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為什麼暴政下有人主張拒交稅?(渾水)
  • 2019-09-12    

 

為什麼一場社會運動總要有宣言(manifesto)?因為那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流傳和宣揚,只有為運動注入理念,運動才能得以延續。而且,社會運動一定都是不合作運動,就算你佔領不破壞都會打擾到一般市民,宣言就是用來區分暴徒和有理念的行動者之別。這些都是人文知識的101,身邊朋友慣了行動前要朗讀宣言,就是這個原因。

不合作運動其中一環是佔領稅局。當市民見到警察的武備是來自自己交的稅,警察人工也是,甚至林鄭一班庸官的人工都是時,自然心生不滿。

以前古代曾經流行過包稅制,例如十六、十七世紀的英國,早在宋朝就存在一種攬納也稱買撲的制度。簡單來講即是間接徵稅,不是由政府直接徵收,而是由政府找貴族、地方勢力、商人大戶和傳教士之類的特權階級徵收,再把稅給政權,具體操作有異,但概念大體是這樣的。

不論你是哪一派政治哲學或是經濟學的人,大致上主流都同意一個觀點,交稅給政權是變相認同政權的合法性存在。英國哲學家有自然狀態推導社會契約的傳統想法,各派不同。霍布斯的自然狀態是人民互相侵略,洛克的自然狀態是私有產權的雛型建立,自然律的定義起點各有不同,交稅的本質就是放棄自身若干武力使用的權利,把錢交給一個更大的政權,形成政治共同體,由這個政體保護人民,保障人民生命財產。用返小混混的術語解釋,稅就是「陀地保護費」,交稅就是把錢交給保護自己的實體,同時又間接認可這個實體的存在。

複雜的東西不說,總之政權沒有認受性,甚至殘害百姓,交稅就不算出師有名了。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相對打架流血,本來佔領稅局是非常和平、理性和文明的抗爭手段,不過政府hea回應,警察繼續濫暴,抗爭和反動情緒只好繼續升級。現在佔領稅局都無人提,無人理,大家都在追求更激更勇武的手段。現實生活中能夠做的金融抗爭手段不多,而且也不是平民級數可以做到,提款是沒有意義,反而聯交所神秘死機則可禍及幾百億商譽和經濟價值。現在民情關心時事,變相放了李小加一馬,否則太平盛世下死機,無解釋死因和慢兩拍的災難應變,李小加仲唔比鬧個狗血淋頭?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