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德嫻有要求】曾嫌樂手求其唔專業 Deanie姐公開控訴黑白唱片|利雲志
  • 2019-08-23    

 

仍在夜總會登台趕場的日子,家住大埔仔邨的葉德嫻,經常自駕遊勻全港,期間開收音機聽歌,總會被一首悅耳又親切的好歌吸引,獨個兒在車內自哼自樂,順溜又舒暢。

仍在夜總會登台趕場的日子,家住大埔仔邨的葉德嫻,經常自駕遊勻全港。

她不太認得歌聲的主人,又聽不到 DJ 有任何介紹,按捺不住打去電台查詢,才驚覺歌手原是 1975 年港姐冠軍張瑪莉,歌名《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屬佳視劇集《明星》的主題曲。
佳視劇集《明星》主題曲《當你見到天上星星》的原唱是1975 年港姐冠軍張瑪莉。(網上圖片)

劇集沒有大紅,又是弱台製作,主題曲自然未有受惠,最無奈是張瑪莉的歌藝遠遜美貌,全靠當時經理人俞琤替她爭取,才獲唱片公司格外開恩,被錄製成唱片出街。
張瑪莉的歌藝遠遜美貌,全靠當時經理人俞琤(圖)替她爭取,才獲唱片公司格外開恩,被錄製成唱片出街。

曲詞俱佳,惹起寶麗多(即環球唱片)的注意,安排憑《問我》一炮而紅的陳麗斯演繹,並易名《明星》重新出發,帶給作者黃霑一個新希望;陳麗斯的唱功毋庸置疑,溫婉聲調也看似與曲風吻合,但就是未能將《明星》唱紅,教黃霑鬱悶了好一陣子。
寶麗多(即環球唱片)安排憑《問我》一炮而紅的陳麗斯演繹,並易名《明星》重新出發。(網上圖片)

過檔大台,Deanie 姐知名度與日俱增,永恆唱片邀請灌錄粵語專輯,她不假思索,第一時間要求重唱《明星》,「這首歌太 friendly,任何人唱都會好好聽!」由 Deanie 姐唱的確特別好聽,霑叔盛讚她以看來隨意的方式,實則灌注最濃烈的情感,來到第三次機會,《明星》終於出了生天!
永恆唱片邀請Deanie 姐灌錄粵語專輯,她不假思索,第一時間要求重唱《明星》。

監製一欄,出現了陌生的名字 ── 陳永良,他是 Deanie 姐在夜總會認識的一位樂手,專項是吹喇叭,及後立志要到美國進修音樂,Deanie 姐聞說他四圍找人擔保,也決意要追逐理想,這種堅持令 Deanie 姐暗裡佩服;所以當陳永良學成歸來,Deanie 姐誓要把他「據為己有」,「既然他在美國學到最新的音樂知識,我怎能不找他幫手?」
Deanie 姐暗裡佩服當時在夜總會認識吹喇叭的樂手陳永良。

Deanie 姐的獨特唱腔吸引了一班知音人,在永恆不過推出了兩張專輯,商台已急不及待,游說她在大專會堂舉行第一次個人演唱會,請來鄧碧雲、黃韻詩、陳潔靈及盧大偉擔任嘉賓,加入許多娛樂元素,略似今日家燕姐「皆大歡喜」的模式。「俞琤日日上我屋企幫我練稿,你叫我講就講、做就做,無所謂,但對唱什麼歌、用那位樂手,我好有要求!」
在永恆不過推出了兩張專輯,商台已急不及待,游說Deanie 姐在大專會堂舉行第一次個人演唱會。(網上圖片)

