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V煞的誕生】直擊全民V煞日 半小時始公佈地點 瞬間凝聚千名手足
  • 2019-11-08    

 

「在荒謬經驗中,痛苦是個體的;一旦產生反抗,痛苦就是集體的。」V不是卡謬,亦不是香港人。千百個面具之下,是反抗者。唯有反抗,唯有領受同一的痛苦,才有Us & Other。才有香港人。

V,is all of Us。

Giselle(化名)與同伴秉承這個信念,於網上發起全民V煞日。「上星期三,我們(在連登)開帖說,差不多是11月5日。因為這天是Guy Fawkes Day。,其實是英國的傳統節日。」天主教徒Guy Fawkes試圖以火藥炸毀英國國會大廈。所以,英國每逢11月5日,都會以放煙火來紀念革命未成的人物。而在電影V煞中,就引用了這個故事。「我們舉辦這個活動,為何會連結V煞,是想連結電影裡的理念:面具之下,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理念。而理念,是刀槍不入的。」現代暴政的暴力,不再是當年陳勝吳廣面對的強秦之流。香港人要面對的,是火器與毒氣。犧牲或在所難免,唯寄望理念永存。「另一個理念就是 V is all of us。就如香港人一樣,其實我們沒有大台,我們全部都是一樣的身份。」

與一般群眾活動不同,Giselle他們決定,於活動正式開始的數小時前才公佈集合的地區,半小時前方公佈確實的集合地點;又用通話軟件提早安排哨兵,掌握警方的位置。「我們抗爭了差不多5個月,眼見有很多手足被捕,我們都想用比較新的方式(舉辦活動),將手足被捕的風險減到最低。」

活動當天,曾傳出疑因躲避催淚彈而墜樓的科大學生生命垂危的消息,令Giselle更堅定舉辦活動的決心。「好崩潰......覺得,為何可以因為一個警察的婚禮,令我們其中一個手足無辜受傷,還要生命垂危......會更加想(是次活動)不再是和理非。」然而,活動主辦者始終需要為活動參與者負上部份責任。最終,V煞日按照原本的和理非方向舉行。

「快點公佈(集會地點),有人(在網上)催促了。」晚上7時半,Giselle與同伴連忙公佈集會地點:市政局百週年紀念花園。但是,或許因為緊張,他們公佈了錯誤的地點,變成尖沙咀鐘樓。眾人一陣手忙腳亂。「在群組中先刪除吧。」「刪除了,刪除了。」

改正過後,連忙換上Black Boc,戴上面具出發。然而,離活動正式開始只有1分鐘,在現場等了又等,卻只有區區數十名V煞聚集。「為何人數這麼少?」他們甚至將活動推遲7分鐘才開始,但現場人數依然極不理想。

直到8時07分。

只見大批市民從兩側湧入,少說亦布逾千人。「其實我們一開始非常擔心沒有人(參加),首先,我們於連登的帖子,意外地出錯了標題;第二,這個地點不是人盡皆知。原來是有另一班手足,從另一邊(聚集再)湧過來。」那一晚,百年花園沒有任何人。個體的痛苦在V煞之下凝聚成想像的共同體,獨立的理念一旦誕生,就再也無法回頭。面具與面具呼喊,宣言於高舉的五指間奔騰:「我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面具下存在著我們決不動搖的理念: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採訪:梁越

攝影:石鎬鳴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 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地址