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葵涌廣場50呎租30,000蚊】懶理淡市無生意「孤寒家族」大業主迫七日內交租:第二日封舖!
  • 2019-10-23    

 

社會動盪令人無心行街,加上港鐵提早收車,市民消費意欲日漸疲弱,飲食和零售業步入寒冬期,冷風更殺入「掃街聖地」葵涌廣場。多間小店相繼撐不住,自八月開始,葵廣不斷有舖位空置,現時空置率上升到5%。亦有不少業主輸少當贏,近期不乏蝕讓成交,上月商場3樓100呎單號舖,以295萬沽出,較2013年購入價420萬元,貶值125萬。

「做人要有良知囉,講真業主喺葵涌廣場有咁多間鋪,佢都算好有錢啦,我哋又唔係話呃,只係想俾條生路我哋行下啫。」

葵廣一間雪糕店,小小50呎的舖位,月租高達三萬元,一個月要賣1,500支雪糕才夠交租。因為生意額比去年同期暴跌五倍,老闆C小姐無奈向業主要求減租,沒料到對方落「封舖令」逼收聲:「叫我七日內交租,唔係嘅話第二日就封我舖。其實如果當初唔係有人流,我相信傻嘅都唔會喺葵廣租三萬蚊啦。而家冇人流,呢個商場最值錢嘅嘢,咁係咪應該同我哋共渡時艱?」

業主之後同意減租一成,為期三個月,C小姐認為三個月優惠,遠不夠填補損失,決定完租約後撤出葵廣,此後商場又少了一間人情味小店。

在葵廣做童裝生意25年的高先生,未到九點已經拉閘,他説現在八點後「一毫子生意都冇」,所幸童裝的客源較穩定,還有些許本錢抗壓:「我哋做得耐,有好多跨代嘅客人,做兩三代生意。阿嫲或者阿婆會帶仔女買,仔女生咗孫又會再嚟買。以前十點鐘都仲有人行,有時仲做到11點,宜家你八點幾聽到好多拉閘聲。」

高生的業主願意減兩成租,為期兩至三個月,但他指無論減多少租,做賣衫生意只會死路一條:「喺淘寶買得到嘅就一定死晒。所以你見到呢個場好特別,食肆多之外,賣內衣都特別多,因為呢啲要親自試,淘寶取代唔到。」

藉口多多避減租

「減咩租啊,而家公眾假期,大把人流大把生意啦,你哋要賴就賴啲示威者囉。但係我覺得,點解我唔賴你呢?我做乜要賴佢哋,佢哋都無辜㗎嘛。」

在葵廣經營格仔舖兩年的A小姐,引述業主秘書的回應時一肚氣。格仔舖面積約120呎,月租$26,000,至葵廣今年夏天壞冷氣起,生意已每況愈下,到今個月營業額只有一萬多。由於商場鄰近警署和地鐵,每次有示威都難免被波及,A小姐有感危險,向業主提出減租,不料對方反說:「你哋喺一樓呀嘛,危險都唔輪到你哋啦。」、「冇人叫你咁遲走㗎嘛,你可以自己因應返個情況開唔開舖㗎。」A小姐即反問:「我唔開舖邊有錢交租?」

經過一輪交涉,業主終肯讓步,願意減租10%,為期六個月。業主允許A小姐先用現金交第一個月租,其餘五個月則用支票於下個月預繳。但到交租日,業主臨時反口,指A小姐因為沒有用支票交六個月租,故九折優惠只適用於首月:「大業主,你肯減少少比我,我都應承啦,點知都係反口,永遠都係講一套做一套,冇誠信。」

A小姐說,雖然有網民發起幫襯黃店行動,商場部分小店得到年輕人青睞,但大多都旺丁不旺財:「好老實講,呢個時候你唔會係想行街買嘢,唔會突然好想買件衫呀,店主都唔會趁火打劫。」

偏幫連鎖店欺壓小店

葵涌廣場一向有「潛規則」,允許舖前擺放貨品,以舖前黑界的兩個階磚為限。有大型連鎖店疑針對小店,向業主投訴該小店阻街,隨後業主不停打電話向小店施壓,命令一個階磚都不能超出,否則出律師信:「因為佢係大業主,佢就打電話去管理處,管理處之前同我講話冇問題,轉個頭為咗應付業主,都俾咗一封警告信比我。」



葵涌廣場的賣點是街坊小店眾多,但都難敵地產霸權,卓悅(653)三年前以月租36.8萬,承租商場地下中庭的九個舖位,踢走多個小商戶,包括平價服裝店、印章店、小食店及家品店等。

