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 話教育・專訪劉偉聰大律師】 香港市民法律權益話你知|上(張慧敏)
  • 2019-08-25    

 

今集犀利了,為大家邀請來令我眼前一亮、非一般的大律師:劉偉聰(Lawrence)。

當下社會上爭議最多的,肯定是警權(power)和民權(right)的定義,究竟作為小市民的我們,面對警方執法的時候,法律上有什麼權益和保障?是否有法例和警例,規管警方執法時必須要跟從的規則與程序?難得請到大律師來為我們講解,當然不可以放過逐一追問 Lawrence 的機會。

不問猶自可,我現在才知道,原來警方在執法的時候,是有權因應情況局面,以他們根據當時情況認為適合的方式,採取極端的手法處理行動,即使市民不能認同接納。

Power & Right 之間的平衡,講到底,是基於我們對執法者的信任,所以當信任不再存在,或面對嚴峻考驗和挑戰的時候,矛盾、糾紛甚至對抗的情況,就會不斷頻繁出現。

簡單如查看身分證,法例要求,年滿十五歲上的年青人才須要攜帶身分證,倘若遇到警方截查的話,如何證明自己未夠十五歲?Lawrence 的答案簡單直接,原來係講個信字!

警方執法的時候,是否必須展示委任證及表明自己是警察的身份?不來軍裝警員是無須出任委任證的,即使是便裝警員,在執勤期間亦可以先作拘捕,再向被拘捕者表明身份,無需要向其他人(包括記者鏡頭),公開展示自己的委任證。

Lawrence 問了一個有趣的的問題,聽起來好像很周星馳的搞笑電影橋段,不過想深一層卻是非常有道理:究竟有幾多人見過、也認識警察委任證是何模樣?如果有人拿出一張小童群益會會員證來扮警察的委任證的話,會不會一樣有人信?我想有人會,否則《警訊》就不會報道那麼多的冒警騙局案件。

作為父母必然關心的問題:究竟未成年人士是否必須要有律師或成年監護人陪同,才可以讓警方錄取口供?未成年人士被拘捕,警方是否必須通知家長或監護人?Lawrence 的答案是:「NO!」只是一直以來,警方根據一直遵行的 best practice,遇上扣留、協助調查未成年人士時,會主動通知被捕人士家長,但也不是必須的。

不過就算被拘捕、扣留,香港任何人都享基本人權,無分年齡性別取向貴賤,人最基本的權利,就是保持緘默,也有權要求打電話給朋友家人律師、食飯、接受醫生治療及上廁所等等。

至於警匪片中常見的警察執法,有權隨時徵用市民的私家車或者私人場所來查案,原來法律上從沒有賦予警察擁有這種權利。至於商場,因為是打開門讓市民消費的場所,其實並不算是私人地方呢,物業管理人員有權拒絕警察入內涼冷氣,但卻無權阻止警方進入商場範圍執法;同樣地,即使是私人屋苑,就算所有訪客在上樓時必須登記,也不包括執行職務中的警察。入屋搜查,是否一定要有「搜查令」?我以為係, Lawrence 答唔係,當警方懷疑單位內有罪惡發生的時候,是可以隨時破門入屋的。

要投訴警方嗎?要調查警察有否違規嗎?最近市民都想聽到監警會這名字,然而監警會只是一個調查機構,調查報告有何結論,警務處長是有權不同意的。是否追究、有沒有相關人士要負責或被起訴,最終,還由警務處決定。

講香港人的法律權益,一集節目時間真的很不夠用,下一集會再請 Lawrence 為我們繼續解答你唔知、應該知、以為知、但係其實真係唔知的法律問題,就是:我被捕!點算好?



撰文:張慧敏

拍攝及剪接:是敢的創作室

編輯:牧戶池



張慧敏 (Alison),人稱 Son姐,從「獵頭女王」成功轉型成為商企顧問公司CEO,由始至終的專業是憑一對慧眼看盡職場大小疑難雜症。正職是一對兒女的母親,從自身挫折和經驗悟出教養之道,不外乎以身作則。

個人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HKcareerdoctor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