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間煉獄〡831創傷後遺】失眠惡夢連連 驚恐少女:決不再搭港鐵
  • 2019-09-11    

 

「8.31當晚,由港鐵旺角站到太子站,車程短短數分鐘,但我沒想到,竟會經歷近一小時的人間煉獄,如現實版恐懼鬥室,腦海不時浮現當時情景,很驚恐,發惡夢。」

任文職的陳小姐,事發時正乘港鐵回家,她在旺角站上車,列車駛到太子站突然停駛,車站緊急關閉,「當時情況一片混亂,有乘客大喊「前面有人打架」,月台上有一班人奔跑,呼叫「危險,大家快走」,差不多時間,大批防暴和速龍衝入車廂追捕示威者。」

陳小姐說,當時乘客都很慌亂,爭相衝出車廂,拼命狂跑,她因為不時到太子,所以比較熟悉該地鐵站,危急之際仍找到一條直達上大堂的電梯,安全上到地面大堂,但沿途不斷被防暴警察揮棍喝罵。

「當時我真的很害怕,怕被他們抓住來打,但我只是一個普通市民,穿一件普通鮮色上衣和裙子,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下意識我會這樣恐懼。」

乘客中不乏長者,但防暴一樣無差別喝罵,「他們的狀態是只要稍為推一下,他們就會倒在地上,有一名伯伯還挨在柱邊,呼吸困難,要其他乘客幫忙攙扶離開。」

好不容易逃離太子站,等到朋友護送她到目的地,在彌敦道行走時,又遇上防暴清場,吃催淚彈放題。

「其實這半個月,地鐵發生很多事,每次搭地鐵,我也提心吊擔,所以手袋放了幾支生理鹽水和消毒藥水,萬一在地鐵站這樣密封環境吃催淚彈,也可以用來應急,或者幫助其他有需要的老弱婦孺。」

本身患有濕疹,眼睛容易敏感乾澀的陳小姐,亦因太子站一帶再三發生衝突,警方常向在鬧市民居發射催淚彈,其濕疹問題不斷惡化,患處滲血水,「就算是白天,沒有警民衝突,我經過警署附近的街道,都會感到眼睛乾澀不適,該處空氣質素,可想而知。」

經過這一次可怕經歷,本來已不滿年年加價陳小姐不單掦言,以後不會再乘搭港鐵,更呼籲其他市民加入杯葛:「到這刻,香港水深火熱,地鐵不是選擇站在市民一邊,選擇站在極權政府一邊。」

「這是港鐵應得的懲罰。」

今次太子站警暴不單餘波未了,更在連日發酵下愈描愈黑。網上流傳消息聲稱,十名傷者當中只有七人送院,懷疑「失蹤」的三人被速龍小隊打死,並且毀屍滅跡。

雖然警方、醫管局皆否認有人在事件中死亡,但連日來繼續有市民在港鐵站出口擺放鮮花,又要求港鐵公開當晚閉路電視片段,還原事件真相。

市民聚集抗議引發太子、旺角一帶持續每晚爆發警民衝突。陳小姐亦懷疑「太子站打死人」之說,可能屬實:「我不想相信,但內心會覺得8.31太子站內有人被打死,警察在隱瞞事件。」

她希望更多當晚受傷或受警市民挺身而出,以法律行動或其他方式,逼使港鐵交出閉路電視片段。

因為這「人間煉獄」,留下不可磨滅創傷的市民,還有長期病患者Gary。他在油麻地站目睹大批防暴撞入站追捕示威者的暴力場面,嚇得頭暈倒地,即場由救護員急救。

雖然他沒有受傷,但事件已對他的心理造成打擊:「那一晚後,經常失眠,好不容易入睡,也會發惡夢,夢見列車有大屠殺。」

即使清醒,也不好過,「很容易緊張,有時更會手震,不敢看電視,也不敢外出,擔心人身安全。」

他擔心有創傷後遺症,但不敢看醫生,「像我們這種基層,只能到公立醫院求診,曾經在8.31油麻地站出現,我不知醫院會怎樣看我,會不會有警察找我,我對政府、醫管局、港鐵都已失去信心,尤其是警察,他們比納粹政權更恐怖。」

儘管特首林鄭月娥九月四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她拒絕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內的其餘四大民間訴求,跟很多市民一樣,陳小姐認為她的回應來得太遲。

「她令香港最醜陋的一面公諸於世,還奢想撤回一個送中條例,就能平息事件,沒有可能!」

撰文:任盈盈

攝影:阿晨、攝影組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