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口罩抗暴】警性暴力傷痛觸動家暴陰影 中大女生吳傲雪:堅持能醫好每個傷患
  • 2019-10-20    

 

蒙面法激起全民口罩抗暴示威浪潮,中大女生吳傲雪Sonia卻反行其道,在與中大校長段崇智的對話會中,公然除口罩,控訴警方性暴力,用真我對抗極權,她的勇敢力量,來自一段家暴經歷。

「我不想被自殺,既然我沒有家庭包袱,我很想代那些受害人,那些比我遭受更嚴重性暴力、性侵犯和虐待的被捕人士發聲。」

在中大修讀幼兒教育的Sonia來自中產家庭,她是家中獨女,父母對她要求很高,期望她做規行矩步,品學兼優的淑女,「放學回到家,馬上要做功課,不能有任何娛樂活動,看電視、上網也不可以。」

Sonia渴望得到父母的讚賞,她努力唸書,考到歷史科全級第一名,她滿心歡喜告訴媽媽,卻得到冷冷一句「咁又點,有冇一百分呀?」,「那刻我知道,無論我如何努力,他們也不會滿足,我永遠都無法滿足到他們的欲望。」

上到高中,Sonia開始用自己的方式生活,父母看在眼裡,認定女兒反叛,於是斷絶零用錢,Sonia覺得沒有做錯,拒絶妥協,於是在課餘做兼職賺取生活費。

她坦言,那段日子捱得相當苦,但學會堅強和勇敢,「為甚麼他們要經濟制裁我,源於整件事是權力不平等,家長的權力較大,子女沒有獨立能力,無力反抗,所以小時候,我已知道,在這樣的處境下,要更加堅強和勇敢,而當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時,一定會遇到諸多阻撓。」

母親性格暴躁,動輒拿她出氣,她一直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十七歲那年,母親又為小事動粗,「掌摑我,用衣架打我,用櫈打我,用藤條,我避入廚房,躱在一個角落,聲嘶力竭地喊救命,但沒有人救我,我狂哭,由那刻開始,我知道不需要留在這個家,因為她沒有當我是女兒。」

她毅然離家出走,到朋友家住,之後考入中大,報考多個獎學金和助學金,一年多前,她患上抑鬱症,加上好友自殺身亡,於是積極參加社會服務的義務工作,希望以過來人身份,幫助有情緒病的青年走出蔭谷。

一步步走向陽光,誰知8.31當晚在太子站被捕,在葵涌警署遭遇連串性暴力,包括被男警拍打胸部,女警直觀如廁過程和期間所露出的性器官等,飽受羞辱。

多年前的家暴傷疤又再揭開,各種慘痛片段又歷歷在目,「任人魚肉這一點,跟今次的遭遇很相似,我在覊留室也是任人魚肉。」

她以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陪同開記者會的龍小姐、民間記者會的S傷者、9.27新屋嶺被捕者集會的S同學等身份,揭露和控訴警暴問題。

後來她聯絡到數名曾經被性侵和虐待的被捕人士,知道他們的可怕和慘痛經歷後,萌生代他們發聲的念頭,「他們的精神狀況很不穩定,於是我想,如果我沒有家庭包袱,不用擔心家人會被恐嚇和報復,不如就由我出來,代他們發聲。」

她說,中大學生已跟校方舉行過兩次對話會,但在譴責警方暴力方面,始終沒有一個明確的表態,「他們一直都說,讉責一切的暴力,包括警察暴力。既然段校長說過視學生為兒女,為甚麼兒女在面前哭訴受到警暴,你也不發聲明,我當眾除口罩,就是想跟他說,我也豁出去,不如你陪我們同行吧。」

第三次對話會的發展峰迴路轉,校長段崇智堅持只譴責一切暴力,Sonia狂哭離場,數名男學生跪地痛哭,哀求校長與學生同行,後來校長在坐駕被攔時,心生一仁,下車與學生開閉門會議,坦誠說出彼此心底話後,校長終作出三項承諾,包括發出長篇公開信,提到校方逐一接觸逾30名被捕學生,當中約20人稱拘留期間遭受不合理對待,包括頭部受創學生要求就醫,18小時後方被送往急症室、多人被警員掌摑、不許學生與家人或律師聯絡。

段崇智表示,會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要求對方考慮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亦認為政府應正視社會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

能打動校長,打破僵局,Sonia覺得是「家庭」Connect到兩邊原本持不同原則的人。

「參與閉門會議的學生告訴我,有一名學生用了一個例子說服校長,他的爸爸是退休警察,他原本不認同示威者的行動,但兒子回到家,他仍會為他按摩和塗藥膏,就是這刻,感動到段校長。我們是一家人,無論兒子做了甚麼事,父母也會撐到底。」

如果林鄭月娥在六月二百萬人上街時,能像校長那樣,出現「一念之仁」,8.11、8.31等慘劇,警民誓成水火的局面就不會發生。

「林鄭月娥經常強調透過對話尋求共識,解決這場紛爭,但我覺得她的對話不是誠心的對話,溝通要雙向,最重要有跟進,這些她都欠奉。」

雖然校長的承諾要拭目以待,但比起前兩次對話會,總算踏出了一步,有喜有愁,Sonia作為首個現身控訴極權的受害人,很快就成為極權的目標。

對話會翌日,警方通過中大聯絡Sonia,邀請她到警署就其性暴力控訴報案。

「這機制(警監會) 過往只有極少數成功的個案,我曾經以龍小姐身份在記者會作出指訴,那是九月份的事,為甚麼警方一直沒有理會?可見警方今次的調查,不是真正的調查,而是政治考慮。」

「第二,涉嫌性暴力的警隊調查涉嫌性暴力案當事人,何以服眾?最重要一點,這個安排是完全沒有考慮我的感受,我在葵涌警署被性暴力,你竟然叫我回去警署投訴,你有沒有顧及我的感受?我覺很非常不人道。」

「警方想調查這宗案件,想還警員真相大白,給公眾一個交代,警方這麼大權,那去請林鄭月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好了,如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第一個去助查。」

她又說,會就警暴作投訴,包括但不限於將會以中大學生身份,向同時為中大校監的特首林鄭月娥作出「直訴陳情」,嚴正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

滋擾來電和信息亦不斷,「一年內必輪姦你」、「天拿水等緊你」、「一晚收幾錢」,手機屏幕彈出各樣恐嚇的訊息。

「有網民質疑我的說話,前後不一致,說我大話連篇,其實大家可以回看三個片段,毛孟靜議員記者會 8.31目擊者,9.27新屋嶺被捕人士集會,民間記者會,由始至終,我都強調在葵涌警署受到性暴力。」

「我當日說的性暴力,是泛指多個範疇,例如我被男警員拍打胸,這是非禮,我被女警觀看如廁過程和性器官,這是偷窺,加上她掀起我的上衣,種種都是性暴力所涵蓋。」

「有人說我不讀書不工作,人格很有問題,其實去年我獲取不少獎學金、助學金,所以我早已認識段校長,因為2018年我贏得傑出學生獎(社會服務),我是親自在他手中領取獎項 。」

Sonia說,多年的家暴經歷,令她明白要比其他人更加堅強和勇敢。

「我經常跟自己說,『別忘掉原是靠堅持,醫好每個傷患』。其實也可放觀現在的香港,香港生病了,大家有很多受傷的經歷,有很多傷痛,但是只要你堅持下去,總會有曙光。」

成了新聞人物,除口罩片段在社交平台曝光,父母可有聯絡她,藉此冰釋前嫌?

眼前的倔強少女,只搖搖頭苦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採訪:任盈盈

攝影:阿晨、攝影組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