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朗恐襲|難以釋懷】721藤條受襲青年走上獅鳥之路:全因警方選擇性執法
  • 2019-10-23    

 

張建宗說:「警隊內已經溝通好,我們應該向前望,所以大家不要再糾纏於721。」

可能嗎?

18歲勇武青年:我唔會忘記

星期一網民發起元朗恐襲三個月靜坐,元朗大棠路於晚上7時聚集不少市民街坊,一身黑衣打扮,由頭包到落腳的阿雲,格外醒目。問他對警方有多失望?他說:「唉,比我的DSE成績還失望。」黑沉沉的盔甲下,終於流露出這個年齡特有的,稚嫩的幽默感。難以想像,他親身經歷了7月21日恐怖的一晚。「我當時還是一名和理非,當日回家途中,西鐵突然不動,但閘門打開了,白衣人衝進(車廂),用藤條打我們。」他幽幽地說,車廂中的人求白衣人不要再打,有些人報警,警方要麼不接電話,要麼敷衍,最後更掛斷來電,斷線一刻,亦掛斷香港人的信任。

那天,元朗鄉黑與警方,向香港人示範了何謂「獅鳥」。

阿雲免不了受傷,當下,他突然明白甚麼。再次走出來,已是一身full gear。

既然警方選擇性執法,那我們唯有自己解決。他加入過「獅鳥」,「試過遇到藍絲阿叔,想用刀、木棒攻擊手足。」多次被挑釁,勇武已經建立一套「獅鳥」體系和原則。「首先,我們召集一群同伴,不會單對單,會先勸退挑釁者,絕不會先出手,但如果他再攻擊,我們便會還手。如果警察來到,或者那個人沒有能力還手,我們就會停手,通常他躺在地上,就會讓手足散開。」他強調,不會殺人,但坦言擔心手足錯手,「我們要盡力克制。」

元朗上班族:我唔會忘記

28歲的香港欣(化名),721深深體驗到,求助無門的感覺。「當日報唔到警,我都有份打電話,我直情打電話去1823,才有人說會跟進,999是沒有用的,是廢的。」

自此,當看到市民自行私了施襲者,她會感到興奮、開心、覺得是應該的。她憤然道:「被私了的人做錯事,應該被拘捕,但因為警方選擇性執法,所以被放過,我們用自己方法解決,私了這行為是好的。」

和理非:我唔會忘記

28歲的W,正統的和理非,星期一元朗集會,只戴上一個外科口罩。「私了其實很可悲。」她認為,獅鳥根本就是警方帶來的風氣,完美向香港人示範,怎樣自衛。「由政府和警方帶頭,他們就是一個「榜樣」, (在新屋嶺)發生的事其實是警方私了,做法又有何分別?」

----

721,警方39分鐘後才到場;三個月後,集會未開始,防暴已在駐守元朗地鐵站,市民和平聚集不足30分鐘,已經清場,制服數人,及後發射數十發催淚彈。防暴警察突然衝入大馬路驅散時,令人不禁疑問:「三個月前,為何不如此迅速?」

司長籲港人不要再糾纏,但正是721,令「獅鳥」現象頻生。香港人奮鬥到何時?阿雲說:「我心目中的最終之戰是,所有人走出來最後一場戰鬥,中央必定會出動解放軍,我們很難再保持克制了。」

採訪:鄧詠瑤

攝影:林金展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 $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