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差別掃射】遭水炮車直接擊中 灼痛逾一日 中椒攝記自白:背似被火燒
  • 2019-09-18    

 

警方在九月十五日港島衝突期間,使用水炮車驅散示威者,同時使多名現場記者中椒!本刊攝影記者重提當天被直接擊中經過,質疑警方當天以顏色水及疑似胡椒水夾擊,即時沖洗也未能緩和情況。

「很反覆的刺激痛楚,持續很長時間,背部起碼有三十分鐘像被火燒一樣,真的很痛。」

本刊記者詹仕恩與攝影記者黎稚齡一行兩人,週日下午自銅鑼灣沿途採訪市民自發從「逛街」過程。直至下午約五時,陸續有示威者在夏愨道政府總部對出的行車天橋聚集,有人對政總內防暴警察叫囂,亦有人從其他地方帶來雜物,準備投擲。

雙方對峙至約五時二十分,有人開始向政總掟雜物,防暴警察即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驅散,示威者方面則有人投擲汽油彈,數度擊中水馬陣起火。

經過一輪衝突,原本在政總內候命水炮車駛出,向地面人群掃射,然後突然向橋上的人群先後以藍色水劑及水柱掃射,多名前線攝影皆被射濕。同行的攝影記者黎稚齡近乎全身沾滿顏色水,並表示皮膚刺痛,記者即時使用生理鹽水協助沖洗。相隔不久,記者疑接觸到現場殘留液體,雙臂及大腿亦感到強烈灼熱痛楚。

據黎稚齡形容,他在橋上進行拍攝工作時,周圍多數是記者,與示威者距離較遠,但水炮車仍向他們掃射。

「水炮車車頂有兩支炮,左邊的藍色水炮射過來後,右邊的白色水柱再射過來。」

他又說,水柱衝擊力雖未至於非常強烈,但那些液體刺激性極高:「我被射中前後不夠五秒,全身已經紅腫,會感覺到有點灼熱,像被火燒一樣。」

這種強烈的疼痛,使黎稚齡失去活動意識,「完全不想活動,像不能行動一樣,已經被灼熱的感覺覆蓋了行動的意識。」

現場四至六名救護員見狀即協助黎處理傷勢,張羅多瓶生理鹽水為他沖洗、並用冰塊敷治。期間防暴警察一路推進,義務救護員帶他到灣仔演藝學院附近進一步沖洗,他在這段時間聯絡上司報告現場狀況,隨後離開衝突現場:「防暴正在推進,他們一路扶着我一邊後退、一邊沖身,非常狼狽。」

「我還記得,救護員在我的身上約澆了十公升生理鹽水。」

言談之間,黎稚齡對義務救護員積極支援,「非常感謝他們」。

黎稚齡表示回到住所後,花費約三十分鐘梳洗,刺激與疼痛感至大致消散,但仍不免擔心接觸過這些刺激性物質,會對皮膚健康有不良影響:「因為這些東西不一定洗個澡就能洗乾淨,所以你問會不會有這些憂慮,確是有的。」

他稱暫時未需要因為今次受傷看醫生,但仍會考慮徵詢醫生意見。

對於警方疑似針對記者,黎稚齡認為警方採取行動驅趕示威者乃無可厚非,但一併將槍頭指向記者,就是不合情理,質疑他們對記者也抱有敵意:「要驅趕橋上的示威者只掃射就可以,驅趕他們可以接受,但沒有理由一併向傳媒掃射。」

按他所憶述,水炮車發射前的警告,沒有聲明噴射的液體帶刺激性。

「沒有提及過水炮車所射出的水當中有有甚麼成份,一字一句也沒有。」

另根據本刊記者拍攝的影片,當時水炮車廣播曾稱:「我們會用水槍將你們驅散」,疑在沒有事先警告下,噴射具刺激性的疑似胡椒水劑。

本身是執業西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胡椒水劑實際上就是刺激性化學物質,一旦人體接觸到會產生紅腫和痛楚,傷害性要視乎接觸份量而定:「接皮膚面積越大,接受到胡椒劑量越高,傷害就越大。」

郭家麒表示,一般人若接觸到這些噴劑,應該盡快沖洗,通常毋須再行求醫:「如果有生理鹽水、清水,盡可能及早稀釋,不要再用其他化學品種中和,那是不行的。」

不過,郭家麒補充說,在較少見情況下,部份對胡椒噴劑過敏者,可能在被噴中後產生嚴重過敏反應,可能導致休克,甚至致命。故若傷者有出現紅疹或有頭暈等嚴重不適,應立即求醫。水炮車噴射胡椒噴劑影響範圍大,警方使用前亦應給予充份警告,讓傳媒或其他人士離開射程範圍。

「警方驅散人群時使用胡椒噴霧時,也會口頭警告,這種做法應該在使用水砲車噴射胡椒水劑時也要做。」

就當天警方使用水炮車發射何種液體、發射前有否給予警告,以及有否考慮在場傳媒安全等,本刊已向警方作正式查詢,尚待回覆。

採訪:詹仕恩

攝錄:攝影組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