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萬入場費長居大阪】80後準工程師尋找真生活 日本創業賣雞蛋仔
  • 2019-10-16    

 

「香港chur,其實日本更chur,但日本chur得嚟係有生活,唔只得生存。香港係賺到筆錢,你好攰,但你無生活,星期六都要返工。」今年33歲的港男黃志偉(Kata)不諱言日本工作並不輕鬆,亦甚有壓力,沒有十全十美。不過,港人在香港再努力也只是忙於生存,往往要買張機票出走抖氣才有活著的感覺。「喺香港長期好繃緊,有錢都洗得唔安樂。」Kata如是說。

擁有樓宇設備碩士學位的他,2015年時值28歲,一如普通港人般日復日地上下班,如一直向前進將可成為註冊工程師。「我想30歲前有轉變,加上我好響往日本一絲不茍嘅文化,想試吓去一個語言不通嘅地方迫自己闖闖,所以決定去working holiday。」工作假期,終有完結的一刻;Kata後來雖受聘於日本公司做旅遊策劃及推廣工作,但工作簽證,同樣不會長久。

「真正想移民,就係舊年我爸爸退休,我先考慮要點樣安定落嚟,決定有機會就接家人離開。」Kata因而更進一步,以36萬港元作「入場費」,申請「經營管理簽證」留日開公司,準備在11月與日本前輩於大阪開設專售雞蛋仔的小食店。「我希望喺個邊置業,買一間一件式好似大雄屋企嘅屋,一家人一齊住。」這樣的願望,在香港可能遙不可及,但在異地,或能憑著努力搏一鋪。

工作假期名額由每年250個增至1,500個

日本於2010年起接受香港人去當地工作假期的申請,當時每年只有250個名額,但申請人數就有300至400個,競爭十分激烈。Kata成功憑住準備充足,成為2015年的首個「中獎」港人。「當時我個號碼係第一個,個屆工作假期嘅人都叫我做天子第一號。」以完美主義者自稱的他,分享心得指:「我鍾意日本劍道,個時我係專程早半年開始學習劍道,展示我對日本嘅認知,以及有門手藝,起碼去到當地有需要都可以繼續學劍道。另外我有做好詳細嘅計劃書,寫明365日會點分配,計劃去咩地方。」Kata更意外獲得一名日本教授「加持」,未知是否有助加分。「我喺日本論壇識咗名較外向嘅教授,大家做咗朋友,當時申請表上可選擇性填一名日本諮詢人,佢就提議填佢個名。」

至於人人擔心的語言問題,Kata解釋水平不足非死穴,是由態度取勝。「我申請時都只係考到N4,我認為潛規則係令日本政府知道,你就算唔太懂日文都可以生存到,以及有心去學。而唔係唔識日文就直接算數,無跟進無計劃,日本最唔接受咁樣嘅處事。」申請成功,Kata沒如大多數人般到時薪較高的大城市工作,他選擇了隨心所向,以興趣行先。「大阪同東京等地方嘅時薪大約有70至90港元,但因為我鍾意寺院及古建築文化,所以去咗京都一間傳統民宿去打工換宿,學習旅館文化,由普通倒垃圾同清潔做起,到最後老闆願意畀我接觸訂房同接待嘅工作。」

到夏天時,Kata轉到沖繩一間老人院餐廳打工,打破了「日本人不讓外國人進廚房」的傳統迷思。「老實說,沖繩人工係普遍較低,當時薪金大約係47港元一個鐘。但同時沖繩消費指數低,所以不成問題。」現時日本已將工作假期的名額大增至每年1,500個,而且當地工種亦變得多元化,由最初最基本的包裝、運輸,至上門推銷及網購都有。Kata就提醒港人到日本打工,處事手法緊記要入鄉隨俗,「日本人不單止睇結果,會好重視過程,你唔可以講話你為件事好、結果好就可以啦?佢哋唔會接受,會睇你係咪跟足原有程序。」

