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見不同致「家嘈屋閉」 背後有其正面意義 | 郭倩衡
  • 2019-09-10    

 


香港的教育,仍然是令到作為香港人所引以為傲的寶貴財產。也許當中最珍貴的,不在於公開考試中摘幾顆星星;而是教育當中對人性價值觀、善惡的分辨、對正義和真理的渴求。說穿了,是良知的教育。

對啊!教育可包括很多東西,有天文地理、中西史哲,當中亦應包括學「做人處事」、明辨是非、學禮貌、人際溝通等等。今天筆者想跟大家談談「價值教育」。不,我所指的不是金融或財經、買賣、甚至不是金錢買得到的價值。而是人性的價值、人的尊嚴、判斷是非、信仰...... 等等所建構的價值觀。

有很多家長刻意不同孩子說太多價值,因為似乎是很離地?教育孩子,不是最重要讓他們努力讀書,照顧好生活需要,才去談別的嗎?早在九十年代政府已推動道德教育與價值教育;在本地課程發展議會(2001, 2014)當中,也論及學校理應在認知、實踐和情感層面推動學生正面價值觀。

事實上,人性所需要和追求的,的確無分高低,有名如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或許都不應分次序,如果每個人都了解自己的價值觀,很大可能不需太多金錢物質,往往可直達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的層次。

奧地利心理學家 Viktor Frankl 經歷二戰時期,猶太人身份令他從安穩的醫生階級、變成納粹集中營囚犯,他的父母、兄弟及妻子相繼在不同地區的集中營裡過世。戰爭的確充斥著人性最醜惡的仇恨、虐待及每時每刻的死亡威脅。他同時觀察到,在最黑暗醜惡的困苦當中,人,仍然堅持、掙扎求存、渴慕美好、友愛、互助、甚至仍然相信希望,活出捨己為人的光輝。

Viktor Frankl是集中營的悻存者。重獲自由以後,他整理、出版自己在集中營內對於人的心理、人性意義的筆記,創立意義治療(Logotherapy)。他名言道「一個人的所有東西都可以被剝奪,除了一件以外:在任何情況下,人類最後的自由,即選擇如何活下去的態度。」(Everything can be taken from a man but one thing: the last of human freedoms - to choose one's attitude in any given set of circumstances, to choose one's own way.) 當我們教育下一代,除了科學理性知識外,難道不就是要培育他們成為心靈自由、能應付人生起伏的人?

例如當孩子說謊了,家長大都感到沮喪:「孩子學到了邪惡的人性了......」但筆者會提出另一觀點:孩子說謊,不外乎保護自己,避免自己接受懲罰,對嗎?接下來的,確是道德教育、品德教育,讓孩子找出合理的方法去保護自己,但這最根本的意向,是有可能美善地彰顯的。

家長們常說,才成為中學生了,便自把自為、無大無細!但青年的本質就是要從屢敗屢試中,追尋自己身份認同、人生方向。青年看似堅持、標奇立異「習慣」...... 那只是他們在尋覓人生意義的重要過程。

當家人各持己見、「面左左」的時候,更是我們學習與實踐「愛的意義」,家人的關係必須最後也是用愛維繫,用諒解去相待,不論什麼困難,撕裂...... 這是根本的價值,人性的渴望。

也許「價值教育」不是虛無的論述,而是協助我們能穩定情緒,靜下來深思自己的價值觀,才能撥開雲霧,漸漸找到「壞事情」背後的正面意義,這是教育和輔導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事。

參考資料:

Frankl, V. E. (1984).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An introduction to logotherap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弗蘭克(2012)。活出意義來: 從集中營說到存在主義。臺北:光啓文化。

課程發展議會(2001)。學會學習:課程發展路向。香港:政府印務局。

課程發展議會(2014)。基礎教育課程指引:聚焦、深化、持續(小一至小六)。香港:教育局。

基於筆者為輔導心理學家,必須依從行業操守規定之保密原則,本欄目所提出的具體案例已作一定程度的修改,當中沒有涉及任何個案的個人資料被提及或披露,特此聲明。

「衡心指數」作者:郭倩衡,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於大學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評估及教學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