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生妹抗爭】林鄭中學師妹稱穿校服被鄙視 不滿師姐所為︰有責任為自己爭取未來!
  • 2019-08-24    

 

「我們這代中學生也捱過很多苦,我們讀書壓力也很大,而且生於這亂世的話,我覺得我們有責任為自己爭取未來。」外表溫馴的初中生阿Cat(化名)語帶堅定的口氣說道。

反修例風波自6月起持續發酵。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成為了這場抗爭運動的序曲。走在前線的,卻是一張張年輕幼嫩的面孔,原來是一群被世人視為「花瓶」的抗爭少女,束起馬尾的「乖學生」阿Cat便是其中一員。

不願透露校名的阿Cat,指自己是這場風波「風眼」特首林鄭月娥的師妹。她穿起校服,卻惹來街上歧視目光,不屑的睥睨。「我曾聽過有些人說,她(阿Cat)是林鄭那間學校的,一定是衰的了。當刻我會覺得很傷心,竟然有人這樣批評我們。」說起來,一臉無奈。

「可能因為她是師姐,她以前在我們這間學校修讀,而且成為了行政長官這職任,校方可能會認為她很偉大,會尊重她,以及不能對她有任何失禮。」阿Cat唉了一口氣。

不過,阿Cat認為師姐林鄭月娥卻不適合當行政長官,「好像6月9日那天有約100萬人遊行,但她依照是恢復二讀。之後她說暫緩,其實我們不是想要暫緩,我們想要撤回」。

阿Cat自6月反修例風波起,便三次參與抗爭,包括616二萬人遊行、818民陣流水式集會,以及日前的中學生集會。雖然她是「和理非」派,但她仍努力聲援,自發幫忙連儂牆的招貼。「我始終不認同林鄭的理念,所以我不會因別人一些說話,而不走出來支持。」柔和的聲線透出一絲硬朗。

阿Cat的家人陳太(化名)在旁看到女兒堅銳的目光,似乎感到十分欣慰。「家人是很支持她,他們不是甚麼也不知道、被人利用,又不是收了錢做事。我希望學校、老師都會體諒學生,希望政府都會站出來,不要秋後算賬。」

與阿Cat同行的「閨密」Rainbow自小患有遺傳性罕見疾病,身高不足1.4米,看起來較同齡者矮小。「這個病很罕見,在香港大約1至3個人才患有這種疾病。」「那些人會望著我,質問我『這麼矮小,是否有甚麼問題?』,『這麼小,就不要走出來,有我們便行了,你回家吧!』」這些說話激起了她心中怒火。

不過,堅毅的Rainbow不理旁人奇異目光,瞞著「深藍」的家人走出來抗爭。「既然一群比我小的小學生,甚至是一些坐嬰兒車的嬰兒都走出來,為何我不可以?」矮小的背影,卻予人一種無懼強權的高大。

另邊廂,本來是政治冷感的中六生可樂,原對《逃犯條例》修例之事一無所知。後來,朋友跟她談起《國歌法》令香港失去言論自由,她才開始了解事件的端倪。自稱是議員何君堯親戚的她,指家人取向偏藍,長期跟家人爭吵,「老一輩的,全部都說我是曱甴,說很多很難聽的說話,真的很難受」。但她認為不對的,就要出來抗爭。

「為何要走上前線?(我)不想拋下他們。」她直言對現時社會的困局,感到無力。「它(政府)起碼出來說幾句,好過甚麼也不說,只是譴責,譴責有何用?為何警方的暴力又不譴責?」

不過,可樂認為儘管如此,港人仍要堅持抗爭。「如果我們屈服,秋後算賬的話,我們怎麼辦?」她眼裏透露出一團火,看起來是堅定不屈的烈火。

一頭清爽短髮的中五生Crystal自6月12日起便參與前線。她憶述,當天自己本是中後線支援,在醫療隊幫忙洗眼,後來卻發現警方前後包抄,自此她由中前線慢慢轉為前線。

「他們(警方)由下午開始放催淚彈至晚上七時,當時大家都很混亂。其實我們明明當時是和平示威,但他們對我們採用武力。自612那天後,我的Gear(裝備)便(買)齊全。」

不過,Crystal透露,她全家也是「深藍」。她曾嘗試跟家人交流政治立場,對方卻罵她︰「廢青!」她的媽媽得知女兒走在前線,更怒然晚上鎖上家門,並在門前放著重物,阻止女兒外出。

「其實我都怕被捕,始終我的位置算是很前的前線。但我一想到比起被捕,我更加害怕的是沒有將來,沒有前途。」

「上一代的成年人選擇沉默,我們這一代就要站出來抗爭。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便可以了。」Crystal一臉認真。

說到底抗爭這回事,姊妹爬山,各自繼續努力!

撰文:何逸蓓

攝影:蔡福生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