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榮光歸香港】香港之歌席捲各區 沙田友:白色恐怖一直蔓延 大家只想守護香港!
  • 2019-09-13    

 

夏天的抗爭運動持續至今,五大訴求,除了林鄭終於動議撤回《逃犯條例》草案外,遺下四項不動的高牆,加上警方濫暴、過千人被捕、白色恐怖、831太子站傷者疑雲……絕望就像催淚彈的煙霧一樣,令很多人不知方向,無語凝噎。



//「回想由五年前,2014年9月28日開始,到現在種種發生過的事情,就會明白香港經歷過幾多苦難。」

「由這個運動開始,當我看新聞就會哭」

「每一日發生的事件都令人絕望。」//



絕處裡,一首香港之歌《願榮光歸香港》突然席捲各區,鬧市中聚集萬人大合唱,正正應驗了歌詞一句:

「在晚星 墜落 徬徨午夜

迷霧裡 最遠處 吹來號角聲」

這是怎樣的力量?



晚上9時,沙田新城市廣場聚集過千名市民,《願榮光歸香港》的前奏才響起幾個音符,不同嗓音便有默契地開腔,歌聲響徹整個商場。

三十多歲的潘先生舉起一張「兄弟爬山」的油畫海報,成為沙田友合唱團的中心,足足支撐了兩小時,他從事保險業,大半個家族都是藍絲,但幾乎每個集會,他盡一分綿力,高舉最新的文宣海報。他不諱言,《願榮光歸香港》聽哭了幾次。

「終於找到一個渠道,抒發三個月來的壓力。」一首兩分鐘多一點的歌,撥開香港人的心弦,「終於明白,外國人為甚麼聽到國歌會哭,就是這種感覺吧!」

有上街的香港人,定會在MV畫面上,找到眼熟的一刻。「我是親眼見過,親身經歷過,由第一句歌詞到最後一句,我都有共鳴。」八月尾,林鄭月娥曾說:「大家都累了。」是的,香港人累了。「每隔幾個星期,見到多人被捕,每一日警察的記招,都在挑戰我的智商情商,我都會累的。」

香港之歌,為和理非集會帶來新氣象,嶄新的能量,香港人不是孤獨的。「有些勇武派說沒有用的,其實(唱歌)能團結我們,為我們打氣,是很重要的。」不能令政府馬上執行四大訴求,但起碼,香港人會走下去。

「我為香港人身份感到自豪。」《願榮光歸香港》的受眾可以是狹隘,但正因為狹隘,所以獨特,所以「夠中」,不是世界的歌,不是中國的歌,僅僅是視民主自由為最紮實的價值座標,這樣一群港人的歌而已。潘先生認為,之於中國人,這就是分別。「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不會說自己是中國人。我們在牆出面的世界,接收的資訊和擁有的自由,一定是比內地多。為何反而是牆內的人指責我們無知?」



另一位大合唱沙田樊先生,曾經從事金融行業,更是一點都沒有懷疑過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他不斷向記者強調:歸屬感。「香港人對「國」的意識是偏弱的,連台灣都未比得上,但是加強大家對城市的歸屬感,這首歌已經很足夠。」歸屬感的延伸離不開團結,香港共同體才會產生,《願榮光歸香港》就是把一群人拉攏在一起。樊先生指:「我是港英時期出生的小朋友,雖然現在已是阿叔,我覺得《願榮光歸香港》正正有英國、美國國歌的元素,有團結的力量。」

國不國歌,區歌還是軍歌,在樊先生眼中並不是令香港人聽着流淚的關鍵,「任何歌只要和你有共鳴,你自然就會哭,不一定是《願榮光歸香港》,也不是國歌、區歌等等虛名,而是和你的經歷呼應,自然就會流淚。」



在新城市廣場遠遠佇立,看着沙田友合唱團的S小姐,最觸動的是「盼自由歸於這裡」一句,「因為大家的自由都受到打壓,白色恐怖一直在漫延,但大家仍然想守護香港。」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動盪時局,是否更能體現人性的光輝?S小姐說:「其實是自我安慰的說法,但唯有靠這個想法,我們才能繼續走下去,因為每一日發生的事件都令人絕望,但我們不能被絕望撃倒,輕易放棄。」

路遙且長,「但是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不知道可以行到多遠,但只能夠努力走下去。」明知要走下去,來一首歌作漫漫長路的調劑,才有行走的力量。

願榮光歸香港。

採訪:鄧詠瑤

攝影:王晴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