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缺席〡坐著輪椅去抗爭】肌肉萎縮男被判20歲死 撐前線每次到場:好想自己係勇武
  • 2019-09-13    

 

第一次遇到阿暉時,是在港島的大型抗爭現場,人海中只有他一個坐在輪椅上,成年人但只有幼稚園小孩的身軀,其身體缺陷令他鶴立雞群,即使在遠處,一眼便見到他。遇到他時有點詫異,前一晚警方煞有介事進行大搜捕又特意警告群眾,行動不便又容易被認出的他,竟也無畏無懼堅持參與其中。

「你活不過20歲。」今年已經30幾歲的阿暉,自小已聽到這句來自醫生的傳説,先天肌肉萎縮、關節屈曲,本港沒有病例,醫生只能統稱為罕見病,不過他卻奇蹟地活到現在,至今已6年不用覆診,更成為平面設計師,身上其中一個紋身是蝴蝶成長圖,由最醜到最美,仿如他的人生。

由6月至今,近乎每星期的抗爭現場都有他的影子,坐在輪椅上百般不便,令他被逼成為和理非,但他想做的卻是前線。

「如果你唔係有呢個身體缺陷,你會唔會做衝衝子?」

「我好想我係勇武!」隨着成長,身體缺陷對他而言,早已不是一回事,但在這場運動中,這對他而言卻是最無奈的事。

「你問嘅呢個(問題),我諗過好多次,我一定會,講真,依家我表面唔衝得,但每一次我內心都想衝去前線。 因為太多不公義嘅事喺前線發生,你見到一班前線都係小朋友嘅時候,我哋身為大人,係咪真係咁龜縮呢? 係咪真係喺電腦後面,電視機後面,講我哋支持你, 係唔夠㗎!」

身體上的不便,令阿暉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所以每一次都會出來遊行,鼓勵身邊一班手足,每一次都想幫忙設計文宣,「我自己覺得好無奈,我好想去保護佢哋,但奈何自己未必有呢個能力,所以我成日都諗,會覺得自己做得唔夠。」

採訪期間,不停有人跟他打氣,全都是比他年輕的面孔,更出現摩西分紅海為他開路的場面,旁人的熱心卻令他感到更內疚,「啲人會讓路,會紅海分開,分開嘅時候,啲人仲要同你講加油, 其實當啲人同我講加油嘅時候,內疚感更加大, 成件事應該調返轉,係我同你哋講加油, 因為你哋代緊我去前線,你哋呢班小朋友,代我做緊我做唔到嘅嘢,係應該我多謝你哋,而唔係你哋過嚟鼓勵我,過嚟同我講加油」。

阿暉的這種內疚感和無奈感,在612當日已出現,而這種感覺亦愈來愈強,「當時內心已經好想喺前線保護佢哋,當你見到九成都係年青人,自己坐喺度,身邊仲有其他人走嚟問你『你自己一個啊?小心啲喎!你有咩事好走先啦!』」

他覺得自己成為手足的包袱,每個人都在走難時,還要保護他,「我會唔會有啲過份,無力感好大。」這句説話,他不經意地重複了幾次。「佢哋前途仲有好多,佢哋好後生,佢哋唔應該咁,佢哋可以被判十年嘅暴動罪,十年喎,一個後生仔無咗十年嘅自由,每一個人都接受唔到, 我覺得如果我有能力嘅話,我自己無包袱,我願意去頂。」

「如果你可以上前線,你願意押上幾多?」

「上得前線,每一個都無咩顧慮,會真係願意付出所有, 我諗當一班年輕人都願意付出生命的時候, 如果你喺前線,你可唔可以無付出生命,你可唔可以俾自己有保留,我覺得自己做唔到,如果當我有呢個能力嘅時候,我覺得值得,因為你守護緊嘅係香港,守護緊嘅係一班年青人,真係覺得無嘢緊要得過下一代。」

「甚至連條命都無,我諗我都唔會後悔。」這句話,他又不經意地重覆了三次。

採訪完畢時,防暴警察開始封路設封鎖線,中環一帶的人雞飛狗走,年輕前線避入置地廣場,他仍能一邊推著輪椅,一邊叫身旁的手足:「慢慢行,唔好心急,小心啲。」有年輕人準備搬鐵馬設防線,他一副大人口吻説:「唔好搬啦,快啲走啦。」當時一批防暴警察就在他的身後,雖然行動不便,無法跑得快,但他也沒有太慌張。

路是人行出來的,能夠打破「活不過20歲」的宿命,仿如奇蹟,他的人生尤如寄語香港人,未到限期,誰知勝負。他的哥哥有同樣的病,父母照顧不了兩位罕見病孩子,結果他在小一時已被送到寄宿學校,至今未曾與家人長期相處,就此造就他的獨立,「好多嘢都要用自己一對手去fight,去做,去捱,去頂, 就係咁樣逼出嚟,原來我就係咁樣成長,原來我就係咁樣變硬淨,原來我就係咁樣可以過到咁多關。」説時堅定,他但願香港也能如此捱過。

採訪:梁佩珊

攝影:林志謙

林鄭一句We Connect,把四肢健及四肢殘缺也Connect起來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