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奪區議會|九龍城】拒做蛇齋餅粽區佬 土生土長馮達浚:關懷街坊切身問題
  • 2019-11-08    

 

早上6時,鬧鐘聲響吵醒了熟睡的馮達浚,睡眼惺忪的他起床、梳洗,匆匆忙忙便出門,7時擺好街站,這樣才可趕及向上班人潮派發宣傳單張。人潮過後,他稍事休息,到茶餐廳吃過早餐,便回辦公室處理文書工作。下午7時至9時,又是他的街站時間。這樣的生活作息,對於從前上班時間在早上11、12時、凌晨4、5時才睡覺的馮達浚來說是莫大的挑戰,但他每天堅持,全因心中那團燒得旺盛的火。

傘後曾灰心 辭職投入社區

馮達浚的那團火萌芽於雨傘運動,當時他是大學二年級生,參與罷課時還不太熱衷,直到9.28,第一粒催淚彈在他頭上爆開,燃燒的不止彈殼,也是他的內心。此後他經常到佔領區,運動結束後,他內心的火仍燒得熾熱,於是走到社區做地區工作,亦在2016年立法會大選幫忙助選。後來經歷連串DQ事件,他開始心灰意冷,轉而埋首學業、實習,然後畢業、工作。當時心中的火苗愈燒愈小,剩下一點光。

一年後某一天,馮達浚與幾個舊同學聚首談天,聊着聊着,發現即使對立法會失望,也可在地區上做點甚麼。於是便成立了「九龍城大小事」組織,顧名思義,就是大至社會大事,小至家中漏水,其實都是每個人應當關心的事。這樣又撩起了那團火,他更毅然辭去工作,以便投放更多時間在社區。

他說,地區事務總被大環境所忽略,區議會功能是諮詢架構,即使沒太大權力,至少當掌握更多議席時,民生事務、地區撥款等可做得更好,甚至更容易灌輸或宣揚政治理念。「做區做得好的話,各方面都能配合得更好。」馮達浚這樣認為,於是他下定決心由自己長大的社區起步。
「做區做得好的話,各方面都能配合得更好。」馮達浚這樣認為。

從小居住九龍城 體會城中變遷

馮達浚在九龍城長大,衙前圍道、九龍城廣場等地方遍佈他的童年回憶,小學、中學都在區內,就連大學也在距離不遠的浸會大學就讀。這區伴着他成長,看似轉變不大,然而他隱約覺得很多東西都已經不同以前,他說:「九龍城的皮囊還在,老舖還在、廣場還在,但細看之下它們的餡已變了。甚至走在街上也能感受得到,昔日人人滿臉溫馨的笑容,現在每逢落區都見到人們一臉嚴肅,人與人的關係變得冷漠。」

他知道原因——九龍城多舊樓,很多都已經收回作重建用途,有些現在仍然丟空,而新搬入來的人對社區還未有歸屬感。他要舉辦社區活動維繫感情亦很困難,他有想過舉辦「漂書」活動,但一來場地難找,二來這區多長者,這些活動受眾不是他們,他只能藉着節日搞些派花派月餅等名堂,雖然受街坊歡迎,但不是真正幫助到他們。
「昔日人人滿臉溫馨的笑容,現在每逢落區都見到人們一臉嚴肅,人與人的關係變得冷漠。」

盼服務長者身心健康

馮達浚希望未來能把更多資源和時間投放在長者服務上,不止是身體健康,也包括心智健康,他說:「長者的生理和心理健康都同樣重要,其次便是區內的環境衞生,這些看似微細的事,卻是街坊真正關心的東西,我們做的不單是娛樂,也要真正關懷這一區的需要,我想這便是做區的意義。」
馮達浚希望未來能把更多資源和時間投放在長者服務上,不止是身體健康,也包括心智健康。

九龍城龍城區參選人為馮達浚、民建聯吳寶強,以及獨立候選人方毅姸。

撰文:何雍怡

攝影:鍾健華

互動民意表態 民調投選你撐嘅候選人

港島:

中西區 / 灣仔區 / 東區 / 南區

九龍:

油尖旺區 / 深水埗區 / 九龍城區 / 黃大仙區 / 觀塘區

新界:

荃灣區 / 屯門區 / 元朗區 / 北區 / 大埔區 / 西貢區 / 沙田區 / 葵青區 / 離島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