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肚戲】《ANNA》我們的處境 (李志宏)
  • 2019-09-05    

 


法籍電影製作人Luc Besson紅遍八、九十年代,由他執導、編劇的《墮落花》(La Femme Nikita),強調殺手人性一面的創作思路,影響深遠;後來荷李活的重拍版本慘不忍睹,而Nikita這個人物,梁琤、Maggie Q都演過。

我也喜歡《這個殺手不太冷》(Leon︰The Professional)和《麻辣黑幫》(The Family),寫出邊緣人掙扎求存的靈光。Luc Besson在2000年成立製片商EuropaCorp後,鮮有執導。

《ANNA》就是女主角的名字,該特務由俄羅斯名模演員Sasha Luss飾演,Luc Besson再次身兼編與導,時間點設定在1985年至1991年 ; 由崇尚自由的法國人說故事,理應有點看頭。

故事展現這位金髮美女像男人一樣無情、暴力。我們經過《墮落花》之後二十多個年頭的洗禮,對「燕子」的手段熟悉不過,它的情節拼湊來自一些更好的同類型電影。女人周旋於愛爾蘭人Cillian Murphy扮演的美國CIA、威爾斯人Luke Evans扮演的俄羅斯KGB之間,三角關係建基於謊言--側寫世界局勢,兩種意識形態的搏奕,在自由國度與威權主義下,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那個俄羅斯娃娃擺設的出現,一層一層的畫公仔畫出腸,「獨立」、「命運自主」的劇情走向並不難猜。

影片沒有《原子殺姬》(Atomic Blonde)、《紅雀特工》(Red Sparrow)冷冷的格調,畫面美輪美奐,或者是導演的期許,期許明天會更好。Charlize Theron和Jennifer Lawrence的價值在於輕描淡寫提升了影片的質感。Sasha Luss在《星際特工:千星之城》(Vale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以一個小角色出道,這次幾乎出現在每個場景中,很努力去演,很努力去打,很努力去說對白,盡力了,儘管天真脆弱,卻建構不出ANNA這個名字背後的意義;蛇蠍美人頻繁換裝詭計多端,未能令觀眾腎上腺素急升。天橋上的主角,留下一場淡然無味的時裝表演。

Luc Besson在《LUCY:超能煞姬》至少展現了想像力,站在安全區域的《Anna》,不是緊張刺激的特務諜戰片(當愛情片看好還好),它不乏味而是缺乏創意,你就是不能要求太多;那個《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的導演還會回來嗎?

最精彩的是戲份不多的Helen Mirren,飾演KGB一個部門的總管,總是一副家長高高在上的嘴臉。KGB與CIA視對方為可敬敵人,手段可以很高明也可以很低手。她首次與Sasha Luss見面一幕,真係手指都識做戲,秒速建立有血有肉有性格的人物特質。她無人無物的背景,警察又好黑社會又好,應該都很羨慕,做完壞事真正無後顧之憂,杯葛行動也不會算上子女頭上。

話說,圍繞本片的新聞(並非劇情內容)才算曲折吸引。電影由EuropaCorp和Summit Entertainment製作,負責發行的Lionsgate曾經拒絕宣傳,原因是演員Sand Van Roy指控Luc Besson於酒店強姦她,令映期無限期延遲。去年十一月,法國調查雜誌Mediapart報道,多位女性指控他性行為不端(Sexual Misconduct)。直至今年二月下旬當局因證據不足而駁回Sand Van Roy的指控,本片才得以重見天日。

李志宏

任職記者多年,文字冇價唯有寫更多字,愛煲劇刨戲紋身神秘學的國際米蘭躉 ; 本欄偶有劇透,唔好斬我。

+9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