1980年代初,小調依然有賣座把握,永恆提議 Deanie 姐試唱,偏好英文歌的她抱有懷疑:「我唱小調?唔係嘛?」陳永良順應公司要求,作了一首《倦》,交由林振強填詞,再經陳永良巧手編曲下,注入一點爵士怨曲的風味,曲、詞、編、唱配合得天衣無縫,大感滿意的Deanie姐,想過將《倦》放在大碟的最後一 cut,「整首歌非常大器,有壓軸的感覺。」
Deanie姐認為《倦》非常大器,有壓軸的感覺,想過將放在大碟的最後一 cut。(網上圖片)

永恆作風偏於保守,當好友劉天蘭成立黑白唱片,Deanie 姐在未有簽約的情況下,憑一個「信」字過檔,製作過大熱作品《我要》及《千個太陽》,1986年更與陳潔靈攜手登陸紅館開騷,翌年推出《邊緣回望》專輯,Deanie 姐忽然爆 seed,揚言短期內不再出唱片,並公開控訴對黑白唱片的不滿。「黑白唱片鍾意改編英文歌,編曲通常由老闆之一鍾定一包辦,你編冇問題,弊在完全搬字過紙,唔肯畀件新衫去換,好 cheap!係咪冇人識編曲呢?唔係呀,陳永良咪識編曲囉,係佢哋唔肯畀錢人之嘛!」
好友劉天蘭成立黑白唱片,Deanie 姐在未有簽約的情況下,憑一個「信」字過檔。(網上圖片)

更令 Deanie 姐光火的是,明明已經有原裝版本可跟,照住彈都一樣求求其其,樂手水準極不專業,她根本無心機去唱,寧願搵少個錢!「我生活係咪好安定?唔係!但冇錢都可以有選擇,做嘢係 teamwork,就算化妝師幾叻都好,如果所用啲產品烏厘單刀,會化得我好靚咩?」道不同不相為謀,就算其他人眼中的「最佳拍檔」陳潔靈,Deanie 姐也只視之為同事,「真開心跟你對望」?歌詞而已!
道不同不相為謀,就算其他人眼中的「最佳拍檔」陳潔靈,Deanie 姐也只視之為同事。

Deanie 姐自言外表看以生人勿近,其實從來待人以善,「我對人沒有距離感,起初每個都畀一百分,啱傾可以傾好耐,有些人卻一路扣分……」她曾視羅大佑為朋友,台灣滾石唱片在香港成立音樂工廠,羅大佑邀請 Deanie 姐到家中切磋新歌,唱唱吓更不惜工本移師錄音室,又請林夕來修改歌詞,搞足一個通宵;Deanie 姐先小人後君子,講明如果羅大佑決定將這首歌面世,她可以重新再唱一次,結果未有任何知會,《赤子》就以當晚版本赤裸裸出街,其時 Deanie 姐正身在美國。「這個製作根本未完工,我覺得好 hea!原來一切都是有計劃地進行,這個人(羅大佑)不是朋友,是商人!」
結果未有任何知會,《赤子》就以當晚版本赤裸裸出街。

2002年,她再踏紅館及推出專輯《葉緣》,此後亦開過幾次演唱會,但總未能達到心目中的基本要求。「我去看其他演唱會,台面有好多爆炸、舞蹈,歌手又換好多次衫,對我來說這不是演唱會,演唱會不是去『看』,而是去『聽』!無論在紅館、九展、博覽會,在香港做『聲』好麻煩,所有都是成本問題!」林憶蓮曾於九展舉行《憶蓮live 07》,不但是香港 side track 演唱會的先鋒,同時更標榜製作費大量投放於聲響,靚衫、道具、爆破通統借歪!「所以說,不是沒可能做到,只不過我沒有這個福份而已!」
2002年,Deanie 姐再踏紅館,此後亦開過幾次演唱會,但總未能達到心目中的基本要求。

Deanie 姐近年歌影皆鮮見新作,然而,無論有沒有新歌、新戲、新榮譽,在我們的心目中,Deanie 姐始終地位崇高,是香港人的驕傲。
Deanie 姐始終地位崇高,是香港人的驕傲。

撰文:利雲志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