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歲女孩的磚頭】直擊勇武快閃裝修陣地戰 被速龍狂追中二女:我不想放棄抗爭
  • 2019-10-22    

 

「其實你走得這麼前,成為勇武派,你真的想清楚了嗎?」記者問。

「既然出來,就預料了十年暴動(罪刑期)。出來那一刻,你不會再想太多。」阿玲(化名)蒙著黑色面巾,毫不猶豫地回答。她看起來較一般前線矮小,但原來由滅煙、扔汽油彈、扔漆油彈,以至堵塞馬路,她一一參與過,上週末的十八區「神獸罷鷲」行動更首次「裝修」中資銀行。原來她只得14歲。

「六月初(逆權運動剛開始)的時候,我一開始不是這麼真心去反對這場運動,一開始是玩玩而已;我的朋友出來,我就出來了。至六月尾、七月的時候,我才意識我走出來的目的。」阿玲娓娓道來。

「魔法師」是她學生以外的另一身分,有時她會「玩火」焚燒路障,「魔術」是為了方便前線者撤離。她偶爾也會「玩水魔法」,「漆彈內只是混加了一些水」,「扔中他(警察)的頭盔,則可阻擋他的視線」,拖延拘捕行動。

「大概是9月尾,那天我沒預料做火魔法師。原本我只是消防員,但隊友有多餘的(酒精),不只一支。他們給了我(一支),我沒想如此多就照做了。一開始會害怕受傷,但多次行動後會開始習慣。」

阿玲直言,「(裝修行動)我覺得鬼就一定有份,但更多的是我們勇武手足,因為你搞中資(店舖),好像「福建佬」優品360,我覺得已經算是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你可以見到福建佬開始跟中共割席,他們都貼出了標語。」

對阿玲而言,行動最棘手的部分是媽媽的「催魂靈」。每每收到媽媽電話,緊張的神經會騷動起來。她往往以「在同學家打機」的藉口,瞞騙媽媽偷偷「勇武」。

「家人原本並不知道我走得這麼前,直至九月尾的時候,有一次催淚彈射中了我的腳,見到傷口,他們才知道我走在前線。那時,媽媽是直接辭職,留在家監視我,不准我外出。」

阿玲又憶述,最難忘的一次抗爭是「十一國殤」。「那時(警方)未開實彈前,我們在楊屋道附近,後面的速龍只跟我距離兩三米近。那次是人生跑最快的一次。」

「我覺得你繼續努力下去,香港人總會有贏的一天。雖然我算是一位勇武,但其實更多人比我勇敢。這幾個月以來,拘捕的二千多人承受得比我更多。他們均沒有放棄,為何我會放棄這個抗爭呢?」

說畢,便繼續行動。

採訪:何逸蓓

攝影:王晴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