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短暫光復】少咗大陸拖篋客社區變得安寧 市民叫好:呢個先係香港
  • 2019-09-16    

 

這個社會有病。有人手持五星紅旗,以撐警為名隨意毆打年輕人、有人勾結執法者,無差別襲擊市民、有人手持伸縮武器,就可以自稱休班的執法人員。更讓人心寒的是,有批由港英奶水養大的「社會菁英」默許這一切,在防暴盾後喝著法國紅酒,談笑風生依舊。而反送中運動,就是一雙揭開香港遮羞布的手,近三個月來,不斷向世人暴露香港社會公平的虛偽、現行制度的腐朽,法治體系的脆弱。不斷升級的衝突與崩壞的執法機關,嚇怕了旅客,讓香港四大產業之一的旅遊業叫苦連天,卻短暫而諷刺地「光復」了全港多區,還香港予港人。

根據旅發局最新的訪港旅客統計數字,7月訪港的旅客總人次約為520萬,比去年同期減少4.8%。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有逾410萬人次,比去年同期的440萬人次減少5.5%。8月的數字雖然尚未公佈,但旅發局發言人就表示,8月份上半月訪港旅客數字下跌約3成,當中又以中國大陸旅客人數的跌幅最為顯著。

大陸客絕跡,重創極度倚賴中國遊客的旅遊業,而首當其衝的就是酒店業。旅遊界的立法會議員姚思榮表示:「按照上個月的客源情況來看,內地的跌幅比例高,差不多40%,而海外旅客的跌幅則約25%。全港酒店的平均入住率,在去年的8月份差不多是9成多,有些甚至是百分之百,但今年8月應該只有5、6成左右。」

客源劇減,不少酒店都劈價促銷,卻依然杯水車薪:「入住率下跌,大家就要壓價促銷,那些過往要價一千一、二百元一晚的三、四星級酒店,現在劈價到3、4百元的都有。今年酒店業的收入可能等於去年的3、4成左右,而現在放無薪假或讓員工『清假』也很普遍。大家都不希望那麼快裁員,再過兩個月吧,如果虧蝕時間太長,裁員潮可能陸續會衍生。」

沙士後中國開放港澳個人遊至今,訪港旅客人數從2003年的約1,550萬人次,在短短十多年間,急升至去年(2018年)的6,515萬人次,升幅達3倍以上。零售業多年來「食住條水」不斷膨脹,藥妝、珠寶首飾,奢侈品等行業旺丁旺財,服務中國遊客的藥房,藥妝店開遍全港。但中國遊客人數劇減,卻讓這些依倚單一來源的發脹行業急劇「縮水」。上月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更向全港商舖業主發信,呼籲業主向租戶減租五成,與商戶「共度時艱」。

這些行業的生意有多慘淡?據本刊實地觀察,沙田、尖沙咀和旺角三個中國遊客的熱門購物點,已「見慣見熟」的遍地行李箱的景象幾乎消失,中國遊客最愛的藥房、化妝品店和金舖等商店門可羅雀。對於不少街坊和重拾逛街樂趣的市民而言,這是福音:「最近感覺上好像真的少了遊客,特別是拉行李箱的遊客。街道明顯寬敞了,也更好逛,甚至有種變得高級了的感覺。很多大陸人都說香港危險,不敢來,在他們接收的新聞當中,香港現在是好像打仗一樣亂。」

大陸團不來了,大感苦惱的還有無客可載的旅遊巴。旅遊巴公司負責人陳先生表示:「我們自己公司的估計,暫時九成以上的工作都停止了,現時依然是在放無薪假,輪流放,暫時一人放十五天。看不到明天會如何,將來很大機會會先裁員,裁員後還不行的話會有結業潮,估計將會如此。」

但另一方面,在公共交通工具,特別是平日最多自由行和水貨客乘坐,一上車就聽不見廣東話的東鐵綫,雖然拉行李箱的旅客依然存在,但相對而言,車廂明顯變得潔淨和寬敞了。有經常乘搭東鐵綫上學的中大學生表示:「我平日一定要乘搭東鐵綫,因為我在『暴大』上學。行李箱,水貨客一定還會有,但相對來說是少了許多。我認為這當然是一個好的現象,因為香港不應該只倚賴單一地區的遊客。正如蔡英文上任後,台灣的陸客一直減少,雖然業界經歷過一段陣痛,但如今訪台的他國旅客增加,情況已經大為改善。」

最後,受波及的還有飲食業。早前飲食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宏興就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影片,指暑假應為飲食業旺季,但如今受示威影響,不少酒樓間歇性停止營業,生意大幅度下滑,大量員工已經面臨失業的危機。最直接的現象,是早前因供應團餐予大陸團而賺得盆滿缽滿的「團餐酒樓」生意慘淡,甚至面臨倒閉。在因「團餐酒樓」數量多而著名的土瓜灣,此現象最為明顯。

由於區內舖位租金廉宜,土瓜灣這個老舊的社區,多年來一直存在專門服務大陸團的產業鏈。最為瘋狂的時候,進出土瓜灣的大陸團每小時至少十團以上,狹窄的街道上充斥中國遊客與旅遊巴,蝗蟲過境式的噪音滋擾與環境污染讓居民苦不堪言。翔龍灣和偉恆昌兩個屋苑的住戶受害良久:「最嚴重的時候,這裏全是大陸遊客、樓下的商場都是做團餐的酒樓和不歡迎香港人的朱古力店、大量旅遊巴停泊在外面堵塞道路,上百人在九龍城碼頭等上船。他們會蹲在地上抽煙,吐痰,使得整個地方污煙瘴氣。」

如今大陸團對香港卻步,區內提供團餐的食肆、貴價朱古力手信店、不服務香港人的藥房等商舖通通「拍烏蠅」,甚至閉門結業,不少街坊都有家園重光的感覺:「偉恆昌這裏的市民,說真的,走到鐵閘,一打開全部都是大陸人。去超級市場買點東西,都是大陸人在購物。放假時都不出門了,還出門嗎?由始至終,他們來就是把東西炒貴了。開那麼多藥店做甚麼?那些賣朱古力的店舖不是為香港人服務的。這些店舖是誰開的?不也是大陸人開的嗎?他現在是在害香港人,我們七百萬人也是人!」

中大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認為,社會運動帶來的「光復」效果是短暫的,最重要的還是政府長遠的對策:「問題是你根本改善不了這個問題,當反修例運動過去後,就會回到以前的狀況。除非你從源頭著手,令國內減少或停止自由行,否則你任由經濟自由發展,旅客一定不斷來,買在國內買不到的東西。除非政府願意多聆聽市民聲音,大家有共識,旅客和自由行的人數要有限制。」

莊太量又認為問題的核心,是資源和成果分配嚴重不公:「由於我們開放和接收了那麼多旅客,由於我們接收了那麼多國內投資者的資金,使我們地價上升和經濟蓬勃。這些成果其實應該與沒有直接關聯的人,譬如年輕人分享的。大家是應該分享這個成果,但政府的分配卻做得非常差。」

在我們亟待光復的家園短暫「重光」的此時此刻,每個香港人都理應思考,到底要光復的是甚麼,應如何讓這片土地帶來健康的生態。「光復香港」不可一蹴而就,但香港仍然擁有的,是一批勇敢、堅毅,無私,願意為家園犧牲的年輕人。香港人,加油!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錄:蔡福生、林志謙、田俊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