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一國兩制的「先天缺憾」:權力不正當(楊懷康)
  • 2019-11-06    

 

李小加在倫敦指出一國兩制有「先天缺憾」(fundamental flaws):「大陸從不相信香港人會接受一國,故此不肯讓香港人享有兩制下的自治」。千錯萬錯,他認為錯在香港沒有跟大陸做好買賣:「中央政府讓香港人一人一票,香港人則誓不挑戰一國。」有早知就冇窮人。1984年戴卓爾夫人決定棄港,而歐美置身度外,香港人何來手瓜向大陸要求些甚麼?觀乎其德性,即使大陸應承了,那又如何?特朗普不已一再指出,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之時大陸不也誓神劈願開放市場、尊重知識產權…… 所有承諾一概食生菜。承諾是沒有用的,如何督行其事方為要緊。

敢於指出一國兩制有先天缺憾,李小加看來是豁了出去。他自美國海歸、來港落籍,貴為港交所總裁,身在建制而指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曠古爍今的偉大發明思慮不周,膽生毛乎?(李小加自倫敦返,「澄清」昨日之我,稱一國兩制設計完善,只是落實欠妥而已。他何曾吃過豹子膽?)且不管是先天設計還是後天落實出了狀況,習大大早有訓示不許一國兩制變形走樣。戳破其設計有先天缺憾,李小加豈非「妄議中央」,罪犯天條?

以大陸不信任香港人為一國兩制的先天缺憾,李小加是說得含蓄了。在1984年簽下許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中英聯合聲明》之時,大陸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那一制跟自由自在慣了的香港人格格不入。《基本法》第五條由是訂明,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若是有得揀,兩制相權,香港人怎會選擇一切聽黨話、跟黨走的生活方式?

英治一個半世紀,執權者秉持live and let live、自由選擇的宗旨,香港人毋須硬啃英國那一制;既沒有立法不許侮辱米字旗,也沒有禁止稱英女皇為事頭婆,隨街高唱「個個揸住個兜,刀叉都生晒鏽」,亦無妨;放任自由,確切體現了習大大強調的「制度自信」。惟其信心滿滿也就毋須處處設下紅線、底線,叫人動輒得咎。像英國人那樣,live and let live,又何懼香港人不肯接受一國?大陸怕甚麼?

李小加認為大陸是怕香港人挑戰中央權威。他指出香港從來都是個開放社會、自由經濟,唯一欠缺的政治權利。須搞清楚的是要政治權利來做甚麼?若是用來管理地方事務,當然沒有問題;若是拿來挑戰中央權威,自是另一回事了。然而挑戰中央權威之説顯為偽命題:750萬人的彈丸之地怎麼挑戰飛機大炮要乜有乜的14億人?香港人從來現實,崇尚金庸「少做工夫、多嘆世界」的信念;若非逼到埋身、退無可退,誰會貪無聊挑戰中央?英治一個半世紀,何曾有人挑戰過倫敦?行使政治權力,管理地方事務,便能如李小加所言苟且偷安?

當然不是。遠的不説,黃之鋒參選毫無實權、只作諮詢的區議會。黨國機器,從《人民日報》到新華社莫不重炮狂轟,以之為港獨頭子。那又像是放手讓香港人管理地方事務嗎?縱使選上了,黃之鋒能挑戰中央出甚麼樣?若是海怡西一個區議員竟能扳倒14億人的強國,這個強國還強大得到哪裏去?滿口子道路、理論、制度、文化四大自信的共產黨亦得對自己有點信心吧?

容不下23歲、一棚排骨的黃之鋒,非因他好打得,只是經過投票箱洗禮、得到選民背書,即使是區議會那丁點的諮詢平台,亦能賦予黃之鋒為香港人發聲的道德權威。雖有飛機大炮、舉世最多的外匯儲備,大陸政權可無選票撐腰,在世人眼中,其權力非為正當。唯其如此方須像夜行人路過墳場吹口哨那樣,一天到晚叫喊四大自信;視所有獲得正當賦權的人如寇讎,即使小小一個區議員亦不例外。

歸根到底,不信任香港人,大陸並非怕香港人有本事挑戰中央,而是深知其權力來自槍桿子而非投票箱;權力既非正當,不管有多少飛機大炮,早晚面對挑戰。自我修正後的李小加指,打破當前僵局須在舉行雙普選的同時為23條立法。一方面讓正當賦權的特首和立法會為香港人爭取live and let live的自由;另一方面好叫大陸放心,香港人不會衝擊國家安全。此雖為妥善中港關係之本,要手持槍砲而胸無自信的執權者放任自由,此又何異於與虎謀皮?香港人,加油!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