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究源頭】師妹跪地求特首回應訴求 卓韻芝怒轟林鄭:請省點你的垃圾母愛
  • 2019-09-03    

 

歷時近3個月的逆權運動,警方濫暴情況愈趨失控,8‧31當日,警方於港鐵車廂內,無差別攻擊市民,之後更封鎖車站,禁止救護人員進入,警方處理手法變本加厲。

卓韻芝日前在社交平台撰寫長文,以《開罪人也必須說的話》為題,不但鬧爆警察,指香港警隊「已經徹底踐踏「執法」二字,完全漠視執法底線,但同時認為「重點、源頭、風眼,並非警察,警隊作風只是政府回應市民的一種體現,有人用腳踢你,重點並非那條腿,而是那位提腿者」,應將矛頭指回特首林鄭月娥。

日前,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有學生在學校門口下跪,要求林鄭月娥回應民間訴求,卓韻芝指,她與林鄭同是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學生,「怎麼師妹們跪在地上控訴你呢?一副怎樣的心腸,才會精心細意挑戰小孩來欺負?」更指林鄭以按死他們、摧毀前途及製造陰影,「林鄭,你不是我們阿媽,別認親認戚,你由始至終都只是一位公僕。」並強烈譴責林鄭:「你認為我們是屬於你的。請省點你的垃圾母愛、污水眼淚。」



全文

【開罪人也必須說的話】

快三個月了,時間過得很慢。如爬行。夢魘連場的日子特別難過。凝視別人的血肉,目擊小孩絕望的叫嚷,我身上明明沒有損傷,怎麼覺得剝床及膚?



林鄭,你讀St. Francis是不是?我亦然。師姐,你幹出什麼事了?你那麼愛重提自己讀書考第一,怎麼師妹們跪在地上控訴你呢?一副怎樣的心腸,才會精心細意挑戰小孩來欺負?殘待滿身傷痕的,啃吃跑得不夠快的。你欺侮小孩,貪小孩眼神不夠凶,財政有欠獨立,維基頁不及你的長,可別忘記,我們這種有點年紀事業功績的人,亦同樣憎恨你;師姐,你真的如此深愛地獄嗎?你說「外出非常困難,有一大群身穿黑衣、戴上黑色口罩的年輕人在等我」?師姐你放心,我都在等你,我可不是年輕人了。



你的政府正在向市民示範什麼?三個月了,有否跟抗爭者交談過一句?就算覺得小孩很「壞」,也不該以一手按死他們、摧毀前途、製造生命陰影來對待;為何不竭地培育對政權充滿惶恐和仇意的一整代人呢?為何逼令小孩面對死亡也不肯收手?林鄭,你不是我們阿媽,別認親認戚,你由始至終都只是一位公僕;樓下食環那位阿嬸忽然說自己是我媽媽,我會震驚。你由一開始的問題就是這:你認為我們是屬於你的。請省點你的垃圾母愛、污水眼淚。你有選擇,你當然有,就由嘴臉開始,讀稿也可以友善一點的。我沒有更多話對你說。結。



無論招惹多少攻擊還得說,香港警隊已經徹底踐踏「執法」二字,完全漠視執法底線——底線是謂絕不能移動的一條界線,譬喻說,無差別虐打,譬喻說,阻止救援工作。任你認為誰是暴徒,傷亡救援是•絕對•不可以阻止的,這點毋須爭論,絲毫沒有爭論餘地。說「暴徒抵打」的人,等於全然否定法律,等同贊成未經審判就地私刑,等於支持肉體懲罰。在香港犯案,需要經過審判的,而非將疑犯即場毆打,及後加以折磨。那些老是將「暴力畫面」等同為「訴求」的人,貶低民眾聲音的人,你們記住,和平上街人士二百萬。二百萬。二百萬。別再將訴求全扯到街頭畫面上去,別將一種「訴求方式」等同為「訴求」本身。別扯開話題。



別再說「暴徒抵打」,尤其別在子女面前說。至今已經有太多家庭被運動撕裂,請父母們克制情緒(有次被反駁說「咁黃絲都不是很克制囉」,可惜現在非兩個普通人打架,而是一方警察一方市民。警察呀。)所謂克制,是無論對手與情緒如何,依然保持冷靜理性,而非「力證對方錯處•以便加以反駁」——這是「克制」的恰恰相反。子女們有時收收口,對方反對你都逼不來,然而重點是當家長的,就算不認同子女,但願你們克制,保持當父母的風範,話到口中留幾分,子女們知道的,會牢記的。



最後,同道人,以下這話可能令你感到憤慨,容許我說:重點、源頭、風眼,並非警察,警隊作風只是政府回應市民的一種體現,有人用腳踢你,重點並非那條腿,而是那位提腿者。無論那些片段多教人震顫,別讓憤怒或絕望淹沒自己,請維持基本正常生活,吃飯、如廁、睡覺、見見朋友擁抱一個、間中離開手機,萬事健康由心起,情緒傷害無形,但有害,對自己給予合理的仁慈,保持健康,我們一起追究下去。大家保重。保重。• •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