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事告警隊】擬入稟追究七二一恐襲 林卓廷盼成先例:不易贏仍值得做
  • 2019-09-10    

 

元朗「七二一」恐襲發生至今將近一個半月,「警暴」連日變本加厲。當晚遇襲受傷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連同事件中六名受傷市民、議員助理,計劃入稟向警務處進行民事訴訟追究。

雖元朗恐襲事件中,已有疑兇被控涉嫌參與暴動,但林卓廷等人認為,警方在今次襲擊中,責無旁貸,今次入稟並不是要追討巨額賠償,而是藉訴訟還原真相,追究責任,並要求警方道歉。

林卓廷指事件在其他曾報警人士、目擊者等願意作證下,相信有足夠證據在法庭上支持指控,有合理的勝算:「在警方不履行職務的案件當中,這宗案可謂是 最離譜的。」

面對近日「警暴」愈趨嚴重,屢有市民遭警察暴力對待、無理拘捕,今次訴訟能否成為警暴受害人效法,追究責任的「先例」?林卓廷希望入稟確做得到如此效果。

「讓市民看見警方濫用武力,導致自己受傷,可以有一個索償的途徑。」

林卓廷承認與警隊對薄公堂,打羸官司並不容易,但仍值得為之。

「這不論對傷者還是香港市民,都是極具意義。我們希望這宗有重大公眾利益的案件勝訴,能夠使警方交代,承認責任。」

事實上,市民透過民事訴訟,成功追究警隊案例不多。根據今年四月律政司回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文件,在二〇一四年四月至一九年二月底,律政司代表警務處處理共五百四十二宗民事索償案,二百九十宗和解收場,只有三宗是政府敗訴,賠償金額總開支達一千一百九十萬元。

對於當局或會提出和解了事,林卓廷說現階段不會揣測訴訟結果,或一旦政府提出和解時是否接受。他表示這需視乎當時情況,屆時交由律師團隊研究及原訴人商議後再作決定。

就警方或要面對民事訴訟,律師廖成利向本刊記者解釋,今次民主黨準備入稟,或會以警務處處長涉及疏忽及管理責任,作為主要理據,從而要求對方交代涉事人員、行動部署等詳細資料。

他亦表示近年有不少人會循小額錢債審裁處入稟,作為追究政府部門、公共機構涉及疏忽等民事責任的手段:「他們多是為了討公道,賠償是次要。」

至於控告警方案件,較多以和解方式作結,廖成利指這在民事訴訟中都很常見,即使原告接受和解,一般不會影響其往後投訴警察等追究行動:「民事訴訟與刑事等其他行動是分開的。」

過去入稟法院民事控告警方的案件,多以和解作結,其中一宗較受注目案件,是油漆工人梁偉文指控警方在一四年底在旺角被警無理拘捕並受傷,他在入稟索償後,一七年六月接受當局和解,獲賠償十九萬八千元。

採訪:忻肇康

攝錄:胡智堅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