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脫歐.脫鈎(陶傑)
  • 2019-10-20    

 

世界缺乏領袖,沒有第一流的人物,第九流的卻很多。只有第三流即可以脫穎而出,火速上位。

新任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半生是邱吉爾迷。邱吉爾的傳記早已滿境滿谷,他也湊一份熱鬧寫了一本。其中無甚新意,因為有如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四百年來字裡行間所有偉大的地方,能說的都已說遍了,何況莊肥仔畢竟不是莎士比亞。

這個肥仔有野心,但不要緊。在一個民主國家,「野心家」不是億萬五毛大媽爭相聲討的罪名。莊漢生先做倫敦市長,主持倫敦奧運會,在市長任內他鼓勵流動腳踏車。倫敦是五百年來街頭格局沒有改變的城市,平時一條馬路最多雙線行車,變成自行車充斥,與巴士和私家車爭路。開自行車的又自命是自由主義小資產階級,好像很有型。結果倫敦馬路上開自行車的人與巴士司機破口相罵,層出不窮,有如中國的城市。

憑這一點即知道莊漢生本事有限。天可憐見,英國脫歐這個困難關頭,因為他的前任更沒本事,就輪到這個肥仔上位。

脫歐之所以難纏是歷史遺留的問題。本來只有六國為了治理一條流域通遍的萊茵河,由荷蘭到德國,同意坐下來制訂一條共同的水利運輸政策。歐洲的共同市場由小處開始,本來沒有問題。英國七十年代初也希望加入,但被戴高樂制止,彼此鬧得極不歡欣。

但是當所謂共同市場(Common Market)膨脹成「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y),繁文縟節增加,規章程序膨脹,搞到最終連貨幣也要統一。此時戴卓爾覺得大事不妙,開始抵制。但保守黨年輕新晉包括馬卓安和彭定康,認為歐洲是英國的未來。

本來也沒有問題,先決條件是歐洲不能膨脹成一個像前蘇聯那樣的臃腫大聯盟。但左膠知識分子偏偏要往這條死路闖,「歐共體」又發展為「歐盟」(EU)。與從前的Soviet Union一樣。歐洲的知識分子讀現代歷史,不知道書都讀到了豬肚子裡面去。Soviet Union之必須解體,除了這個大聯盟吸入了馬列毒品,另一原因就是體態臃腫痴肥,將經濟文化全不相干的一眾小國硬綁接在一起,白俄羅斯與車臣跟本是兩個世界;哈薩克與烏克蘭更像兩個星球。蘇聯之解體是必然的事。

本來歐洲的狀態取其中庸,到了歐共體即適可而止。貨幣也不要統一:因為在歐洲旅行,由法國過境到意大利,換一次鈔票,欣賞法意兩國不同的鈔票圖案設計,體現各自的優越文化,一點也不麻煩,對於旅行家是一種樂趣。

但過了這一點,由盛而衰,因為由簡入繁,當初簡樸精煉的哲學,變成囉唆不休的一群八婆。這就是歐盟走過衰敗的開始。

規舉典章之多,由空氣河流的環保到超級市場的雞蛋如何包裝,事無大小,樣樣都要統一規管。偏偏中國資本由希臘的港口後門插入,然後收賣滲透意大利,華為登陸,逐個擊破,聲稱統一的歐盟政府卻眼睜睜一無所為。美國人心水清,看見知道不妙:這樣的超級人民工社要來何用?

莊漢生屬保守黨右翼,自然也有此智慧。但退歐後唯一的陸地邊界,卻在北愛最敏感的地雷陣之上。英國人執政,對於棘手問題,一向善於「含混過關」,即所謂Muddling Through。但遇到懷有偏見的歐盟,卻一次次敗下陣來。

哥倫布有一次被問及:如何令一隻雞蛋直立放在桌上?許多人試過不成功,哥倫布輕輕一敲,把雞蛋的底部敲碎,就像房子一樣聳立在桌面。這就是所謂Gordian Knot:不論多難纏的結,手起刀落即可。

特朗普就是這一派,莊漢生也仿效。置之死地而後生,一個人只要死都不怕,其他人就怕你了。脫歐這個問題,令世界感到煩厭,有如林鄭在台之囉唆。

這一次,人人祝肥仔好運。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