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當飛機遇到King Kong(陶傑)
  • 2019-08-25    

 


國泰航空公司解僱十四名員工,除了兩個機師,還有至少六七人,據說只在社交平台表達對示威遊行的政治立場。

兩名機師本來的處理方式,就有違林鄭口口聲聲強調的「法治」。

首先,年輕機師在飛機下降時在廣播裡提了幾句香港的示威遊行,並呼籲「香港加油」。這本來是一點點創意,而且語帶雙關:飛機要安全飛行,油不可缺。所以「加油」是專業的常常用名詞。叫香港加油也沒有任何既定的立場。可以是指叫林鄭為代表的政府同時也加油。第三:許多遊客剛到香港,知道香港有大規模的民間抗爭,雖然帶有立場,但反修例確實是香港,包括商界和國泰在內的主流立場。在廣播裡向乘客介紹幾句香港最新的背景,正是「旅遊大使」所為,請問又何罪之有?

另一個機師被指參與暴動,警方保釋控罪,不日上庭。一日未過堂審判,沒有裁決,一日便是清白之身。這位機師最多的懲處是停職,留薪與否可以另定,為何未審先判,執意要解聘?

國泰是英資的太古佔大股若是中國人老闆,怕事情有可原,香港人不滿的是百年英資企業有如此思維,這樣的姿態下跪。

當然,國泰非常難為:串國控制了領空權,也控制了香港航空飛機的停靠的航權。主權移交期間,英方的代表太古,為香港的航權諸多爭取,而且備受對方苛刻要求勒索,這一點太古的老闆在倫敦必記憶猶新。

這才有人引入三四成的中資互相綑綁,企圖以「二人三足」的方式在主權移交之後生存下去。這一招二十年來有驚無險,太古少賺了一些,但股權讓出去,先由太子黨榮智建的中信泰富接手,當時是鄧小平江澤民得令時期。後來變成卡塔爾和中國航空,在這方面這杯雞尾酒一直調得不錯。

引中資入股,養兵千日,不就是等政治風暴如送中抗爭發生的時候用來擋煞?事實證明這點中資股份完全沒有用。第一,國航是國家機構,只是中國權力版圖中無數山頭之一,甚至可能是反貪或權力鬥爭中習近平看不順眼的一派,不介意與英資一齊損失。一旦押錯注、跟錯隊,以為「中資」就是保險的萬靈丹,此一算盤隨時會打錯。

第二,共產黨早就知道你引入中資的目的,但中資在關鍵時候因為有錢,也增加了發言權。投靠中方資本,反而變成被要脅的對象。

國泰的處境確實是真的進退兩難。問題是香港的資本,面對一九九七年之後「一國兩制」隨時會食言反悔的風險,誰的處境不同?國泰早就應該密謀分散投資,如香港首富一樣。既然有股本可以由中東的卡塔爾參與,為何太古不也至少將手上的國泰股本逐步脫手,而參與國際其他賺錢和飛行安全的航空企業?

經營航空要面對國際油價問題,加上中國的巨大政治風險,一架飛機三萬呎高空來回,確實有難維持長期的飛行平衡。一八六六年開創,國泰的母公司太古,一向是在中國的風險中生存,其時太平天國之亂剛結束.遇到了共產黨,不是第一次,認知之中,以國泰對待中共經驗最豐富,最懂得避重就輕,也會以陪笑臉、妥協忍讓的方式,多次暗渡陳倉。

殖民地時代,怡和太古,風格不同,一剛一柔,怡和與東印度公司關係密切,曾早年販賣鴉片。太古則在鴉片兩次戰爭之後方始來中國,而且以在長江做河道運輸茶葉開始,與「中國人民」並無民族主義的仇口。終於在殖民地建立總部, 早在二三十年代,其工人曾經被共產黨工會滲透,發動罷工,太古都可以沉着應付,每次化險為夷。但今日的中國已如二十一世紀插翼老虎,擁有本球資本的中共,這一關難過。

特首林鄭月娥噤若寒蟬,一言不發。若在殖民地時候,太古必早有港督為首的英治政府出頭,政治顧問與太古老闆緊密聯絡,即使不積極參與幕後斡旋,港督也會在關鍵時候說兩句話。今日的特區政府,在維持香港成為國際城市方面,完全沒有這個能力,平時只求打嘴炮,林鄭本身已經一身糞溺,又那來的膽子和見識?

此役完全暴露了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神話。國泰與香港的命運,榮辱與共,國泰完蛋,香港也就終局。高空風險,猶強於三百年前拜了馬祖才出海打漁的漁船,一切都是天意。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