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HI 1〡香港核心價值】哲學論自由 原來自由分積極和消極
  • 2019-09-03    

 

「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回歸後卻漸漸遭到侵蝕。一場反送中運動喚醒港人凝聚力量,在風雨中擁抱自由,追求民主。但「自由」真的談何容易?三位哲學碩士生,包括來自中大哲學系的阿鳳和阿泉,以及牛津大學博士生豬文,將從哲學角度講解「自由」與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關係。

豬文︰「自由」已變成了一個潮語,那些蒙面人會罵「X你老母,自由X」那樣。我留意到在某些帖文,年輕一代說只聽過「自由X」。「自由」是一個正面的事物,甚至是普世價值,你用好的東西來罵人,再配合一句「X你老母」,我覺得是很有創意,這場運動也見到十分有創意,(示威者)叫喊了許多不同口號。

阿泉︰我明白你所指的有趣之處,正如我稱呼你為「靚仔」,卻無故稱你為「靚X」,牛頭不搭馬嘴。你在讚賞別人,卻配上罵人字句,真是很矛盾。但有些人說,「自由X」很能夠把握這場運動的矛盾,就是「自由X」對「專制X」,描述了有一群人真心追求自由、民主及平等,卻遭人出手阻止、打壓。

豬文︰另一點我覺得有趣的是,抗爭者罵完「自由X」後,會(把字句)印在T恤上,寫著「我是自由X」,對此感到驕傲。但問題是究竟甚麼是自由呢?這在哲學上或我們讀過的理論中有很多不同詮釋,我們可以討論一下。

阿泉︰「自由」的中文是沒有s,正確的寫法應是「自由s」,是一個眾數。「自由」有很多種,你不能以一般說法剖析「自由」本身。自由一定是對於一些行動有自由去做,或沒有自由不准許你去做,指的是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及宗教自由,存在很多種不同「自由」。有種說法是,自由是一把鎖匙,當你擁有這把鎖匙,便可以打開這道門,打開很多道門。

豬文︰正如你剛才說到,自由是一個集合,本身沒有一種特定,永遠只有一個個不同領域的自由,所以它是一把鎖匙,甚至正確來說是一串鎖匙,可以打開不同的門。例如宗教自由就是打開一道宗教的門,走進去信仰自己認為正確的宗教。

阿鳳︰我覺得自由甚至比起許多其他價值,似乎有較高地位或較根本。例如金錢,我們均認同它的價值,它的價值在於可以買多一點自由。擁有多一些金錢,便可做到更多事情,即是獲取更多自由。為何我們常說到自由有很正面的評價,或從這一方面可以知道。

豬文︰有些作家會區分兩種自由,最經典的區分是negative freedom(負面自由)和positive freedom(正面自由)。其中一個最基本的想法是沒有人阻止你,例如香港的宗教自由是沒有人強逼或不准許我信奉某個宗教,這是negative(負面)的,是我free from(擺脫)一些事情,即免於某些障礙。但positive(正面)是free to(自由去做)一些事情,即積極地、正面地建立或做一些事情。政治上最集中說free from(擺脫)一些事情,例如這場運動我們經常強調免於恐懼的自由,就是free from fear(擺脫恐懼),這是一種negative freedom(負面自由)。民主與自由關係很密切,很多人認為沒有民主便沒有自由。所以香港很奇怪,竟有人說香港雖然沒有民主但有自由,這些說法對我而言是很奇怪。

阿泉︰我們剛說到自由好像一條鎖匙,好像是我們擁有的東西,但其實不止如此,在我理解更是作為一個人,我們是怎樣的個體。特別是在啟蒙時期後,我們認為人是生而自由、生而平等,雖然我們困在許多枷鎖之中,但我們都是自由的人。自由的重要在於這是我們的基本權利,一出生便應該擁有。當然不是無條件擁有任何自由,殺人也可,但一些基本自由我們應該擁有,才稱得上是一個人。

豬文︰我覺得民主制度的精神是尊重人生而自由的事實,因為政治永遠都是壓迫性,你一定要遵守,不遵守就懲罰你,這是政治的本質;而民主精神是會事先得到你的授權,我才可逼你做某些事情。

阿鳳︰有些人說可以沒有民主但有自由,我認為這句說話不是完全錯誤。香港不是民主社會,但你不能否認我們擁有很多不同類型的自由。但問題在於沒有民主下的自由是很limited(限制),很容易被拿走。正因如此,那些人才努力爭取。

豬文︰我認為民主制度與自由的關係至少可分開兩方面去討論,一方面是民主制度可以直接保障我的政治自由;第二點是政治自由可保障其他不同類型的自由。回顧這場運動,一開始六月的時候是沒有人呼喊真普選,它明明是免於恐懼的自由而已,是我們要做「自由X」而已,為何無端端轉為「我要真普選」、立即實行雙普選呢?這個訴求是運動中期才加入,我覺得香港人很聰明。

阿鳳︰自由和民主是分不開,兩位是親生兄弟。

阿泉︰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自由好像陽光和空氣一樣,很理所當然。當你享受自由的時候,就像你每天呼吸空氣一樣,不會覺得擁有自由是很珍貴。你何時才會發覺這些自由是很重要呢?就是當你缺氧的時候。試想一下,你每天都可以自由說話,忽然有一天說話是違法的,你才發覺當下享受的自由是原來如此重要。現時香港人很明顯感受到這種恐怖,擔心自己可能因為某些事情被挾回內地。

豬文︰我認為這跟人的心理結構本來就點關係,他拿走你的東西就會特別反抗,這跟五年前雨傘運動的迴響為何不同,是因為今次是拿走一些東西。本來條例是保障我們免於恐懼的自由,但現時你修例就是拿走這個(自由),我們特別反感,所以群情洶湧,有二百萬人(上街)。

主持資料:

阿鳳(鄭周鳳)︰中大哲學系碩士生

豬文(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好青年荼毒室成員)

阿泉(關灝泉)︰中大哲學系博士生(好青年荼毒室成員)

撰文:何逸蓓

攝影:林志謙、林金展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