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忘記.不原諒】濫權濫捕執行私刑勾結黑幫 年輕一代:我呢世都唔會原諒警察
  • 2019-09-08    

 

「黑警死全家」

「香港警察,吞槍自殺」

「黑警,還眼」

9月4日,林鄭月娥以電視講話方式宣佈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心不甘,情不願地「滿足」持續近三個月的反修例運動中,示威者時刻耳提面命的五大訴求之一。林鄭表明政府無意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堅持調查警察的行為需交由監警會的「自己人」進行。當晚是個微風輕拂的夏末涼夜,數以百計滿腔怒憤的市民集結於門高狗大的旺角警署外,聲討香港警察的口號之聲徹夜不息。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對於兩個多月來見盡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異見的香港人而言,「愛國」不過是盛滿民族主義流毒的迷幻藥,「仇警」卻是切切實實,有血有肉的感受。從612暴力鎮壓和平示威起、到721元朗恐襲事件中與黑勢力勾結共謀、到8月11日在尖沙咀射爆少女右眼,於太古站對示威者行刑式近距離開槍,再到831深夜有傳於太子站內活活打死人⋯⋯兩個多月以來,警察濫暴濫權之例可謂罄竹難書。

這個漫天硝煙與血腥之氣的夏天逐漸遠去,曾經穩定繁榮,堪稱自由世界燈塔的香港,卻在幢幢黑影與催淚煙籠罩下,進入了「警治時代」。昔日網民對休班警盜竊童裝、偷拍裙底,甚至強姦女網友的訕笑,在不過兩個多月間,已演化成對警隊充滿恨意,淌著同路人血淚的口號。

從事美容業的沈小姐(26歲)曾經在8月10日下班時,目睹一名只是路過的白衣女士,在尖沙咀街頭被防暴警無故以身軀壓在地上拘捕。最讓她難以理解的,是警察隨意傷害市民而毫不內疚:「我不明白為甚麼他們對普通香港人都可以下得了手,他們甚至只是普通市民,只是放工逛街吃飯經過,你依然要抓要打。」

有人認為云云「黑警」當中,定必存在良知尚存,卻礙於群眾壓力,難以發聲的「白警」。沈小姐相信這個論調:「我有一位朋友是『白警』,但他平日只能在他們的群組當中呼籲他的同袍冷靜。以他的能力,真的改變不了甚麼。」然而,「黑警」的暴行,對她來說,依然無法原諒:「就算他們付出多大的代價,上國際法庭也好,這是他們應得的懲罰。是否原諒他們是香港人自己的選擇,但我一定不會原諒。」

大學生Alexandra(化名,21歲)一身黑衣,訪問時戴著的漁夫帽拉得低低的。對警隊這種半軍事組織的運作原理,她看得透徹:「他們不過是政權底下的維穩工具,帶著在學堂洗過的腦,將他們所學的施加在我們身上。學堂的教育方式是去個人化,他們已經失去個人意識。」

「一切都是奉命行事,我不過是服從命令」,是不少以團隊之名犯罪者為自己辯解的理由,彷彿只要穿上制服,抹去個人,就可為所欲為。然而,這看似有理有據的理由,沒有讓納粹軍官艾希曼(Adolf Eichmann)逃過在耶路撒冷審裁中被判處死刑的命運。因為拋棄個人的獨立意志和道德約束,服膺於統一的體系,行邪惡之事,個人依舊罪有應得。平庸面向的邪惡,同樣是邪惡:「即使他們是被迫的,他們的行為也無法原諒。」少女吸一口氣,淡然說道:「我發過誓,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香港警察。」

云云受訪者當中,任職文員的Tiffany(化名,26歲)是態度最堅決的一個。多次目睹警察濫捕,毫無預警下使用過份武力鎮壓示威的她,最反感的是警察肆無忌憚的偏私與執行私刑:「示威者可能做了一些犯法的行為,你執法絕對無問題。我們不是要你不執法,但麻煩你一視同仁,看到黑社會時不要掉頭離開。執法公正是社會對警察的基本要求,即使你抓到一個殺人犯,你也沒有資格執行私刑。」

港人經常取笑中國公安行事粗暴,不依法規,豈料香港警察有天會被同化,甚至「青出於藍」,比邪惡更無道:「有些網友說他們過關去中國,公安看到他們的電話中有跟反送中相關的東西,就把他們抓去拘留所。很諷刺地,他們都說即使是中國公安都沒有打他們。」

在最早見於公元前18世紀的《漢摩拉比法典》中,「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明文規定的律法,是伸張公義最簡單和直接的手段。誰料踏進二十一世紀,以法治為傲的香港,這種伸張公義的方式,居然成為示威者卑微的願望:「我跟我身邊的朋友,還有網上很多民意都不再是要求警隊解散,要徹查。我想你們一命填一命。」

9月1日晚在大圍港鐵站外,因高呼一句「黑警暴打市民可恥」而被捕,甚至被壓在地上,以至肋骨骨折的李世鴻是沙田區民主派區議員。擁有豐富社運經驗的他最記得,過去有一次突襲禮賓府表達意見,與警察正面衝突的時候,有警員在他快要跌倒時保護他的頭部,避免他倒地受傷。可是,如今的香港警察早已今非昔比:「應該是佔中之前那段時間開始,前線警員對示威者的態度或行為有明顯轉變。在這次的反送中運動中,在黃大仙也好,深水埗也好,真的有很多人因為對警察一些不合理的做法看不過眼而站出來發聲。但一發聲,警察就會用暴力鎮壓他們。」

李世鴻認為,警察態度的轉變,始於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及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行事方式:「曾偉雄上任之後,他很包庇警員一些錯誤的行為,不論是黑影論、延伸的手臂,還是親身對警員說『你哋無做錯到』,都使警隊文化出現很大改變,暴力的情況是越來越嚴重。最讓我生氣的是831那一晚,在地鐵車廂內,他們連小孩和傷健人士也不放過。是他們工作上累積了很多怨憤,還是上級要他們『交人』,使他們失去人性?我不知道。」

煽動社會矛盾與同族相鬥是北鄰的拿手好戲,亦是當今為政者最熱衷使用的伎倆。李世鴻認為,政治爭端引起的種種衝突,最終還是需要在政治層面解決,但在此之前,要以現行機制限制及追究警察行為,根本無從入手:「其實最大的源頭是因為林鄭,是她把警察放在示威者面前。政治問題不是政治解決,使得衝突不斷加劇,而且是無止境的。警隊依然要站在這個位置,繼續為林鄭護航,他們自己也有責任。」

採訪:梁浩維

攝錄:胡智堅、王命源、蔡福生

反送中運動以來,警方濫暴不斷,造就年輕的仇警一代。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