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秋」蔣麗芸家族骨肉相殘】深圳直擊震雄地皮 揭蔣家姊弟火併內幕
  • 2019-08-26    

 

外號「元秋」的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在政界言論出位,不時淪為被恥笑對像,不過她老父蔣震是一代香港工業家,創辦震雄集團(57),在工業界地位舉足輕重。蔣震家族向來團結,2011年四女蔣麗莉捲入官司,一家人齊心高調現身庭外以示支持。但此情不再,自從去年蔣震退休,由六女蔣麗苑接任主席,她就充當「勇武派」全面改革公司,由工業轉型搞地產,更引入「外援」,但「建制派」、即任副主席的蔣震孻仔蔣志堅處處反對,令蔣麗苑部署踢走細佬,本刊到深圳直擊有關地皮,揭開兩姊弟爭權始未。

上週五,傳出震雄欲把公司私有化後,一眾傳媒湧到灣仔中環廣場採訪股東大會,會議歷時一個多小時,蔣麗苑心情明顯極佳,意氣風發地表示公司未有私有化計劃,期間公關雖然在她身旁提醒當日不設傳媒提問,但蔣麗苑笑容燦爛地指:「唔緊要,大家(記者)都辛苦啦。」相反,副主席蔣志堅在會後遲遲未離開,跟蔣麗苑相隔近半小時才正式步出房間,當有記者追問:「家庭成員間係咪有紛爭?會唔會一家人坐底傾傾時?」蔣志堅卻突然面色一沉,雙唇緊閉回避問題,然後會合一直在等待他的五姊蔣麗苓,二人在應傳媒要求合照後就結伴離開。

老臣子變節 踢孻子出局

原來,結果比私有化更驚人,擔任震雄副主席的蔣志堅竟被78%股東投票反對連任,而被擯出董事局。震雄大股東,是蔣震工業慈善基金持有的震雄投資有限公司,持近64%股權;蔣麗苑個人持有震雄集團500萬股或0.79%股權,憑她一己之力並不能左右大局,得需要「借力」。震雄投資董事本來由蔣震、蔣麗苑、蔣志堅及跟隨蔣震多年的私人助理陳志毅擔任,但今年四月,蔣震突然「被辭職」,失去董事會控制權,取而代之是前公司秘書、亦是蔣麗苑的「心腹」聶羨萍,加上老臣子陳志毅,突然變節靠向蔣麗苑,令蔣麗苑在震雄投資中形成「三對一」局面,成功踢走細佬。

據消息人士透露,蔣志堅一直信任幫助蔣震多年的老臣子們,故對震雄投資董事的隱瞞後知後覺,至上星期才發現事態嚴重,找來一眾家姐「幫拖」,但改變不了蔣麗苑的決定。剛被踢出震雄董事局的蔣志堅正設法反擊,在「被踢」當日,旋即入稟告家姐蔣麗苑和同一陣線的聶羨萍,以及震雄投資等,要求法庭頒令震雄投資於4月16日的董事局會議無效,並聲明蔣震在當日未有辭去震雄投資董事,仍是公司主席兼董事,而聶羨萍亦從未被委任或合法被委任為震雄投資董事。他同時要求震雄投資董事會的組成,必須包括他本人、蔣震、蔣麗苑及陳志毅;缺少蔣震在內的董事會,所作一切行動或決定應被視作無效,要求法庭還原期間震雄投資所作決定,包括委仼聶羨萍為董事。訴訟不涉要求任何金錢賠償,目的就是要奪回話語權,重返上市公司董事局中。

但弔詭的是,已九十六歲的蔣震,曾輕微中風,身體已大不如前,對自己及兒子被踢出局還未知情,家人亦暫未敢告知,怕老人家受到刺激。再者,蔣震身體狀況又能否應付主席之職務?

蔣震重男輕女

蔣震有六女一子,都是由前妻所出,但前妻誕下孻仔不久便離世,令家姐們堅負起照顧蔣志堅的責任,對他寵愛有加。蔣震亦重男輕女,據悉遺囑擬定把公司最終交予孻仔。從抽查家族旗下公司震堅投資有限公司的股權分配可見,七子女雖然獲均分股份,但志堅持股偏偏比六名姊姊多一股,可謂早有端倪。但論能力,六個家姐都是女強人獨當一面,故在公司運作上,始終依賴蔣家女將。蔣震原先一手栽培子女中「最聰明」的四女麗莉睇實震雄,她也不負所望,成為香港總商會成立以來首名女主席。惟她對苦幹的實業不感興趣,反而投入風高浪急的金融市場,大玩財技,後在2011年因太平洋興業一案,被裁定串謀詐騙而被判監三年半。

自始,作為傳統工業股的震雄亦踏入低潮。主要業務為製造及銷售塑膠注塑機的震雄集團,每年收入過億元,但純利率低,如15年收入15.67億元,純利僅2,035萬元,純利率僅1.29%。2016年收入爲12.47億元,但以大量人民幣為主要資產的集團竟無做任何匯率對沖,最終因人民幣貶值百分之二而「見血」,全年蝕1.7億元。當年震雄仍是蔣震掌舵,蔣麗苑只是行政總裁,但2018年蔣震正式退休,蔣麗苑接任做主席兼行政總裁,公司竟然轉虧為盈,生意算五年來最好,年收入16.68億元,純利1億元,純利率大升至6%,一方面靠負負研發志堅推出新產品,台灣及海外市場銷售都錄得兩成五增長,同時麗苑負責行政,經營開支縮皮,省靚盤數。蔣麗苑上場後,公司交出亮麗成績,同時兼任主席及行政總裁的麗苑向基金股東「攞彩」,於是再推進一步把震雄轉型。

