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網恢恢】疑擦走過期日 揭政府至少花1,329萬買催淚彈
  • 2019-08-25    

 

《逃犯條例》風波至今仍未平息,連場示威抗爭觸發警民衝突,令雙方關係跌至冰點。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只把矛頭指向示威者,「用一分鐘去想一想,看一看我們這個城市,我們這一個家,大家是否忍心將它推下去這個將會粉身碎骨的深淵?」然而,和解的聲音未傳出,警方「火上加油」般狂放催淚彈清場,並以濫權暴力拘捕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新仇舊恨,爭端比從前愈演愈烈。

警方一直以部署為由,多番拒絕公開催淚彈、子彈數量及有否使用過期催淚等問題。本刊翻查政府文件,發現港府早在50萬人遊行、前特首董建華下台的2003年,前後兩年已斥資購入26,000粒催淚子彈。直至2011年,即梁振英上場前一年,港府突然加大預算,大手買入更多聲稱為「驅散示威者人潮」所用的催淚彈,而且有上升的趨勢,至今至少花逾1,300萬。一邊譴責暴力,一邊加強自己的武力的政府似乎誓要與民為敵。

連場示威抗爭觸發警民衝突,警民關係跌至冰點,惟林鄭仍未回應五大訴求。

紀錄揭雨革前買4000枚

本刊取得政府的催淚彈招標紀錄,按慣例招標項目由物流署負責,詳細招標要求則由警務處撰寫。港府在2003年及04年委託本地一間採購商,買入約一吋半彈頭的催淚子彈,相信正是現時警方所使用的美國催淚子彈。當時政府於兩年內批出價值港幣280萬的合約,購入共26,000發子彈。

政府一直未有公開購買催淚彈的數目或紀錄,記者所得的紀錄亦甚為斷斷續續。直至2008年,物流署再度招標,招標紀錄顯示港府向英國軍火商買入手拋式催淚彈。第一年的合約金額約港幣129萬,翌年輕量增加至190萬。然而在2011年,港府突然加大合約金額,批出近港幣500萬的合約,價錢比08年時多近3倍,亦是現有相關紀錄上最貴的合約。

而在物流署招標系統中可見,港府最後一次購入催淚彈紀錄是2014年7月,即雨傘革命前2個月。當時政府向同一公司買入4,000枚手拋式催淚彈,金額為港幣230萬,粗略估計一粒催淚彈價值港幣575元。

然而,該次合約特別註明是向香港警務處提供催淚彈,而單以政府招標紀錄計算,政府至今買入價值超過1,329萬的催淚彈。不過記者翻查英國國際貿易部的報告,揭發政府「報細數」,催淚彈上的花費遠遠不止招標合約的金額。
2005年,反世貿衝突,警方曾施放34枚催淚彈及6顆布袋彈驅散示威者。

港府疑報細數

本刊取得2008至18年間英國國際貿易部發出的戰略貿易報告,當中顯示英國每年向香港批出的武器出口許可證數量及金額。香港過去曾多次向英國申請出口催淚彈,由2012年至15年間,香港每年均有向英國供應商買入催淚彈。直至2018年年中,英國突然拒絕批出出口許可。同年7月,英方才再一次批出出口許可,不過卻特別標明催淚彈只用作執法部門訓練之用。據悉是次出口,是英國最後一次向香港批出催淚彈出口許可證。

報告顯示,英方每次出口催淚彈時都會標明只能向執法部門提供,並用於控制暴動及管理人群。根據英國國際貿易部,出口武器管制項目「ML7」為化學毒性或生物毒性氣劑、防暴劑如催淚彈及胡椒噴劑等等,香港在過去十年向英國申請批出超過40個相關的出口許可證,出口金額為1,884,065英鎊,即近港幣1,800多萬,比香港官方的公開紀錄為多。

警方現時使用的催淚彈主要購自英國及美國,第一種為手拋式催淚彈,由英國企業Chemring Group旗下的子公司Chemring Defence UK Limited提供,惟供應商未有公開催淚彈威力及覆蓋範圍,不過就有指拋擲後會爆出催淚劑。

第二款催淚彈由美國軍火商NonLethal Technologies提供,這一款催淚彈需配以槍枝發射,一吋半的鐵筒狀子彈可射出五個彈頭,而彈頭載有催淚劑。供應商指子彈發射距離高達80米,每次釋放煙霧大約20秒,五個彈頭可令覆蓋範圍更大,威力甚高。而供應商亦強調催淚子彈有煙火特性,可能會引發火災,這廠商亦同時有向香港供應橡膠子彈。
八月中,有女士疑因吸入催淚彈煙,鼻腔流血。

英國停止輸出催淚彈予香港

作為對香港輸出催淚彈的主要國家之一,英國針對目前的暴力事件,已決定不會再向香港批出人群管理設備的出口許可證,直至香港目前的人權及基本自由狀況得以改善才會再次考慮。前外相侯俊偉於六月底發表講話,促請香港政府針對警察濫暴行為進行獨立調查,有關的調查會影響英方日後對香港警察申請出口許可證,意味着英國不會再輕易向香港出口催淚彈等等。