全港最成功的劏場

1990年落成的葵涌廣場,商場内原有六百多個舖位。有別於其他發展商只租不賣的政策,開業前發展商南豐將所有店舖拆售給公眾,業權由不同業主持有。但當時商舖面積大租金貴,難放租。業主為自救,想到了劏舖,演變成現時1,000多個小店。像一樓「潮流廊」,前身是惠康超市,結業後,業主收回舖位,劃分成四十六間小店再出租或出售。由於葵廣商舖業權分散,即使想翻新或有進一步發展,也先要找齊業權人商討,最後原地踏步,葵廣格局停留在舊時,在千篇一律的大型商場中,成為僅有的平民清泉。

有別於與其他劏場,葵涌廣場的成功,歸功於地利優勢及附近配套。葵涌廣場上面已有三幢住宅,附近有不少公屋,有強勁的民生消費力打底,加上商場四通八達,既鄰近葵芳港鐵站,亦有天橋連接新都會廣場、葵涌運動場及葵芳邨,人流不斷,這都是葵涌廣場比其他劏場大收旺場的原因。

也正因業權分散,沒有大型發展商針對租客設入場門檻,也沒有人定期考察營業額來決定是否續租,葵廣成為普羅市民創業之所,造就無數個零甄選的創業夢,759阿信屋的第一間舖,正正開在商場二樓。

業主身家數十億仍企硬

記者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發現業主怡富船務,由「炒樓世家」鍾氏家族持有。1989年 ,南豐以優惠價,向鍾氏出售當時仍未興建好的葵涌廣場。鍾氏豪擲3.5億掃葵廣一至二樓商場舖位。不過之後撞正六四事件,樓市氣氛差,鍾氏反口撻訂,要求只要部分單位。南豐不滿,便入稟控告鍾氏。

曾與鍾氏合作的荃灣鄉紳說,當時鍾氏沒有太多錢做一次過成交,找浩亨401個主席和南豐談判。最後南豐及鍾氏庭外和解,南豐亦讓鍾氏購入部分單位。但自此之後,不少行內人對鍾氏「輸打贏要」的炒樓手法有所保留:「佢哋做生意,永遠唔會蝕錢㗎 。 」

家族龍頭鍾榮昂,是香港最早期的炒樓王,原本在荃灣七街開糧油舖,其後轉型做地產生意,專炒荃灣及深井一帶樓宇,並開設安富地產,壟斷荃灣地產六成生意。而其七街的舖位則於九十年代,被土發局 (市建局前身)收購重建,獲每呎八千多元賠償,金額超過一千萬。

子承父業,鍾榮昂三個兒子在八、九十年代炒賣嘉湖山莊、海韻花園及青衣灝景灣等樓盤現在豐厚身家全靠炒樓賺回來。長子鍾楚宣亦不諱言向本刊透露,現在豐厚身家全靠炒樓賺回來。但賣花之人插竹葉,鍾氏一家棄豪宅住私樓,現居葵涌廣場和萬景峰,有指是為了監察租戶,觀察商場人流是否如租戶所説的大不如前。

次子鍾楚豪曾經是中環的「人民英雄」,事關2007年,市建局宣佈收購中環嘉咸街重建,聲稱有該條街3%業權的鍾楚豪豪言:「總之賣比我,市建局出幾多,我就比多5%!」鍾楚豪風頭一時無兩,市建局眼見他用高姿態收購物業,使出尚方寶劍,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强制收回物業。連日來高調的鍾楚豪,被指被市建局嚇到縮沙,收回計劃,自此不在媒體下曝光。

身為潮州人的鍾氏慳儉成性,連買報紙的錢都要慳,他們每月給約數十元報紙檔「借報紙」,看完便歸還給報紙檔。對自己都慳到盡,更何況是租戶。葵廣冷氣每年夏天都會失靈,導致人流銳減,有租戶質疑業主不肯花錢保養換零件,電費更是逐年逆升:「冷氣點會突然間一齊壞晒,咪就係因為業主唔肯拎錢出嚟整囉,買埋啲二手零件。冷氣壞又話唔關佢哋事,收租就最關事。」

商場客戶中心當時指,已向保險公司申報,待歸納受影響商戶之損失情況後,中心將協助轉交予保險公司及公正行跟進及處理,但租戶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消息。

記者到鍾氏位於南豐中心的辦公室了解,職員表示:「一個月都未必見到老細一次。」又指老闆只有幾個葵廣舖位,「唔係買曬成個葵廣咁犀利」,截稿前仍未有回覆。


撰文:張怡

拍攝:胡智堅、蔡福生

插圖:亞火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 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 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 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 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