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打後|入稟索償】太子站外遭警亂棍狂毆 少年斷指骨延醫13小時
  • 2019-10-14    

 

「7.21唔見人;8.31打死人。」是香港人的暗語。元朗恐襲,黑警對白衣人作惡視而不見;太子恐襲,黑警對市民作出無差別攻擊。同樣的戲碼從此每日在街頭上演。九月廿五號晚上十一時過後,太子站外本來平靜,只剩十數名街坊在燒衣。因為市民堅信8.31有失踪者被殺,B1出口香火繚繞。K(化名)與朋友篤魚蛋,分別後自行去太子站上香,「諗住裝炷香就返屋企。嗌咗兩句口號,後面突然有人話:有防暴!快啲走呀!」B1正是旺角警署所在,惡犬出籠,令人防不勝防。K向聯合廣場方向跑去,另一隊全副武裝的CID從水渠道殺出,一名女警用盾牌把他壓在地上,另一男警對他亂棍狂毆。

警棍㪣斷了K右手中指對落、手背的第三節骨,現時戴著物理治療的矯型膠箍,「睇吓嚿骨生唔生得番,唔啱位就要開刀。」還要定期覆診、照X光,「醫生同我講,最好有心理準備要做手術。」原本從事飲食業的他復工無期,「而家拳頭都握唔到,揸筷子、揸筆,日常做嘢都有困難。成日手震,長期都好痛。」K的膝蓋大片皮肉被扯甩,全身有多處瘀傷。訪問途中,忍不住要吃止痛藥。

更不幸的是,K十二歲那年曾遇上嚴重交通意外,頭部縫了十幾針,左手前臂鑲了鋼片鏍絲,兩臂明顯長短不一,「我當時諗,如果左手俾警棍打,就好大件事。要開多次刀,呢隻手係唔使要。」「呢隻手係永久性傷殘,得番兩、三成力,唔可以拎重嘢。唯有將舊患嘅手盡量縮埋,用右手護住個頭。」今次頭頂不用縫針,右手卻壯烈犧牲,「舊患對我工作已經有好大影響。而家兩隻手都攪成咁,以後點算呢?條路仲可以點行落去?」「可能將來做吓看更,行行企企。」他今年才廿二歲,正打算入稟向警方追討賠償。

恐怖襲擊

K遇襲的過程被港台拍下。同場還有其他市民遭受同樣對待。從直播片段所見,一名短褲女孩手腕被從後抽起,勒上索帶,膝蓋在地上反覆蹂躪,施虐的男警一邊高呼:「有冇女呀?」十步之外有一名更稚嫩的女童,被幾個警察圍著,嘴角卻不肯屈服:「我喺度同人吹水咋!而家我隻手俾你整損晒啦!睇唔睇到呀?」女童對著鏡頭呼救:「記者,我想問十三歲係咪唔使帶身份證出街?」黑警答曰:「我哋證明唔到你十三歲喎。」「我有身份證number。」「咁啱啦,返差館慢慢證明。」

當晚太子共有八男二女被捕,全部互不相識。記者、市民問他們姓甚名誰,卻被黑警聲疊聲掩蓋,「你係律師咩?關你咩事?佢冇講喎,你仲問?記者影住佢啦,佢問人咩名呀。」反光面罩發出喝駡聲,電筒閃個不停,像一班沒有臉孔的白兵,「佢叫鄺俊宇呀。」結果沒有人聽到K的名字。K的朋友看到直播,聯絡他的媽媽。媽媽趕去現場,街坊提供了義務律師的電話,他才不致於人間蒸發。

與「太子靈堂」一牆之隔,旺角警署內呼天不應叫地不聞。「我乜都冇做過,做乜瞄住我個頭、瞄住我隻手係咁打?」「你做過啲咩你,你自己知啦。死曱甴,出嚟攪破壞,仲話自己乜都冇做過,抵L你死,俾人打都係抵L死。」眾人迅速落了口供。K曾要求見律師,但不得要領,「我心諗,你唔俾我哋見律師,係咪想我哋十個被消失?」「最無理嘅係,我有張《願榮光歸香港》嘅歌詞卡。佢講咗一句:『願榮光歸香港,中呀!』攞咗嚟做呈堂。一張咁嘅卡片,可以做得啲咩?」

等候期間,K全程用左手托著右手,「有個白衫警話:你隻手斷L咗咩? 你想睇醫生嘛,睇完醫生等夠四十八個鐘,直接上庭。」結果他被送去醫院時,已經烈日當空,「大概等咗十三小時。拘留室睇唔到時間。」「計埋我,有三個男仔嚴重受傷。有個膊頭、手踭骨裂;有個要留院,佢入拘留室時,耳部已經有好嚴重嘅傷痕,頭部、全身好多位都晒爆缸。」K被控非法集結,以五千元保釋。

心理陰影

自從「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截至十月十一日,已經有超過二千三百人被捕,當中七百五十人不足十八歲。八月底,一名十三歲的女生在深水埗參加社區放映會後,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拘捕,扣留四十八小時後未有落案起訴,卻質疑她的家庭背景不適合照顧,向法庭申請保護令。女童即時入住兒童院,直至廿七日後裁判官拒絕警方申請,才重獲自由,無端被禁錮一個月。K不清楚與他一同被捕那十三歲女童的下落,只知黑警對她特別關照,「有四、五個男警圍住鬧佢:你頭先對住個cam鬧我哋啲女警係乜?死曱甴,你做雞㗎咋。你再咁多嘢講就送你入新屋嶺。」「可能見佢細個,想嚇走佢唔好再出嚟。但咁做只會激嬲更多香港市民。」「一個女仔好哋哋,俾你咁話,有冇諗過人哋會有心理陰影?」

K保釋後一度情緒低落,躲在房間啜泣。「我冇能力再上街,好難接受。我覺得好對唔住其他肯出嚟嘅香港人。」十月一日,中五男生曾志健在荃灣中槍,K整晚拿著手機、𥄫實telegram,一夜無眠。「日日淨係瞓到兩、三個鐘。一瞓著就見到個啲畫面:點俾啲黑警追、點俾人打、俾佢哋推上EU(衝鋒車)、唔畀我向記者講自己個名,然後嬲到彈起身。」「我以前細個覺得警察好正義,但呢經過幾個月,完全顛覆晒我對佢哋嘅觀感。本來我對差人嘅憎恨都未去到咁誇張,自從身歷其境,我覺得太過份了。」

被顛覆的,還有他對香港人的看法。事隔一週,K回到太子站上香,一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便從四方和應。期間一位陌生女士塞了一張八達通給他,說要請他吃飯,轉身便不見蹤影。某日,他在屋企附近,傷患發作劇痛難當,坐在一旁顫抖。有街坊看見,帶他去針炙,現時手震和腫脹已有改善。「以前我覺得香港人好自私,但呢三個月以來,感受到好多人情味。」「其實我呢啲傷,對比起十月一號中槍嘅手足、對比起新屋嶺嘅手足,又算得係乜?起碼我行得返出嚟,所以我一定會克服。」

記者:蔡慧敏

攝影:胡智堅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