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武師奶上前線】做滅火隊用水淋熄催淚彈 80後媽媽:我要捍衛年青人嘅將來
  • 2019-09-06    

 

「就係因為我有兩個囡,我更加要出嚟!」在一眾90後00後的前線中,一身Full Gear和Black Bloc打扮的阿Y(化名),是罕見已為人母的80後,説話相對沉穩,對答時總會停一停、諗一諗,但依然不減熱血方剛的氣息,是活生生「青春不限年齡」的例子。

阿Y有兩名分別讀幼稚園和小學的女兒,她小時候亦一家移民到外國,這類有包袱有後路的人,通常最多也只是和理非,但她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衝衝子」,由6月參與運動,7月起漸行漸前,放催淚彈時,所有人都往後退雞飛狗走,她卻逆流而上,成為前線滅火隊的成員。

除了身邊最信任的死黨,完全沒有其他人知道她前線的身份,「點解要隱瞞,唔想佢哋擔心,因為我唔想做一樣嘢時,聽到好多反對聲音叫我唔好去做,同埋呢個係我自己嘅決定,我唔需要你認同我。」

走上前線,被控暴動罪的話,隨時面臨監禁十年,兩名女兒怎麼辦?「就算今次被拉,對小朋友嚟講,我唔係一個暴徒,亦都要話俾佢哋聽,咩係啱,咩係錯,媽咪出嚟係捍衛佢哋嘅將來,而唔係去搞事端,媽咪出嚟,唔知幫唔幫到,真係出嚟幫人,而唔係搞事端。」阿Y説是為了孩子而出來,正正她自己已有下一代,不希望下一代將來失去言論自由。

可能隨時被捕和殘廢,問她有什麼想跟兩個女兒說,她卻答:「同佢兩個講,有啲嘢啱你就要去做,你都要堅持良知。」 大概她自己就是一個榜樣,「我想對住兩個囡,然後可以話俾佢哋聽,當日媽咪有行過出去,我哋有做過嘢。」

跟阿Y聊天起碼有兩三次,聽到由她嘴巴説出「我會想守護呢一班後生,下一代」也不下兩三次,她説起由當初和理非演變成衝衝子,正正因為有90後親戚上到最前線,留下遺書給她,她看着這批比她年輕的臉孔,押上一切,包括生命,只想為下一代奮鬥時,她自己更不能置身於度外。

「點解我哋上咗岸,我哋要咁自私呢?我覺得我自己唔可以就咁坐喺度,都係咁㗎啦,唔想步新疆後塵,唔知可以做啲乜嘢,但我知唔做一定會輸!」阿Y確實同齡層不同,連她自己也坦言是小眾,當同年朋友間也只在Facebook和Instagram出帖文時,身為前線的她也不禁感到寂寞。

走上前線成為滅火隊,身上的Gear越來越多,但同路人令她越來越勇敢,「喺前線時真係會心力交瘁,會好攰,橙旗啊,上咗子彈啊,去到前線,黑旗藍旗其實好正常,根本預咗佢哋會出,我哋要確保每個位置都有滅火人員,我哋就可以整熄佢。」她說這樣做就是擔心在中場甚至普通遊行人士受傷,至於自己會否受傷,她和同伴也沒有想太多。

每次抗爭也是週末時間,陪伴女兒和抗爭之間,會如何取捨?阿Y停頓了5秒後才回答:「之後會有好多時間可以陪到佢哋。」記者不識趣地再問,你會將保護香港或抗爭,擺喺所有嘢之上?她這次毫不猶疑地答:「盡量都會做到咁。」

阿Y 説其實每一次出上到前線抗爭,也覺得危險、害怕、擔心,但多次強調對比現在所有受傷的人,自己做的事很卑微,「其實呢啲嘢對我嚟講,唔係唔驚,而係無退路」,「我哋行咗咁遠,如果呢一刻放棄嘅話,之前做嘅嘢,或者之前所有人嘅犧牲,係無用。」

記者:梁佩珊

攝影:胡智堅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