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解警察嗱喳招】掩口鼻發噪音阻被捕人士報上姓名 逆權大狀:暴政之下無方法自保
  • 2019-10-16    

 

六月以來的逆權運動至今已持續四個月有餘,自6月9日起至今因抗爭被捕的人數已高達近2,500人。2,000餘人當中,被虐打、凌辱,甚至被自殺的大有人在,而更多被捕的抗爭者,是無名無姓地被警察帶走。當今警察濫權濫捕,甚至嘗試封鎖消息,不容抗爭者的情況有增無減,香港儼然成為一個警察國家。

在抗爭的現場,我們不難觀察到不少被捕人士落入警察手中後,會嘗試向在場的記者和公眾人士大聲報上自己的名字,甚至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讓他人知道自己被捕。然而,即使在傳媒的鏡頭下,警察亦經常會以不同手段,例如掩蓋被捕人口鼻或發出躁音,阻止被捕人報上姓名。

大律師劉偉聰認為,被捕人士被壓在地上或押送上警車途中,大聲向途人和記者報上姓名、年齡,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希望自己的家人朋友得悉自己被捕,前來保釋或到警署協助自己,是其合法的公民權利:「這是我們正當行使合法的公民權利,警方不應肆意剥奪。他們作為執法人員,他們明知被捕人士有這個權利,還故意以任何行為,例如以非常大的聲音蓋過這些聲音的話,這不只是錯,而且是非常錯。」

劉大狀又指出,如果警察有一個合理基礎,認為假如拘捕了某人,會妨礙他們進一步的調查工作,或者被捕人士有預謀,有同黨,才有合理理由不讓他人知道他們已經拘捕某人。但對於街頭的抗爭運動,警方根本沒有這種基礎:「這個夏天,目前我們發生的事情,很多時候是牽涉公共秩序(Public Order)的罪行,例如非法集結和暴動。這些控罪元素都是當事人當時當刻做了甚麼行為,例如扔了一塊磚頭。警方需要知道的事,他們已經以肉眼看到了,而這也是他們拘捕你的基礎,那還有甚麼好調查呢?警方又有甚麼基礎懷疑被捕者,確實是在一個團體,一個組織的指使下干犯或涉嫌干犯這些罪行呢?」

劉大狀強調,在警察的合法拘留下,被捕者,被羈留人士亦擁有相應的權利:「在不妨礙警方調查工作的前提下聯絡家人和律師、疲倦的時候要求休息,餓的時候要求進食和喝水等,都是被羈留人士的權利。」而最關鍵的,是被羈留期間,被捕人士有否「講錯話」:「若果在被捕的過程或之後,因為我們一些權利沒有被尊重,因而講了一些不應該講的話,應該在審訊時向法庭和盤托出。如果法庭相信的話,希望法庭知道自己當時所講的話,只不過是在我被剥奪正當權利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所說的。」

至於抗爭者保障自己的方式,劉大狀表示在暴政跟前,法理都已淪為空談,唯有沉著應對是正道:「吊詭的是,假如警方和這個暴政要濫權濫捕,其實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自保。」劉大狀寄語抗爭者:「『老土』一點說,參與抗爭行動最好是保持和平理性,面對任何情況都要沉著應付,這樣才是最保障自己的方法。」

截稿日前,劉偉聰已報名參選區議會選舉又一村選區,同區報名參選人有自由黨李梓敬。

採訪:梁浩維

攝影:林金展、王命源、蔡福生

連串抗爭運動中,大量被捕的抗爭者被警察滅聲,甚至不知所終。
大律師劉偉聰認為,警察阻止被捕人士於上警車前向在場公眾人士高聲講出個人資料乃剥奪被捕人士人權之舉。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