部資訊告訴你們,你們連打電話跟進也沒有。」

相對於投訴警察課態度消極,鍾先生認為向傳媒「爆大鑊」反而更有用:「威力在我心目中,是十級與一級的分別。即是記者會有十級威力,比向投訴科投訴、報警更高,我覺得如此。」

採訪:忻肇康

攝錄:林頌華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