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牛下》正值老父病危】吳岱融生死看透:到我老時千祈唔好強行搶救 那邊見冇所謂
  • 2019-10-23    

 

已年屆60的吳岱融,生離死別的經歷怎未嚐過。

大台播放中,他重登男一的新劇《牛下女高音》,一班中佬與老校長的故事,劇情怎不涉及「人生離別」。拍攝時,主角吳岱融也正值經歷與老父的離別,此劇有切膚之痛的演出。

「拍《牛下女高音》時,爸爸因為已經八十幾歲,拍攝至後半段,爸爸身體開始好唔舒服,已經有心理準備,的確會唔開心,因為爸爸本身係一個好堅強嘅人,覺得佢係永遠唔會離開,小時候爸媽好愛錫我,我甚至好驚佢哋有日會離開。當然慢慢成長唔再怕,媽媽亦都離世好多年,而家輪到爸爸。雖然對我演出時,情緒唔係太大影響,因為我都係一個埋位開工就好專注嘅人。

劇情反而安慰到我

當時好有趣,上天好似特登做一啲嘢嚟安慰我,因為拍攝《牛下》尾段時間,劇情係講述人生離別,咁啱有一首歌我唱嘅,叫《那邊見》,歌詞意思係叫人唔好唔開心,就算朋友、親人離世,可能都只係早走一步,遲啲就可以見番,描述嗰種心境,好應境,好似幫我一把,令我可以放開少少,當時我覺得爸爸好辛苦,唔想佢再捱苦,不過都係人生必經之路。
拍《牛下》時,吳岱融經歷喪父之痛,劇中他主唱的歌,成了治療之效。
吳岱融同爸爸餅印一樣,生前吳父曾是廠家,吳岱融少年時是太子爺。

換個角度 離開也是解脫

首歌安慰到我,加上已經有心理準備,所以爸爸病危時都不至十分太傷感,畢竟一來已八十幾歲,二來病咗一段時間,作為子女嘅都好辛苦,所以我覺得都係解脫,因為我唔想佢再辛苦,都唔好講佢自己唔舒服,唔食得唔行得,說話想大聲啲都唔得,有時候反而需要掉轉去諗,例如我記得有位作家,寫過一啲文章同自己仔女講:『千祈唔好進行救急,強行搶救,唔該尊重我!』我本身都係咁樣諗,亦唔代表灰,那邊見啦!其實無所謂。」

太子爺出身

是新加坡人的吳岱融,兒時隨父母來港定居,父親開製衣廠,他是太子仔。直到十多歲,父親因製衣配額政策影嚮生意,四面楚歌下最後結業,家中經濟亦出現問題。藉貫潮州,有潮州佬擔當性格的他,見兩個妹妹仍在求學,正值新加坡當兵的他,晚上做外快減輕家庭負擔,亦是踏上銀色旅途的伏線。

當兵練埋芭蕾舞

「當兵時我屬卡民工團,夜晚可以外出,民工團負責唱歌表演,日頭就練習一字馬,所以點解而家我啲筋咁鬆,就係因為有練習芭蕾舞。當時家庭環境出現咗變化,於是搵份侍應做,喺大酒樓托住餐盤,然後有燈光照住我哋,我嘅戲劇人生可能就係由嗰一刻開始,我記得當時表現好好,好快部長就搵我企最前第一個,我其實有啲驚,因為要托住隻乳豬,如果半路中途跌低就大件事。

之後亦有去酒廊唱歌,賺到少少車馬費,亦因為咁樣,喺酒廊認識我嘅伯樂梁立人先生,然後加入新加坡電視台訓練班,因為我本身係新加坡人,完成兵役之後就正式開始做藝人,可能製作人比較鍾意一啲乖嘅人,年輕時性格比較內向,所以好快就搵我合作,我喺新加坡拍咗六部電視劇,都係屬於第一線。後來整傷腳,就返回香港,又係梁立人先生引薦,加入無綫,我拍《絕代雙驕》都係梁立人先生嘅作品,佢係我嘅大恩人。」
劇中的「大爆」愛唱歌,現實的他一樣,90年仍是小生時,他出過一張唱片,入行前亦在酒廊唱歌賺外快。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