事實上,香港並非第一次遭國際拒絕出口武器。據了解,德國槍械製造商拒絕了香港槍械的採購訂單,更指會考慮買方廉潔及民主情況,即透明國際廉政指數及經濟學人智庫的民主指數。2018年,香港的民主指數繼續被評為「部分民主(Flawed Democracy)」,在全球167個國家及地區中排行第73,比16年的排名下跌5名,更比印尼、斯理蘭卡等國家低。

國際間甚為關注香港自六月以來的「反送中示威」,同樣亦關注香港警方濫用武力的情況。有媒體報道,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已檢視可信證據,香港執法人員使用低致命武器(Less Lethal Weapons)時違反國際標準及規範。而國際特赦組織亦表示,警察在葵芳地鐵站施放催淚彈完全違背了「以非致命性武器」作驅散的原意,手法不可接受。不過警方仍然死撐:「催淚煙係國際上公認嘅比較低程度武力。」
6月起,警方曾在多區施放催淚彈,十八區近乎無一倖免。

美供應商:催淚彈只可以用於室外

低程度武力亦講求使用者正確使用。美國供應商公開催淚彈的材料安全性數據表,指明催淚彈只可以用於室外或通風良好的地方,亦說明不可以直射人體,否則會導致嚴重受傷,甚至死亡。不過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早已涉及社區民居、老人院及葵芳港鐵站,亦曾在遠處或隱蔽地點甚至近距離向人群發射催淚彈。過往有小童及老人吸入催淚煙後感不適,需義工急救隊在現場協助沖洗。警方使用催淚彈的方式,顯然違反安全驅散人群的準則。

香港大學理學院講師麥嘉慧博士指出製造商根據科學數據編寫說明書亦有規範使用方法,因而定性催淚彈為非致命武器。「如果是叫使用者在戶外發放,其實他也預算了催淚彈是在很大的範圍去發放,那所以才計算某一個濃度是有效同時又不會致命。但相反使用者不跟從指引,而在一個所謂封閉一點、較小和狹窄的範圍釋放的話,這些催淚劑在封閉的空間內濃度便會很高,那它就會有機會由本來設計為『不致命』,變成十分危險的一個濃度。」即催淚彈使用不當,其實是有機會致命。

她亦指出催淚彈噴出的煙霧其實是極微細的粉粒,會黏附在物件表面。以葵芳港鐵站為例,職員事後以清水清洗,只是將物件表面的催淚劑推開,未能完全清潔,更甚的是有機會會在通風系統中沉積。華盛頓大學公共衞生醫學教授胡浩華(Howard Hu)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説,催淚劑會隨空氣飄浮,並且能溶於水中,沾上了催淚劑的食物,尤其飲品及湯之類的食材已經不宜食用,需要全部棄掉,故不宜在食肆林立的地方施放催淚彈。
警方多次被發現於隱匿的地方發射催淚彈,無視示威者的安全。
警方於葵芳港鐵站內施放催淚彈。

亂棄可致環境污染

材料安全性數據表亦列出催淚彈對人體的傷害、處理方法及廢置方法,值得注意的是,供應商指出催淚彈一定不可與家居廢物一同棄置,亦不可讓催淚彈接觸污水處理系統,使用者有責任回收無用或已用的催淚彈並以生化廢料方式處理,強調處理不當可能導致環境污染。

網上流傳2014年佔領運動時所拍攝的照片,發現催淚彈有效期應為3年,目前為止警方所使用的催淚彈多為15及16年生產的催淚彈,意味着催淚彈很可能已經過期。近月傳媒連番追問警方交代使用過期催淚彈,警方終於在月中例行記者會上表態,不過僅承認彈上標示的日期為「最佳效能期限」,即是「Best Before」,更稱過了期限後使用亦不會對公眾構成更多的危險。而昨日,有示威者發現警方所用的催淚彈,已被擦去日期等資料,疑企圖隱瞞「過期催淚彈」一事。

但其實催淚彈本身亦含有毒性,人體吞下、吸入或接觸後會引發眼科、皮膚和呼吸系統等方面的疾病,嚴重甚至會致死。吸入催淚彈後最常見的反應有眼睛流淚和疼痛、咽喉灼痛、呼吸困難及嘔吐等等,皮膚亦有機會感覺灼熱感、疼痛、水泡及引起敏感現象。人權組織及醫護人員發表統計調查,研究接觸催淚氣體後症狀,結果顯示逾九成半前線記者吸入催淚氣體後呈呼吸系統症狀,七成以上有皮膚症狀,甚至有四成人指有肚瀉、肚痛、嘔吐等。

警察在民居、小巷、甚至無人街頭射催淚彈已習以為常,由6月9日至8月5日起,警方公布合共發射了約1800粒催淚彈,但實際數字一直未有公佈,施放了多少枚催淚彈都難以細數。葵芳站事隔11日,政府終有善後行動,港鐵封鎖半個港鐵站的設備檢查及方便警方調查,亦算有所作為。但反送中爭議糾纏近3個月,政府態度繼續高高掛起,818維園流水式集會市民冷靜表達訴求,林鄭仍然想市民平靜過後,才開始對話,到底甚麼是冷靜,實如這政府叫人費解。
警方多次於民居附近發射催淚彈,不少市民受波及。
華盛頓大學公共衞生醫學教授胡浩華指出,不宜在食肆林立的地方施放催淚彈。

撰文:鍾欣諺 黎雅婷

攝影:梁正平 廖健昌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