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奪區議會|大埔】現職殯儀師 機場阿叔專做架樑:如果我計算咁多 就唔行出嚟啦!
  • 2019-10-21    

 

8月13日,機場。

只見一身黑色西裝與銀髮,屹立在馬路上。那裡,是揮舞的警棍與胡椒噴霧,轟鳴的警號與雜物,燥動的示威者與路障之間。西裝男子以肉身擋著防暴。西裝男子奮力搬開路障。一時之間,連同眾多的記者,沒人理解他的身份與立場。我們都習慣了,黃藍分明的世道。

其後,有人說他是機場職員,有人說他是藍絲,有人說他是和理非。其實,他曾任職四大會計師樓,之後轉行殯儀業,亦是法學碩士。最近,他更決定參選大埔林村谷區議會。

「我是陳振哲,好多人都叫我機場大叔。」

「當時都幾危險,其實兩邊都不討好,我走出來,警察會以為我是示威者;我走出來,示威者又會認為我反對他們。」那天,防暴曾向他噴射胡椒噴霧,他卻喘著氣,痛苦地繼續搬開擋著警車的鐵馬。「我只有一個想法,警察如果不能離開,就要下車執法。他們所謂的執法,就是打示威者,所以我的想法是,搬開路障令警察可以離開。」然而,兵荒馬亂的一刻,自難以要求群眾理解,況且,那情緒的激動來自於義憤:「甚至有示威者跟我說,失去眼睛的人如何是好?我說,你拿我的眼睛吧。有人捉著我說,你不要再搬(路障)了,我舉高手說, 那你打我吧。」

不知幸或不幸,香港人總是放不下帶點虛偽的溫柔。沒有人私了陳振哲,甚至有人與他一起搬開路障。「我們不要迷信,羣眾就是不能溝通。我身體力行讓大家知道,是可以溝通的。」

陳振哲的冒險,還未完結。9月28日,大批防暴於紅磡隧道巴士站截停巴士,截查多名市民。「現場指揮官,現場指揮官,請問你們根據甚麼條例,去截停這架巴士呢?」陳振哲以一夫當關的氣勢,走到與數百防暴只有一線之隔的距離。他的自信,其來有自。手持法學碩士資格,亦是警政及公共秩序文學士,相比那幫毅進100星,對警察的權力界限,自是更為熟悉。「當時有一個警司說,我們根據警察條例,有權截停任何車輛,對,但他遺漏了最後一句,要有合理懷疑嘛,這個才是重點嘛。」可惜,法律在香港警察之前,屁都不是。「我警告你,我可能控告你行為不檢!你在攪我同事,我就拉你!」那位姓鍾的指揮官,說來說去,就是說不出合理懷疑。「這是一種白色恐怖,若人人都覺得 不敢走出來,就真的沒有人會走出來了。」

遠在反送中運動開始前,陳振哲已經熱衷於做所謂架樑:「我想,做架兩的性格是天生的,路見不平,有些事看不過眼,就出聲。」甚至,在2015年,定慧寺被揭發非法經營骨灰龕,翌年三月他帶領苦主,與當時的住持釋智定爭論。陳振哲的拔刀相助,以至參選區譏會,源於身為中年人的愧疚。「其實我經常都想回應陳健波先生的收成期(言論),我們這一代中年人,是借上一代的努力,借著社會安穩,令我們有今天的享受。乘著經濟上升的勢頭,你居住的物業無端升值了很多,以致你可以享受今日的安穩,這不是你應得的。你在用下一代的資源去還債,你今日還不走出來,就是在掠奪下一代。我不想下一代的資源被我掠奪,所以我走出來。」

然而,世間現實,沒有善惡的因果律。不論是做架樑,或是參選,總會有代價,他從事的殯儀生意,受政治立場所累,自是有一家影響。但是,陳振哲沒有後悔:「我覺得做人又不可以計較,正如機場我走出來,有好多計算的話,你不會走出來,傻的嗎。有時就是這份傻勁,走出來再算吧。」

今屆大埔區議會林村谷參選人包括大埔民主聯盟陳振哲,以及該區現任區議員、經民聯成員陳灶良。

採訪:梁越

攝影:蔡福生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