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罷課】捍衛香港未來 家長與子女同行:在上人生的一課!
  • 2019-09-04    

 


新開年開始,莘莘學子的願望不再是「學業進步」,而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在開學日,來自超過230間中學,超過4000名中學生參與中學生罷課集會。一張張稚嫩的臉孔,戴上口罩和頭盔,齊聲高呼「沒有未來,何必上課?」相信過去的暑假,他們縱沒有盡情玩樂、享受假期,卻上了人生重要的一節公民課。

罷課的學生中,有不少應屆的DSE考生。就讀新界區中學,升讀中六的吳同學,開學日回到學校參加完早會就來到愛丁堡廣場。「做一個成功的學生之前,應該要先做一個有良知的人。」她認為,「學業是重要的,都會盡力去平衡兩方面。但就算我讀得好書、讀到大學,出到來如果都會因為我說了一句政府不好的說話而被打壓,這樣是沒有意義的。」

最後,當記者問到吳同學有什麼想和香港說,她鍾意香港嗎?她不禁留下了眼淚,「我好鍾意香港!對這個社會是有歸屬感,是因為鍾意這個地方想守衛她的價值,今天才會企在這裡⋯⋯希望香港人加油!」

就讀南區中學,升讀中六的李同學,看著721、831的恐佈襲擊發生,有感而發:「大家不可以再埋沒自己的良知,告訴自己香港還是安全、正常的社會。我們要盡量做點事,我覺得我們有責任去出來發聲。」

就讀聖保羅書院,升讀中六的陳同學不擔心罷課影響學業,「當然DSE固然重要,但我覺得有些更重要的議題,關乎我們的前途。有時候兼顧學業之餘,也要為我們的家香港去發聲。」

出席罷課集會的,多是身穿校服的中學生,難得看到家長與子女一同參與參會。一名家長摟著兒子的肩,為他撐著傘,兒子有自閉問題,今年升讀中三。

作為父親,怎樣看罷課呢?「今天來罷課是否真的損失了一些上課的時間?我覺得不是,其實是上人生的一課。」

無懼風雨交加,兩父子還是決定親身參與集會,「我是支持民主的,我亦一直教我的兒子什麼是民主。所有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我也有解釋給他聽,或是陪著他一起看新聞。我是希望他了解事件,而不是盲目因為爸爸這樣做他就照跟著這樣做,這和洗腦沒分別。他也知道現在警方和政府的做法是非常不人道和無良,常說『法治、法治』,其實口講一套,但真正是沒做到。」他說,他問過兒子的意願,初中的兒子也想聲援其他罷課的學生,所以和爸爸一起參加。

「我把小孩帶來這世上,陪伴同行這是一個我很基本的責任。」當社會變得歪曲悖謬,父母的角色更見重要。「最初他是難接受的,他一向被灌輸的知識是警察是保護市民、是維持治安的,但現在反而是警察自己去知法犯法,去濫捕或施用一些過度的暴力,比如打爆人的頭或是打斷人的腳,聽到很多很恐佈的新聞報道,令他其實會有些不安。」

作為一名中產,這個爸爸支持年青人發聲,「其實有些人會話,出來遊行遊完就走,政府不理睬你,有什麼用?但我覺得政府就是想你,最好連遊行也不要出來,最好連叫一聲也不要叫,她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他亦聽過身邊的朋友因反修例運動把子女趕出家門,「就算陪不到他們出來,也要多理解小孩的想法,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套在他身上,你這樣可能連子女都失去。」

同樣作為家長,育有分別升小四的女兒和升小二的兒子,這三個多月來,何太面對很多不會答的問題,「他有時會問我,『警察會否打我?』我答正常是不會的,我只可以這樣說正常是不會的。」她指,現時孩子見到警察時都會怯一怯,感到害怕,大叫「媽咪,有警察啊!」她續指,六月之前完全沒有移民這個想法,因香港已經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又方便又安全。「但六月十二日後,開始有移民的念頭,在想有什麼地方可以避難,避開警察。」

即使是小學生也知道社會上所發生的事,「有時遊行時,會聽到大家嗌的口號,他會問為何要這樣講。要人『還眼』?為什麼要『還眼』?我要解釋予他聽。」何太帶著兩名子女,很多時不能走上前線,但她仍心繫現場,「回到去看直播,真的很心痛,知道他們不是很大個,可能十幾二十歲。我見過初中的,甚至六年級走出來。」

眼見走出來的抗爭者越見年輕,她明白這是因為年青人看不到未來。「現在有的,有機會之後消失,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很多新聞或會像大陸被禁。想要繼續有這些自由,就要做自己做到的行出來爭取。」

撰文:文倩儀

攝影:時事組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