雖然工作假期後,Kata得到當地人賞識,獲聘為新潟縣作旅遊推廣工作;但他一直持續進修,考獲米鑑定士牌及清酒唎酒師等各式各樣牌照。學習期間,更令他意識到要在當地生活,日文需要更上一層樓。「當我要到傳統酒廠同師傅學習時,聽到佢哋講嘢含有方言,就知道自己水平唔夠,同埋唔可能再馬虎應對敬語。」於是他在日常生活入手,包括在家中長播新聞訓練聆聽,以及利用食飯和乘車時間上Youtube看日語教材。

投資36萬港元作本金開公司

在日本斷斷續續生活了五年,Kata笑指香港空氣雖差又嘈吵,但最捨不得的仍是本土情懷。「咁講可能好老土,但細個一齊喺波地踢波、一蚊跟機,茶餐廳大家不約而同望住電視食飯,呢啲日本真係搵唔到。日本所有事都好得體,連去便利店買嘢食都著得好得體。」

適逢工作簽證即將完結,Kata亦開始計畫將來,打算安定下來,因此決定申請「經營管理簽證」;留日做生意,跟一名日本朋友合伙開店,賣香港地道小食。「我哋決定喺大阪樞紐位置開店,主要賣港式雞蛋仔、港式同台式飲品。」早在今年八月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Kata就曾經在女木島開設Pop-up store試水溫,汲取經驗。「食物要迎合日本市場,比如日本人鍾意食好甜,你要投其所好。另外要用好多圖畫、文字解釋你賣緊咩畀佢食,例如講解雞蛋仔同waffle有咩分別,原來係要用手一粒粒咁食而唔係用刀叉。」

Kata強調,港人如要申請「經營管理簽證」,需投資500萬日元(約36萬港元)以上作本金存放當地銀行,惟這筆錢只是入場費,未包括其他開店成本和開支。「另外要租固定嘅公司及住宿地方,以及供其他保險雜費。」他目前居於鄰近心齌橋的住宅區,地點靜中帶旺,日常可以單車代步,變相節省不少交通費。「我屋企大約400呎,一個人住,有獨立及分開嘅廁所同浴室,有一個小型廚房,每月租金連稅大約6.5萬日元(約5,000多港元)。」而面積600呎的店鋪將於11月正式開張,租金與另一鋪頭分租後每月約是12萬日元(約9,000港元)。

嚴打空殼公司

日本政府每年會對公司的營運情況作出評估,是否續簽的關鍵之處並非「有錢就大晒」,而是要有恆常及合理的資金流動;Kata解釋:「你要搵人幫公司進行專業核數,畀政府評估公司係咪穩建,或只係單純係個殼。第一年如果賺得少,或蝕錢係唔緊要,最重要係你解釋得到原因。反之如果突然有筆幾百萬嘅錢存入。而你解釋唔到,咁就有問題啦。」

公司經營一年後,亦需要聘請員工,或會被當局突擊檢查業務。持「經營管理簽證」的外國人只要取得日本的保險證及繳交保險費,即可申請健保卡,享用只需負擔一至三成醫療費用的福利。申請人如續簽及居住滿十年,可申請日本永住權;惟只擁有永住權的人士不能參政及投票。要成功入籍,則需放棄原有國籍、通過面試及審查等等。

牆外的人看牆內的事

「日本人最感動嘅事,係見到我哋和平示威上街,以及大家會好似分紅海咁畀教護車經過,佢哋係好感動,但唔完全知道發生咩事。」過去數月香港風雨飄搖,Kata雖身在牆外,但仍心繫香港,有盡力向日本人清楚解釋港人訴求到底是什麼。星火可以燎原,隨著中港矛盾愈演愈烈,兩地衝擊不單只在香港,也蔓延至世界各地及各個層面,雙方動輒就互相封殺,毫無討論餘地。近年不少內地人舉家移民日本,Kata坦言身邊也有中國朋友,但出奇地身在牆外的大家,反而較身處國內更暢所欲言。「香港人、中國人以及台灣人,大家去到外國地方傾政治問題,會係無問題。我覺得好諷刺,要去人哋地方先可以講,會反思係咪自己地方連說話嘅權利都無。」生於斯長於斯,但將來可能要落在異地另生根,Kata不否認自己是自私的;「但我會照顧屋企人,我都肯定自己唔係離地,因為必要時我會返嚟,同埋我會有膽發表自己想法。」

採訪:黃綺敏

攝錄:梁正平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