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恐怖〡工人姐姐拒篤灰】印尼語鼓吹篤灰抗爭家庭 外傭拒出賣僱主:我只想做好工作
  • 2019-09-13    

 

「反送中」抗爭爆發以來,「篤灰」告發歪風持續蔓延,甚至有滲透到家庭的趨勢!有印尼語單張自週初在網上流傳,內容疑似鼓勵印傭告發僱主家中有份參與抗爭運動家庭成員。加上警方週二宣布設立「反暴力」熱線,供市民匿名報料,建制陣營以至政府牽頭的「篤灰」運動,一觸即發。

從網上流傳的印尼語單張宣稱,鼓勵傭工告發傭主家庭中,涉及參與抗議的示威者,可以獲得酬金。網民流傳消息,聲稱已有人被家傭出賣,呼籲家有外傭者,都要小心保護地址證明等私隱:

「各位手足總之要小心,如果你與姐姐關係差,特別要小心,分分鐘交你出嚟!水電煤單要收好,保護自己。」

單張描述,懸紅由「803行動」發起,以「民間自發」眾籌懸賞涉及「反送中」衝突的「暴徒」。該網站註冊人與較早前宣稱懸紅一百萬元,緝捕涉嫌於八月三日在尖沙咀五支旗桿,將國旗拆下棄於維多利亞港黑衣人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同名同姓,疑似是同一人。

儘管「懸紅暴徒」宣傳開始在部分外傭圈子中流傳,但有沒有人確實響應,倒是另一回事。印傭Rina稱,自己曾在港島見過類似的單張,即使她稱近日抗議衝突「有點可怕」,但她不會為此做告發:「因為我不了解這種事情」。Rina又說,她的朋友的圈子間亦有流傳類似訊息,相信朋友們都不會告發:「我不認為她們會這樣做。」

亦有印傭對此反應冷淡,另一受訪印傭Tini稱,自己只會做好工作本分,對香港發生的其他事情不太了解,也不會響應:「我不了解抗議的目的,我不清楚香港現在發生的事情」

「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假期與朋友外出,就此而已。」

除了印傭,菲傭又會否因獎金利誘而「出賣僱主」?菲傭Chris聽罷記者解說,即一臉愕然說不:「我想我們在香港工作,不能做這種告發事情」。

她又說,到目前為止,自己的朋友圈子當中,未有流傳過類似訊息。對於持續三個月的「反送中」遊行集會及衝突,Chris說自己有關注事件,但對一些衝突場面感到害怕,並會保持距離免受牽連。

「我住在香港,我關心香港發生的事情,但我覺得最好與現在發生的事情保持距離。」

至於僱主方面,在「篤灰」消息流傳下,也實在難以對外傭完全有信心。其中一名傭主黃女士稱,雖然家中菲傭沒有見過類似單張,但認為這類宣傳並不恰當,是散布白色恐怖:「你不知道被舉報後,對方會如何處理這些資料。」

黃女士認為,傭主應該多向外傭溝通,說明現時社會發生甚麼事情:「最重要是讓她們了解,香港這段時間發生了甚麼事。」

至於已請外傭,正等待對方到任的余女士則說,不會擔心「篤灰」產生白色恐怖,她認為在外傭到任時,先要清楚說明「家規」,以防外傭隨意「洩密」。

「聘用時需要說明家庭的守則,說明這些都是家庭內的事情,不應該對外人說。」

香港外傭關注組召集人徐小姐接受本刊記者查詢時表示,對當前為止未收到有僱主「被告發」的求助,他們面臨「白色恐怖」隨時登堂入室,也難免不安。

「篤灰每個人都害怕,沒有做也會害怕,一個正常的家庭,是否牽涉都會很擔心。」

徐小姐又說,即使有僱主家中有安全帽、面罩等「示威裝備」,不一定能證明有人犯法,若有人不知就裡草率告發,甚至惡意誣告,將會對僱主家庭造成嚴重困擾:「工人可能不知情,但已經將小朋友的事情公開,這將會很慘。」

「我們最擔心就是有人故意戲弄僱主,招來警察調查,要求沒收手機等行動,每件事情都會令人很擔憂。」

在「篤灰」陰影中,外傭僱主應如何自保?徐小姐直言僱主應小心保護自己家庭私隱,甚至與家傭相處關係中,應保持距離:「對於家庭中所有事情都應該視為私隱,避免與陌生人多談。」

「不能當傭工是好朋友,因為畢竟要保護自己。」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說,鼓勵家傭「篤灰」是不折不扣的白色恐怖,當互相監視、互相告發的文革式風氣變成無處不在,勢令全城人人自危:

「是否人人都需要提防呢?包括自己的枕邊人、家人、傭工、上司下屬如是。」

「當全民像變成秘密警察一樣,去監視對方到時候,香港就完蛋了,那將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

至於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同樣認為,鼓勵「篤灰」這類「群眾鬥群眾」的文革式手段,是共產黨最擅長的技倆,懸紅會助長這風氣:「梁振英就是火上加油而已。」

梁國雄認為,市民要對抗「篤灰」,一方面要在反送中抗爭中堅持下去,另一方面要公開揭露官員、權貴的醜惡面目,以作抗衡:「其實他們很多的事情都很糟糕。」

「一定要針鋒相對,就像針對梁振英就要他會哪裏就要向他表達意見。」

採訪:忻肇康

攝錄:田俊,石鎬鳴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