爭權始於轉型分歧

蔣麗苑已婚,丈夫林永慶是新加坡人,過去主要炒賣太古城及大坑一帶的屋苑,未有插手震雄。兩人同住在康樂園隔鄰單位,除了在家中應酬外,其餘時間有各自空間。蔣麗苑在商界交遊廣闊,在恒生任職非執董的她,與銀行家王冬勝相熟、又與公司董事希慎後人兼馬會大董利子厚友好。身為深圳市政協的她,在內地亦有相當人脈。蔣麗苑投資物業眼光精準,86年以不足6,000萬買入佐敦道8號全幢物業,1991年以1.65億元沽出,短短五年賺超過一億元。

惟在地產發展方面,就沒有經驗,她知道深圳支持坪山政府發展,故找來近年在資本市場當紅的私募基金基匯資本(Gaw Capital)合作,Gaw Capital吳氏兄妹的舅父,是德昌電機(179)汪穗忠的姪,蔣、吳兩家都算是工業界世交。雙方合作一個出力、一個出錢。由震雄提供深圳坪山廠房、員工宿舍及食堂的一幅逾55萬平方米土地,並代表申請將三幅地改為住宅用途,地積比率初期分別不低於3至4.5倍。日後成功改劃,由基匯資本負責發展,基匯與震雄將來可獲分收益的64%及36%,蔣麗苑盤算把原本只值3.7億的土地大幅升值。惟此改革卻被公司上下認為不務正業,蔣志堅一直堅守老父作風搞工業,故過去一年開董事會會議,多次在地產議題上表示反對,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的眼中釘。事實上,震雄資產就只剩這三幅地,有公司高層透露:「發展地產唔係問題,最大問題係引入外援,公司就係得三幅地,將來容乜易畀人食埋﹗」

雖然其他家姐都撐細佬反對改革,但各人早已離開公司,沒有沾手震雄內部運作。除了商界熟悉的蔣麗莉及活躍政界的蔣麗芸外,長女麗華是會計師,現長居美國,而三女麗萍是80年代歌手,婚後退出娛樂圈相夫教子。五女蔣麗苓亦活躍商界,其身兼香港醫療及保健器材行業協會副會長,近年積極關注醫療科技產業;並成立私人基金,主力投資有潛力的startup公司。站在蔣志堅同一陣線、在震雄旗下震堅實業董事擔當總經理的她,就不如細妹般有野心,本刊以往曾在辦公時間到其康樂園家中拜訪,她仍在家中,外傭指她:「太太做緊massage,唔得閒。」

出租地皮 部署退場

記者到震雄位於深圳坪山的工業園的三幅地視察,入口有兩名保安在站崗亭駐守,現場有多輛大型貨車出入,目測A區多為生產部、設計部、裝配部和維修部員工。在裝配部工作八年的員工向記者表示,公司早已為轉型房地產鋪路。他說,公司在宿舍附近霸佔了一大片土地,但遲遲不開發閒置多年,深圳市政府欲收回也被拒,不久前向第三方出租土地,「現在一個空樓租出去,一個月有兩三百萬收入啊。你想想,老闆還會再搞工業發展嗎?一個空樓租給別人,不花任何錢就賺錢,我幹嘛要去管現在製造的東西?目前製造的東西,賺不賺錢和他沒關係,只要保本就行。」

翻查震雄集團五月通告,指震雄工業園訂立租賃合同,固定租賃期為十年,首三年月租49.7萬元(人民幣,下同),隨後三年月租為52.68萬元。該土地為深圳市坪山新區震雄工業園13-B幢廠房東面,總地面面積7.1萬平方米,用途為停車場及露天存放。該名員工說,公司正處於轉型交接期,正慢慢迫走員工,「萬一工廠要倒閉,賠錢它賠不起,就把這些人慢慢迫走,然後招很多新人進來,這些新人試用期六個月,不發工資。我敢拍著胸脯說,80%的員工都希望它趕快倒閉,賠錢走人。」

他又大呻公司刻薄,加班要超過一百多個小時,才可領6,000元月薪,「它不會炒人,但會迫你走,不給你工資,不給獎金。我給你兩千塊,你幹吧,你幹不幹?正常老員工要走,還會給一點補貼,但它沒有。」他又批評工廠工作環境惡劣,「監管部門要時刻來,但沒用啊,人家只要有錢就能擺平一切。」在生產部工作兩年的工人向記者透露,公司人手不足正招人,還打算另建一個建築物,而A區工業園即將搬走,惟未知公司打算建什麼。
本刊到震雄位於深圳坪山的工業園的三幅地視察,現場不時有大型貨車出入。

現金不足 私有化有難度

震雄集團截止今年三月底,年收入稍為回落至16.35億元,純利9,028萬元;同期每股資產淨值4.4元,但目前股價2.71元,折讓38.6%。除大股東為蔣震工業慈善基金持股64%,第二大股東為施羅德投資管理,持股7.93%,如私有化便需收購餘下的36%股權,以上周五集團市值18億元計算,便需斥資近6.5億元。截止今年三月底,震雄持有現金及銀行結存僅6.67億元,只是勉強足夠完成私有化。私有化未成事,但成功踢走細佬,蔣麗苑地產發展大計即將出台。本刊上週六,到其康樂園住所,找她回應,她即找來保安要求記者離開。

撰文:黃綺敏 張怡 羅天朗

拍攝:廖健昌 王晴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