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奪區議會|馬鞍山】本土派陳國強之子 中日混血兒不擔心因政治立場被褫奪資格:香港人比我更擔心
  • 2019-10-20    

 

沙田區議會泛民和建制派勢力基本上屬勢均力敵,泛民19位議員對建制20人,所佔位置只差一席便可重奪區議會「話事權」,而相比起2012年的一屆泛民議員議席更大增十一席。馬鞍山可說是沙田區內「最黃」的地區,十一個議席內,非建制光譜已佔上八席,比2012年大增五席。

除了很黃之外,自小便在馬鞍山長大、居住在錦豐苑約十年,將出戰區內錦濤選區的陳天俊Mio指這個社區更令他和無數同輩都成長於一個童話故事內:「你讀好書,可能你會做head prefect、學生會會長,咁你就可以入大學;只要按着規矩,咁你就唔會跌出嗰個童話故事呢個規範裏面;咁就係一條康莊大道你可以上到去,我相信呢個就係喺馬鞍山呢個童話故事裏面長大嘅人嘅一種想法,咁總之你淨係入大學,考個專業資格咁樣繼續上去囉。」

童畫故事

在馬鞍山,一個善良得很,連酒吧都是近幾年才出現的社區,社區的人都很易凝聚在一起,正如Mio所說,縱使在不同的學校上課,但溫習的地方、玩樂的地方總會是一樣。人大了,他便開始對「童話故事」重新思考,會思考讀書讀得好升上大學,又是否代表能找到很好的就業道路,尤其在現今連大學生買支筆也可能會被拘捕的年代。

Mio是個中日混血兒,小學的時候曾在日本生活,由婆婆照顧。他的日本名字叫平井未來,其英文名字Mio便是未來的讀音,「未來意思同中文都一樣指將來咁解;佢係指對將來一個好啲嘅盼望,當時父母係想咁做嘅。」曾在兩邊成長,香港和日本對他的影響各有面向,雖然曾在身份認同問題面對過掙扎,但他卻從而學懂以更客觀的角度去看待事情, 不會因着自己是什麼的人而必須站在什麼的立場。記者忽發奇想,問Mio是香港人還是日本人,他毫不猶豫地答:「哦?香港人!」

25歲的他從浸會大學歷史系畢業不久,現正投身教育界,於中學為學生備戰文憑試。再近四個月以來的抗爭路上,有帶着遺書上戰場的,有被點38射擊「膊頭」的中五學生,更有12歲便被捕的。抗爭前線的年齡少得令人擔憂,經常接觸學生的他指其實中學生亦跟大人一樣被無力感煎熬,看到同輩受傷或被拘捕亦很受打擊。

政治啟蒙

錦濤選區範圍涵蓋錦豐苑、迎濤灣及雅濤居,2016以前兩屆均由民建聯楊文銳奪得,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陳國強為阻止民建聯自動當選,於是空降錦濤選區參選,以137票之差成功當選。而陳國強,正正是Mio的爸爸,但Mio的政治啟蒙,反而不是來自爸爸身上。

「其實小時候同爸爸接觸都比較少,因為佢就要去唔同地方做生意;做咗區議員之後同佢嘅物理距離係近咗,但係實質上又唔係真係近咗咁多,因為我喺大學就去住宿舍,咁畢咗業之後都係分開住。」他指政治和社會的事,反要是從高登或現時的連登上接觸得更多。

跟不少同齡的人相近,12年的反國教運動燃起他的「政治魂」,「反國教運動同以往嘅學生運動最大嘅差別,係佢參與運動同策劃運動嘅成員其實個年齡係降低咗好多,嗰陣作為中學生嘅我來講,我會覺得原來中學生除咗讀書之外,你都有個責任去了解社會,亦有一個能耐去處理。」

