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國會復會前瞻】過萬人集會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楊岳橋:話法案無用係自欺欺人
  • 2019-09-09    

 

反送中運動已持續近三個月,即使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仍未能遏止民憤。有市民更嘗試「勾結外國勢力」,於9月8日發起「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並遊行至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請願,希望美國盡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早前獲邀訪美交流的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此法案有較大機會通過,而且對香港極為重要。

楊岳橋認為,即使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美國國會仍然會堅持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實林鄭(宣佈)撤回的數小時後,美國的重量級政治人物,包括美國眾議院議長內佩洛西其實都說了......她沒有任何動搖,(令她)不會推動人權及民主法案。」除了隸屬民主黨的佩洛西,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亦對中共鎮壓香港人和平維權的情況表示擔憂,「當兩黨都有共識,當兩位,在眾議院和參議院都是多數黨的領袖人物都是這樣說時,通過的機會是高的。」楊岳橋同時警告,若林鄭月娥動用緊急法,「你其實是邀請別人加快、加辣,去處理這條人權與民主法案。」

關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楊岳橋解釋,此法案和19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是一種互補關係:「1992年的香港關係法,給予香港一個特殊的優待有別於一般中國城市......當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後,是容許美方有一個較嚴謹的標準,去審視香港的情況......這是第一種(用途)。」例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於今年重推的版本中,設下了2020年普選立法會的「時限」,並明確要求普選特首,「這會不會影響到在(美方)報告中,對香港的高度自治等等的評價,會否從而令到美國的行政機關,認為香港不再值得擁有一個特殊地位?這些都可能是牽一髮動全身。」

「第二(種用途)就是針對個人。」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相對上是不全則無(all or nothing)的法案,而今年重新推動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當中列明美方對涉及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設立懲罰機制,「如果美方認定某些人是損害香港的人權,是有可能對他施以護照簽證上有限制;或者將他在美國的資產,可能會涷結;甚至禁止美國的公司和他有生意往來亦有可能。」變相提供了工具,在完全不行動及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之間添加了彈性:「所謂攬炒,即香港失去特殊地位之前,先用人權與民主法案中,針對某些個人或者官員,如果可以用人權與民主法案裡的工具,你就不需要懲罰香港人。當然,如果美國發現,最後都是不對辦,取消香港的特殊關係,是會出現的。」

對於有說法認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美國干涉內政,楊岳橋表示,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當然要面向國際:「你不要以為這個特殊地位,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永久的,是必然的,別人不是欠了你的。國際這個兩個字,不是你自己摸摸鼻子說是就是,而是要別人認同你。但認同你的前提

(人權與民主法案)現在說給你聽了。」雖然,縱使《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獲得通過,與所謂「攬炒」仍有一段距離,但楊岳橋表示:「任何人如果輕視,特別是如果香港特區政府的人說(人權與民主法案)沒有甚麼所謂,這是自欺欺人。」

採訪:梁越

攝影:田俊、胡智堅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