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灼見】中央處理香港內部事務 應留有餘地(關焯照)
  • 2019-08-24    

 

林鄭政府為了擺平反送中運動,最近竟然用到恐嚇的招數。在個多星期前,特首林鄭月娥見記者時表示,今次經濟下滑比2008-09年金融海嘯或2003年沙士更嚴峻。作為特首,林鄭需要實話實說,道出現時香港的經濟現況,但林鄭卻以極度誇大的囗吻來恐嚇市民,實在有失身份,特別是今次由反送中運動所帶來的經濟衝擊,只會影響旅遊相關行業和減低市民的消費信心。由此來看,林鄭的經濟預警也只可以作為笑話一宗,給予市民茶餘飯後的一個討論話題。

香港旅遊業在幾年前也面對類似的衝擊。在2015年4月,中央實施「一週一行」,限制深圳旅客只能夠每週來港旅遊一次。自這措施實行後,訪港內地旅客數量急跌,這也拖累旅遊相關行業,例如零售、餐飲和住宿。然而,從整體經濟活動來看,本地經濟增長卻只是略為放緩,GDP的按年增長由2014年的2.8%下降至2015年的2.4%。以上經濟增長數字指出,即使反送中運動所帶來的殺傷力與2015年的「一週一行」相似,香港經濟增長亦難以產生如林鄭所說的,香港經濟的下滑風險較金融海嘯或沙士更嚴重。林鄭對現時香港的經濟評估只是危言聳聽,大家不聽也罷。

最有趣的事是特區政府自己人「玩踢爆」,在上週政府顧問公佈2019年第2季經濟增長按年上升0.5%,但政府亦同時將今年經濟增長預測由原先的2至3%下調至只有0至1%。從數字上來解讀這次下調幅度,由於現時上半年的經濟增長為0.55%,如果以最差的情況來計算,即是全年經濟增長只有0%,下半年的經濟增長便要-0.55%才可以達致這個零增長的結果。如果與當年金融海嘯的經濟收縮高達7-8%來比較,今年下半年經濟負增長只是0.55%,對香港來說,已是一個好消息。其實,筆者真的不明白,究竟作為特首的林鄭是否知道講大話對她的誠信有何影響,即使用官方預測也不會出現如林鄭所描述的惡劣經濟局面,但女特首仍然可以面不改容地說謊,林鄭的無恥真是沒有底線!

國務院於週一公佈「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這份意見凸顯兩個含義:第一,主要是打造深圳成為全球標杆城市,目標要與紐約和倫敦等國際城市睇齊甚至超越。第二,促進深圳與香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以及金融基金產品互助,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並支持深圳市現代化,推行外匯管理改革,推動更多國際組織和機構落戶深圳。

眾所周知,深圳擁有強勁科研實力,要成為亞洲矽谷絕對無難度。不過,要求深圳同時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這件事看來卻是困難的,因為現時中國的體制根本難以發展出一個能夠與國際接軌的世界一流的金融中心。以筆者的意見,主要原因有四個:第一,中國本身的法制與不少西方大國有明顯差別,如果大家以法治排名來看,中國法治排名遠低於香港,這亦解釋到國際金融機構選擇落戶於香港。第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展在過去幾年可以說是乏善足陳,香港作為境外人民幣結算中心,人民幣資金池曾一度升至過萬億元,但現在卻減少至六千多億元,反映近年人民幣出現的貶值預期已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障礙。第三,中美貿易戰已擴散至貨幣戰或甚至金融戰,這些情況是不利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尤其是99%的環球結算是以美元為主,美國是不會容許人民幣全面國際化,來挑戰自己美元的大阿哥地位,所以在未來一段長時間,美國必會出手打擊中國的匯率制度,意圖壓下中國的冒起。第四,內地資本賬仍未開放,加上有外匯管制,要做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根本是缺乏基本條件。即使中國希望能夠人民幣全面國際化,但由於要考慮人民幣的貶值和走資等問題,深圳要發揮金融中心的作用也會被客觀條件大幅制約,所以深圳要成為挑戰紐倫,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暫時只是海市蜃樓,一個空中樓閣的故事。

從林鄭形容今次香港面對經濟危機大於沙士或金融海嘯,加上國務院發佈意見書,支持深圳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媲美倫敦紐約的驚天預言,這種語調明顯警告香港,現時發生的社運是有龐大代價。無奈,假的真不了,要國家放棄香港,代價是大到不能想像,因為在中美貿易戰中,能夠在兩國找到生存空間而又可作為中方向外的金融窗口,除了香港,任何國內城市也難以發揮香港的獨特角色。所以,中央在處理香港內部事務,希望凡事留一線,以免殺錯良民。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