議員爸爸

談到跟爸爸在政見上有否不同,他表示他們兩仔爺很少認真討論,「有時都會討論下政局,咁我就會形容我同佢最憎嘅係民建聯啦。」但他指爸爸比他更相信香港未來,對前途看法比年青人更樂觀,會嘗試參與改變,這亦是被爸爸漸漸所所影響的其中一件事;亦因以往曾做義工幫爸爸的議員辦事處舉辦長者聚會,發覺爸爸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不過曾仼學生會主席的他認為,還是從學生會所吸取的經驗較從爸爸身上的多。

至於爸爸陳國強曾回覆記者電話指將照出選錦濤,但他毫不諱言已跟兒子政治理念有所不同,屬兩個派別的人,「依家呢個年代,就算係兩仔爺都係咁話啦。」他又指兩仔爺政治理念不同很正常,會先報名參選,再跟其住附近好友戴耀廷商討對策聽聽意見再決定,最終於週四(17日)突然決定退選。

陳國強的本土派理念曾被選舉主任多加為難,被問到會否擔心因爸爸的政治立場而被褫奪參選資格,他指「與其作為一個仔去擔心,不如話佢作為一個香港人擔心。」會擔心香港現時的政治環境,到底會否不斷重複一件不尊重人權和選舉權的荒唐事件,但由於主導權不在他手,他亦無可奈何。

馬鞍山警署的那一夜

記者本以為他是因爸爸的熱血而萌生參選念頭,但既然他和爸爸交集不多,那他參選的出發點是什麼?「我相信對我來講印象係好深刻就一定係馬鞍山警署嗰件事,我發覺原來你個人身安全係可以隨意俾人去威脅,即係你住緊嘅社區已經喺咁樣嘅情況之下,咁我嗰下就覺得,其實會唔會可以有另一個方法我係可以做得到?」作為地區的一份子,他亦因此思考怎樣去參與於其中。

Mio坦言,區議會性質的確只屬諮詢架構,不存在太大的政治權力,但在政治上的角色亦非近乎零。「例如我依家出到去表達我嘅訴求,用一個市民的身份會有效啲,抑話作為一個建制裏面嘅一份子、一個區議員會有用啲?我覺得後者係嘅。」他更指,在擺街站的過程中,發覺很多街坊的政治觸覺很高,因此不認同做地區工作一定要去政治化的說法。

擺街站初期,他坦言政治立場是一個很難答的問題,因在現今世道下,的確很難一概而論一個人的政治立場為何;是勇武?抑或是和理非?定一話是黃色?還是黑色?「我覺得最大嘅公約數一定係五大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呢一個就係表達咗而家一個對政府施政不滿嘅市民嘅最正常嘅嗰個取態。我一定會答你,第一、我唔係建制派。第二、我真係好堅持獨立調查委員會一定要做。」

社區問題難為亦需為之

住在選區10年,已知區內有三大問題,包括鼠患、長者非法聚賭、以及繁忙時間交通擠塞問題。開始地區工作初時跟街坊討論後,發現情況不是想像中的簡單,很多時是基於根本性的問題,「舉個例子賭博問題,其實傾下傾下嘅時候,發覺係因為佢退休啦冇嘢好做,啱啱又有筆錢唔知點樣處理,平時屋企人唔理佢啦,咁佢唯一可以有社區嘅連結呀喺邊度呢?就係賭檔嗰個位喇。」

「會唔會其實係社區唔可以對應到長者嗰個配套?咁當然,短暫你唔可以杜絕到個情況出現嘅,但係你長遠都要帶返去政府嗰個安老政策或者長者服務,或者甚至係地區裏面係咪有嘢做得唔好呢? 」除了在社區裏負責任地「做得幾多得幾多之外」,完全解決問題很多時亦須關乎政府的決策。

記者:羅天朗

攝影:梁正平

註:區議會選舉沙田區錦濤區(R27),候選人分別為陳天俊、吳啟泰(民建聯)、許立燊(獨立民主派)、吳志雄。陳國強為現屆區議員,並於10月17日退選。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