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聆聽基於信任 香港華仁校長:不用迫學生照舊沿用自己一套|李家文
  • 2019-08-26    

 

香港華仁書院名氣大,校風自由,知名校友數之不盡,包括前行政長官等政府高官、商界領袖以至演藝界紅人,本身亦是校友的蘇英麟校長明言,現時資訊繁多,培育華仁仔有正確價值觀,至關重要。

「不是純粹說自己很厲害就可以,反而是你怎樣可以和其他人合作呢,以及有一種謙卑可以聆聽別人的說話,知道自己有不足的地方。現時年青人得到的資訊是比以前多了許多許多,如果得到的資訊多了那麽多,他們亦有自己的思考,但如果我們照舊沿用自己的那一套,就說總之你跟隨著我那一套,那他究竟會不會聆聽呢,是效果的問題,第二就是說,會不會其實他也反映著,可能是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即是我們叫作「The Signs of the Time」,所以我想都是用耶穌會很重視的友誼,很重視的所謂叫做對話,我想用一個這樣的模式,用一個陪伴的模式,用一個聆聽的模式,用一個尊重、溝通的模式。」

在風雨飄搖的日子,不時有人提出疑問,究竟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否出了問題?投身教育界多年,走出過校園從商的蘇校長覺得,如何與年輕人建立互信是一大學問。

「就算你自己也真的有一套希望去教導他也好,他的獨特性也會令到你去反思,什麼方法才能夠和他接軌。教育是困難的事,是彰顯你價值的時候,如果很容易做就不需要你來做了。即是在我自己的一些學生經驗中來說,他們提出的一些意見,我是會聆聽,亦都會有自己的回饋,有些東西未必會同意。」

面對一些具社會爭議的議題,有同學曾找蘇校長,表明希望邀請兩邊陣營的議員、兩邊社會運動的人士來學校做一個辯論。蘇校長沒有一下子反對,拋出更多值得深思的問題給學生思考。

「第一我們不是一個政治組織,我們不會宣傳任何的政治立場,但若果真的是可以有一些深入的學習討論,令到大家都可以從這件事中各有各的角度去看,會不會這也是一種學習呢,絕對是的,但我當時的回饋就是,當時的社會氣氛也挺繃緊的,那我就跟學生說,一方面我很欣賞他們的關心,一亦很欣賞,希望有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但如果你在這樣的環境中去邀請一些他們是前線的,兩邊在倡議自己的那種看法的話,那當他來到學校的時候,會不會有一個深入的討論,抑或會不會都會利用這個場合,去純粹,不單是對我們的學生說話,而是透過這個平台去全港宣傳某些理念。所以最後討論了,未必是邀請一些最前線的,但亦可以有一個辯論,或有一個研討。」

教師憑良心教好莘莘學子,應該把自己所相信的一套灌輸給學生,或是照著課本教,不提自己立場才穩妥?教育局剛推出了新學年指引,提點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更不應煽動或鼓動尚未完成中小學教育的學生在具爭議及正在發展的政治事件上表態或參與有關行動。作為一校之首,蘇校長自覺不能要求教師團隊避開敏感議題,但會提點老師少談自己的立場。

「所有敏感的議題,是不是應該避開它呢,我們從學習的角度,如果這一件事是大家都很關心的事情,而透過這一件事情,你能夠學習到很多不同的角度也好,學習到很多事情的本質也好,不需要去迴避的,但怎樣去處理呢?我們就要留一個空間予學生,自己去聆聽多一點,這樣的話,老師不應該輕易地去說自己的立場,換轉從一個啟發也好,從一個問題也好,去說這個是這樣看的,這些人其他人又會怎樣去看這些事的呢,這件事這樣的做法有它的好處,但有沒有它的問題存在呢?」

在WhatsApp群組,最近教育界中人也經常吵架,本來是一些很好朋友的校長,當提及政治,都會有很多火花,蘇校長是直言,在這類群組中,甚少發言。「我想去聆聽,不等於會做,去聆聽,不等於全部也同意,反之當別人說什麼你也接受的話,我覺得不是一個尊重,因為你並沒有真正思考過。」

縱使大家看法不同,若能建立到信任,自然願意聆聽對方的期望;同行,並不是單單選擇合自己心意的聲音。既然誰也不代表誰、也沒有大台,和年輕人溝通,不能再高高在上作主導角色。

「你可以透過一些技巧以至一種態度,就是說我並不是要去說服你,關於一些我自己很相信的一些立場,如果你很有意識到我並不是這樣東西,我是希望你能夠得出一個你自己深思熟慮的一個立場,這是比你跟隨我的立場更重要。」

家文報告|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