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奪區議會|天水圍】盼推動「居民自決」 巫啟航:自己社區可以自己話事
  • 2019-10-26    

 

巫啟航早前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被捕,被扣留40小時後獲准保釋。他在獲釋當日接受專訪時談到為何不「踼保」,他坦言,義工團隊只有「幾個人」,但工作繁重,想爭取更多時間落區由雨傘運動後的「傘兵」到「反送中」運動,巫啟航部署3年多,決定參加今屆區議會選舉(天水圍宏逸區)。

巫啟航早前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被捕,被扣留40小時後獲准保釋。

對議會失望仍從政 因盼港人「有Say」

巫啟航笑言,自己畢業於「天水圍最黃中學」,自小政治參與較高,中學開始參加六四晚會,亦成為他的政治啟蒙;到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他都有參與;經歷「梁游DQ」風波後,他萌生參選念頭,3年前開始落區。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於2016年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取消議員資格。巫啟航當時認為,議會縱已失效,但仍然希望香港人在前途問題上有「話事權」。「當時(發生了DQ風波)心情鬱結,覺得做什麼都無用,但仍然的起心肝參選,可能可以改變少少,想先試試。」
梁游於16年被取消議員資格。巫啟航當時認為,議會縱已失效,但仍然希望香港人在前途問題上有「話事權」。

落區3層意義 首要壯大街坊話語權

巫啟航提到服務社區的3個堅持,第一就是壯大居民的發聲力量。他分享落區面對最大的困難是「身份」,因他不是區議員,身份只是居民或社區主任,難與政府和不同管理處「打交道」;若成為區議員,會推動街坊成立代表居民組織,居民代表有機會參與重要會議,將不同聲音帶進議會。

巫啟航指,以俊宏軒為例,唯一代表居民發聲的只有互助委員會。他批評,互委會多被親中團體壟斷,又不聽居民意見,僅利用區議會資源舉辦活動(如國慶慶典),令街坊接觸的資訊變得單一,在民生層面更是「無Say」。例如互委會曾與區議員開會,表達因治安考慮,反對在邨內多開一個出入口通往新泳池,但建議不被接納。巫啟航認為,互委會未能直接反映居民意見、不夠「牙力」,區議員亦不聽互委會意見,故需第三方力量(即居民組織)制衡。
巫啟航分享落區面對最大的困難是「身份」。

其次,巫啟航想做好整個天水圍區的規劃,這也是他的政綱之一。他指出,天水圍居民的「生活成本」非常高,即交通線道規劃不當(通勤時間長、交通費貴),以及區內缺少公營街市(物價高),冀重劃交通及加建公營街市,降低天水圍居民的生治成本。

最後一個層面是關於香港,巫啟航相信,區議員散播的資訊影響街坊對大事的立場,希望他們對社區和香港都有歸屬感。他期望落區傳達給街坊的訊息:「為何要有歸屬感?如何令自己有歸屬感?就是你對該地方有得Say,可以決定該地方的命運,小至自己條邨,大至整個香港都一樣。」
巫啟航相信,區議員散播的資訊影響街坊對大事的立場,希望他們對社區和香港都有歸屬感。

截稿日(24/10)前,元朗宏逸區參選人為巫啟航、獨立候選人曹健科、關嘉麗及工聯會區議員姚國威。

撰文:荷門

攝影:鍾健華

互動民意表態 民調投選你撐嘅候選人

港島:

中西區 / 灣仔區 / 東區 / 南區

九龍:

油尖旺區 / 深水埗區 / 九龍城區 / 黃大仙區 / 觀塘區

新界:

荃灣區 / 屯門區 / 元朗區 / 北區 / 大埔區 / 西貢區 / 沙田區 / 葵青區 / 離島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