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爭中的暑假】暑期逆權課外活動 前線大學生︰學到自由的可貴
  • 2019-09-02    

 


7月1日,是暑期的開始。那天,在立法會,年輕的學生以年輕躁動,顛覆了成年人的想像。自此,2019年的暑假,注定不簡單。香港的年輕一代,亦注定不平凡。

然而,進步與醒覺,在荒謬的政權之下,需要付出代價。暑期的青春,理應是揮灑血汗,而這句成語,理應只是一個比喻。

8月31日,是暑期的最後一日。學生仍未退去。亦不能退去。他們沒有選擇。

今天,亦不例外。

即將升上大學二年級的馮同學,整個暑假都在催淚煙中渡過。「6月12日開始,每次都會上前線。原本都沒有想過要上這麼前......暑假本來都是打算輕鬆一下,沒有想過(暑假)會這樣。」然而,他與他的手足都清楚,再退一步,即無死所。「在6月9日之前,沒有人會想到,原來港人治港是一件距離我們這麼遠的事。」

開學在即,有學生組織呼籲罷課。他們有一句口號,叫罷課不罷學。的確,在抗爭這場課外活動當中,學生不斷學習。例如,如何製作防具。豬嘴的種類。在彈雨中設置掩體。澆滅催淚彈。甚至可能是製作燃燒彈。當然,還有抽象的思想,與價值。「就是學到自由的可貴。」

偶爾,會覺得很不公平。冒進的,大多是年輕人。承受後果的,亦大多是年輕人。明明,是上一代不作為的責任,結果卻是遺害下一代。迫令下一代冒死爭取。然而,馮同學卻另有想法:「我反而覺得,其實學生最應該走上前線。以前的學運,馬克斯、毛澤東,都是學生走上前線。學生不同於成年人,成年人可能有負擔,要供樓。沒有工作就完了,但學生反而是最多時間走出來。我不覺得是一種犧牲,都是為了自己而努力。」

2019年的暑假,在警察複製721的襲擊事件中告終。即使馮同學他們甘願走上前線,即使年青一的天真爛漫寬恕了上一代的罪,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安然入睡。「我相信,下年的暑假,不會和今年一樣。」馮同學樂觀的原因,來自寄望美國的介入。不是本地的大人,而是外國成年人的幫助。還記得,紀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中,有一個女兒跟爸爸說,不要出去,待我長大後,我會打倒他們(政權及其爪牙)的。父親回答:於此刻,若我們不擊敗他們,將來就無人能做到。

香港的成年人,不要說對不起。不要以態度來贖罪。不要以空口白話、Facebook分享和讚好來滿足自己的道德高地。

站出來,與你們的下一代,以實際行動,取回他們應有的暑假,與未來。

採訪:梁越

攝影:攝影組﹑時事組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