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加有法案可即時制裁黑警官員 先列名單|李禾德
  • 2019-09-10    

 

美國國會今週復會,極有機會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但成為法律仍需一定時間程序,其實現時美國有一條法案可以即時制裁香港黑警、元朗襲擊市民的白衣人及中港官員,即使涉及參與暴力的公司,如港鐵,亦可制裁。香港人及人權組織要搜集證據,列出制裁人士及公司名單,提交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

這條法案名為「全球馬格尼茨基法」(The Global Magnitsky Act),源於一名俄羅斯會計師,因揭露一宗涉及多名俄羅斯高官的稅務欺詐案, 2009年被捕及遭受酷刑,亦被剝奪治療權利。美國國會2012年通過以他命名的法律,制裁參與事件違反人權的俄羅斯官員,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美國。

美國國會在2016年進一步擴大法案,不只針對俄羅斯,對世界任何地方人員及機構嚴重違反人權、施以酷刑或涉及重大貪腐,都可以實施簽證禁制和個別制裁。

法案不單針對官員,一些個人若參與或代理他人參與「法外殺人、酷刑或其他在國際上被認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都是被制裁範圍之內。香港人一定要將元朗白衣人恐襲資料及證據整理,以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是否有涉及其事,都應列入建議制裁名單中。

法案對涉及嚴重違反人權的機構的制裁範圍相當廣泛,凡是美國公司,或在美國設有分支的跨國公司,只要和被制裁對象進行交易,都可以視作違反有關法律。

以港鐵為例,元朗7.21機鐵打人事件,以及太子站車廂內暴打市民及延誤救治的行為,港鐵在事件中是否協助黑警行為?不交出天眼片段是否保護黑警?香港人先捜集證據,將港鐵列入建議制裁名單,其主席歐陽伯權或涉及事件的高層人員,都可以列入建議名單中,再提交美國官員。

如為香港警察提供催淚彈的美國公司NonLeathal Technologies ,在明知香港警察違反人權下開槍及肆意施放催淚彈及布袋彈等等,仍然向對方提供武器,也可將其列入名單中,使該公司不能與被制裁的個人或機構進行交易。

這條法案已用過,最為人所知的是沙地異見記者賈萬勒(Jamal Khashoggi)於2018年在沙特駐土耳其的領事館內被殺事件,17名涉及殺人案的人員,便是在該法案下受到制裁。另外,曾與特朗普之子會面的俄羅斯律師維塞爾尼斯卡婭(Natalia Veselnitskaya),其一名客戶亦受到該法案的制裁。

一向對人權並不關注的特朗普, 2017年4月20號曾經致函國會議員,亦確認其政府「支持這項重要立法」,並會「致力堅定徹底執法」,並於同年九月,正式授權財政部長實施經濟制裁,國務卿貝負責簽證禁令。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其中一名提案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亦明白立法需時,所以他於9月3日的聲明中,除了譴責警方嚴重違反人權的暴行外,還促請特朗普政府,引用「全球格尼茨基法」,即時制裁黑警及渉事的中港官員。

目前加拿大、英國、澳洲等國家,近三年來都制定了類似法案。香港人要整理中港官員及黑警名單,及時呈交予各國,以及適時更新。

香港黑警在示威鎮壓現場,很多時沒有委任證,亦沒有警員編號,全身由頭到尾包到冚,無法認出樣子,令市民對他們的暴行無法作出投訴,監警會亦難於工作(或者不願監察)。其實黑警同樣害怕的是,會受到國際制裁。

官媒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香港視點31曾說,香港警方非常克制,自示威以來「沒有死過一個人」。他的説話露了端倪,似乎北京下旨,只要不打死人(自殺除外),警察可以對市民(不單示威者)為所欲為,骨折、打到腦殘、性騷擾、插贜嫁禍、延遲提供治療⋯。若真有打死人,現時警察什麼都敢做,毀屍滅跡也可能,然後當作「失蹤人口」處理。所以香港人要「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互相照應。

備註:當《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在參眾兩院通過後,需要提交給總統特朗普簽署成為法律;若他否決,兩院可以重新表決,若有三份二議員通過,即使特朗普反對,法案亦生效;若果特朗普既不否決,也不簽署,法案在十日後,自動成為法律。

悠然自「德」|作者簡介

李禾德

資深政治記者,曾任職亞洲電視、香港電台、壹週刊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現長居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海邊小鎮,過著簡樸的鄉村生活。對新聞工作仍有團火的她,眼見中美貿易戰開炮,鋒煙四起,稿癮發作下再重拾筆杆,與壹週刊讀者隔岸相聚。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