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HI 2〡自由篇】衝擊定唔衝擊?探討選擇自由與存在主義
  • 2019-09-03    

 

不要看小一滴滴小雨水,不怕洪水猛襲的恐懼。哲學家沙特曾說︰「人是被命定自由。」其實選擇「命定」「送中」,還是自由抗爭如流水,一切均掌握在港人手裏。三位哲學碩士生阿鳳、豬文及阿泉將從哲學角度探討決擇自由的哲理。

阿鳳︰哲學家沙特有一句很著名的,就是「人是命定自由。」

豬文︰好像很自相矛盾,我們剛說到自由就是可以有選擇,可以free from(擺脫)及free to(自由)一些事,可做不同的事,但Condemn(迫使)即是注定的,你一定要這樣做,那豈非不自由?

阿泉︰我覺得可以分兩個層次討論。你的而且確可以選擇做A或者做B,這是你的自由,這個層面是自由的。但你不自由的層面在於,你不能揀不做這兩個選擇,你一定要在A和B之間做一個選擇。

阿鳳︰這句的意思是,人之所以是一個人,是因為你是自由的個體,作為人就一定要做選擇,不可能不做選擇。就好像無論你喝清水或是喝蘋果汁,抑或不喝,

都是在做一個選擇,所以在這層面上他就說人是被命定自由。

豬文︰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很多人認為自己身不由己,例如警察很多時說沒辦法︰「我打份工養妻活兒而已,你想我如何?上司指派我去做,難道我不遵循?」或者不一定說警察,可說公務員,他可能很支持這場運動,但要養妻活兒,沒辦法。沙特好像說死我們一定要做選擇,這好像跟我們自己主觀地或一般人溝通的經驗有點不同。如果沙特說必須選擇,會否違反了這想法呢?

阿泉︰我們沒得選擇,其實這也是一個選擇。其一,你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你選擇了不選擇,你選擇了不做選擇,這樣聽起來好像很矛盾,但你思考深一層,你起碼有幾個選擇。其二,我們總是說沒得選擇,其實不是真的沒得選擇。你覺得這份工作的價值比起支持反修例運動更高,所以才說不會支持運動。這可再引延至一個名為Bad Faith(自欺)的概念,你想逃避責任而已。

阿鳳︰人跟一般死物最不同之處是,一般死物通常是我們說它是甚麼,它就是甚麼。但人有思考這種能力,無論你做甚麼,也是在思考。

阿泉︰就好像那枝觀星筆一樣,如果你當作它是武器,它就是武器了。

豬文︰但很可惜的是很多人正如剛才阿泉說到,就是有自欺的問題,把自己不看待為人,視作為物件。我好像沒選擇過,其實是選擇了。或者用反修例運動的例子,「我要養妻活兒可怎樣」,其實那些都是藉口。你就是選擇了經濟生活、家庭生活,或者現時擁有的物質生活,認為這比起放棄一切追求公義更加重要,或價值比公義更加高。

阿泉︰沙特一個很經典的例子是,他有一位學生向他請教,那時正在打二戰,他家裏只剩下母親,哥哥則打仗時去世,他很想陪伴母親盡孝,但同一時間又想為國家效力,他面對一個困難是︰我到底如何選擇呢?這一點上你可看到他的重擔,你選擇甚麼也是死路。其實我們有很多參與這場運動的朋友,都有這種壓力,

就是面對決擇時︰大哥,我衝不衝擊好呢?衝擊就監禁十年;不衝擊則我們這場運動(很可能)輸的了。

豬文︰平日我們做選擇可能比較容易,A餐廳還是B餐廳,那麼就吃完A再吃B,試完了下一次便知道以後選擇A好了。但是從軍還是陪母親,你不能試下先從軍,You only live once(你只能活一次)。存在主義哲學家和政治哲學家對於自由的看法均是很正面,但沙特引延出來的是一個重擔,(決擇)是很累的,甚至會壓到你想嘔。你必須負起的重擔,生而為人。

阿泉︰我想這些所謂的存在經驗,可能跟我們今次參與這場運動很大關係。

主持資料:

阿鳳(鄭周鳳)︰中大哲學系碩士生

豬文(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好青年荼毒室成員)

阿泉(關灝泉)︰中大哲學系博士生(好青年荼毒室成員)

撰文:何逸蓓

攝影:林志謙、林金展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