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endgame】逆權抗爭漸向下坡 九十後OL不放棄:可以做就繼續做
  • 2019-09-05    

 

隨着新學年已經開始,學生多數要重返校園,且警方開始大舉搜捕社運人士、參與反送中抗議人士,使運動或會轉趨沉寂跡象。不過,亦有不少市民認為,抗爭並沒有完結。從風波衍生的警暴爭議,已成為市民眼中更關注的問題,超越修例本身。

現年二十多歲,從事文職的呂小姐,雖然不如其他「勇武派」,走上前線參與抗爭,甚或衝突,只以參加和平遊行、民間大型罷工,為整場罷工出一分微小的力量。即使未來的日子,抗爭或會持續,民間或會再三發起更長時間罷工,她稱自己仍會繼續響應:「可以做到多少,我們就做多少。」

「這是我們的自由,香港有這一項自由。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要繼續下去。」

然而,在連日抗爭期間,警權隨着其武力升級不斷膨脹,濫暴與濫捕指控頻頻出現,甚至日前民間罷工集會期間,有參加者發現身上無故沾有螢光粉末,被質疑警方阻嚇手段。

呂小姐稱,這都不能阻止她以至其他香港人參與抗爭運動:「因為現在儘管是合法集會,也可以說成非法集結,警方說甚麼就是甚麼。」

「不會因為這些白色恐怖,恐嚇一下就不再上街。」

至於從事醫療行業的顏小姐亦稱,只要五大訴求一天不兌現,運動一天仍會繼續落去,甚至抗爭已落在生活當中:「例如廣大市民如不罷工不罷課,可以選擇罷買、罷(外)食,響應其他的活動,其實抗爭有很多不同的方法。」

自稱過去有參加民陣和平遊行,但沒有刻意參加民間罷工的顏小姐同樣認為,即使政府近期日益打壓,但她認為港人不能因此被嚇怕,要繼續站出來發聲:「其實不能不上街,再不站出來,香港就完了,再不發聲,可能連發聲的機會也沒有。」

同樣地,現年五十多歲的周先生也認為,罷工本來就是港人權利之一,若往後抗爭行動升級至更長時間、次數更頻密的罷工,他仍會參加:「這是我們的權利,在合法的情況下做得到的一定會做,我個人會響應的。」

同樣不滿政府處理風波手法,以至警察濫暴的陳先生,更會鼓勵更多身邊的朋友,響應往後的抗爭:「因為在我的角度,沒辦法容忍他這樣子繼續下去。」

採訪:忻肇康

攝錄:林志謙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