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泰之亂】篤灰歪風蔓延 白色恐怖伸向專業 譚文豪:嚇不怕中產
  • 2019-09-02    

 


在香港紥根七十年國泰航空,捲入「反送中」政治風暴,原本在國泰任職機師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早前為免公司再受壓,決定離去。

然而,犧牲自己並不意味風波戛然而止,反而更惡劣的「篤灰文化」隨之而來,多名前員工因發表政治意見等原因被解僱。眼看一手培育自己的國泰航空變質、淪落,譚文豪傷心痛心之餘,也擔心「白色恐怖」魔爪,會伸向其他專業界別。但他相信香港的中產、專業人士,既已投入反送中運動,就不會回頭,並會以不同的方式,繼續走這條抗爭路。

國泰在短時間內,經歷劇烈改變,事前難以想像,譚文豪回想直至自己選擇離開當天,從來無人接觸他商討去留,或加以勸退:「你見到公司受這麼大壓力,其實不需多談都會知道。」

「其實在三個月前,已經沒可能有人估到變成這樣子。」

譚文豪談道國泰之變,源於八月中旬發出連串通告,回應中國民航局指令、限制員工表達政見等等,當時公司內部不少聲音都認為新措施離譜:「怎會想過公司教員工如何思考,或者平日下班後要做甚麼?」

在中國政府介入下,國泰素來「政治中立」、「勇於發聲」的企業文化一下子變質:「中國政府不容許一間國際企業不靠邊站,今時今日,『中立』已經不是一個選項。」

國泰公司文化改變,淪落成「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告發歪風:「在過去兩三星期,這間公司已經完全變成另一間公司,令我最傷心者竟有一批人,樂此不疲地不斷篤背脊。」

「是否出於政見,不單可出賣同事,更出賣公司?為何政見可以無限擴大,篤背脊的人究竟在想甚麼?」

譚文豪相信在這股「篤灰」惡劣風氣下,國泰員工即使參加已獲「不反對通知書」的合法遊行集會,也隨時成為被告發的口實,人人自危。譚文豪批評這些「篤灰者」等不單令其他同事失去生計,更令公司負面消息沒完沒了,害人害己。

「其實這些人不單想害死同事,更想害死公司。」

過去香港中產、專業人士大多為生活營營役役,少有主動參與政治,甚至走上街頭,航空業卻是不甘沉默的「異數」:在勇於發聲的企業文化薰陶下,機師、機艙服務員過去固然是罷工爭取權益的「常客」,自六一二以後亦有積極表態,主動發起過罷工、亦有參與「和你塞」自發抗爭。

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其他中產、專業界別人士也站出來,以展示證件、捐物資、捐款、參與「和理非」遊行等方式,支持年輕人抗爭。作為「中產專業」一員的譚文豪,深深感受到中產已不再沉默,全面投入逆權運動:

「其實草木皆兵,全香港所有人都落水。」

事實上,不論香港還是任何地區,高學歷、納稅多的中產階層,都是社會穩定的關鍵。譚文豪相信政府若要「維穩」,向中產開刀,令他們噤聲,或許是可行選擇。

「航空業界好多都係中產人士,無論機師或者空中服務員,但你想像一下政府下一步會點樣做呢?」

在「白色恐怖」陰霾下,譚文豪相信中產不會被嚇怕、不再參與抗爭。反之,他們會轉用其他方式,繼續支持這場運動:「你不可以阻止他們,只不過他們會做得比較小心。」

「其實香港人都很聰明,過往會看見很多示威者,他們想出來的方法或者行動,其實全部都好創新。正如這批中產,我絕對有信心。」

「反送中」抗爭中有不少行動擺脫傳統框框,例如在「六一二」衝突後,連日有市民自發在政府總部周圍集體唱聖詩;有網民發起眾籌,在全球多份主要報章登廣告;甚至「勇武派」連日野貓式行動,游走多區抗議,都是過往抗爭中少見行動手法。

繼航空業陷入「白色恐怖」後,譚文豪擔心其他專業界別、跨國企業等,也將不能獨善其身。「為何很多跨國企業選擇香港,而不選擇大陸呢?就是不想跟隨大陸的一套機制、人治。」

當中,譚文豪相信會計界或成下一個被針對「目標」:「可能會話,有這麼多國企在香港上市,如果你的會計師樓當中,有發表一些所謂危害國家安全言論的員工,就會對國企很危險,可以用這個藉口對付。」

除此以外,法律界也有可能被針對:「本來有一位即將掛牌的律師,律政司走出來企圖阻撓。」

國泰未審先炒事件接二連三,有網民不齒國泰大搞「白色恐怖」,聲言要杯葛云云。在國泰任職十八年的譚文豪,對一手培育自己的老東家面對處境,是體諒多於責難,相信其連日所為,是無可奈何的自保手法:「基本上超過一半航班可能都要進入中國空域,你可以怎樣做?」

即使國泰或可選擇將航班繞道,避開中國領空,但此舉只會加重營運成本,長遠並不可行:「如果中國不批准飛越的話,我相信有一半航班都不需要飛,這是現實。」

譚文豪強調,他認為國泰連日行動並非主動「獻媚」、「投誠」,問題在於中國政府以無限伸延、上綱上線方式打壓。

「你見到它其實也是一個受害者,為何要打擊一個受害者呢?」

至於應否響應「杯葛」,譚文豪稱自己已鋪陳所見理據,行動與否還待市民自行判斷:「我相信都要有合理分析,剛才所提出的分析,並非叫人應該或者不應該做甚麼。」

民航機師雖稱得上是高薪、專業工作,但本港民航業以國泰及港航兩大航空公司主導,兩者大陸航線皆佔相當比重,因涉及「反送中」風波而離職國泰機師,計及譚文豪至少有五人,他們即使不打東家、也難望在西家重操故業。

「因為始終香港幾間航空公司,航機起飛後多數都會進入大陸空域,所以如果中國大陸這樣子封殺,他們未必能再於香港工作。」

譚文豪續說到,這些離職機師若要繼續事業,不排除要轉投東南亞、澳洲,甚至歐美航空公司,相信歐美等地飛機師執照轉換考核,對本地機師難度不大,但轉工的代價,是他們將要長期離港:「問題是你想不想離鄉別井,說到底香港是我們的家,為何弄得人家要離開香港呢?」

不過,在風波中離職的空中服務員,則未必有同樣機會:「若轉職至外國航空公司,首先要視乎他們是否獲得當地居留權、工作簽證等,外國公司未必容許非本地人工作,與機師稍有不同。」故譚文豪相信離職空中服務員,將很大可能要轉行,從事其他服務行業。

採訪:忻肇康

攝錄:林金展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